徐联舫:论中医现代化之路
  • 徐联舫
  • |
  • 历史春秋网
  关于中医价值的争论由来已久,对立双方分歧很大。支持者认为是国宝,反对者认为是垃圾。近代历史上,曾经差一点要废除中医。网络上有关中医的文章往往有大量跟帖,观点南辕北辙,势不两立。
  

  总之对中医有三种态度:完全肯定;完全否定;既有肯定,也有否定。
  
  我是最后一种。承认中医的价值,但也承认中医的问题。我希望改造中医。因为如果不改造中医,这种争论是不会有结果的的。
  
  中医所以被质疑,是因为不科学。我们不来讨论科学的定义,因为这种质疑凭常识就可以理解。西医为什么不被质疑?尽管西医也有很多差错失误,也有很多无能为力。因为他把道理讲清楚了。比方,你告诉西医自己咳嗽,西医检查以后告诉你,肺部有肿瘤,需要切除。你没有学过医,也能理解。因为你生下来时,肺部是没有肿瘤的,大多数人肺部也是没有肿瘤的,所以肿瘤是不正常的。肿瘤也是造成你咳嗽的原因。同样是咳嗽,你找中医,中医检查以后告诉你,你的病叫“木火刑金”。你的病与木.火.金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无法理解。如果我们能够把中医术语改造成大家能够理解的语言,合乎逻辑的语言,最后又把病治好了,人们对中医的怀疑,否定不就消除了吗?现在的争论,一边是拼命否定中医,一边是拼命为中医辩护,没有人考虑改造中医。不是许多人说中医不科学吗?如果我们把它变成科学,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再作个比喻。如果你脸上有脏。有人说很脏,这个脸一无是处;也有人觉得根本不脏,你们说的脏其实是美,只是你们不会欣赏。于是争论不休。但我看与其在那里争论不休,不如马上去洗把脸,不就好了吗?可能那个说你很脏的人还是不满意,但总是要好一点吧。当然那个认为根本不脏的人,可能不让你洗脸,认为没有必要,怎么办?好在中医不是脸。不让洗脸的确不好办,但不让改造中医没有关系。他可以抱着他手里的“黄帝内经”不放。我可以再找一本“黄帝内经”,把它改写为“新黄帝内经”。看看大家愿意看哪一本?的确有这样的人。我在一个网站发表我的文章时,有许多评论。有一位大概是中医专家,评论说,就是你们这些不懂中医的人在那里胡言乱语,先好好读读中医经典再来讲话。我说,正因为我没有读过中医经典,才能提出改造中医的想法。如果我精通中医经典,沉迷其中,我也不会有改造中医的想法了。因为中医经典的模糊性,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深入理解的。而如果经典变得明白易懂,人人都掌握了,我辛苦钻研得到的东西就不稀奇了,会有失落感。反过来,全面否定中医的人也可能对改造中医不抱希望。我们同样可以先不管他们,让实践来回答中医是否可以改造的问题。
  
  当然改造中医比洗脸难得多,这里只是一个比喻。
  
  这里先还要说明,改造中医,不是改造成西医那样的语言体系,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详细的讨论我们下面再展开。
  
  中医的缺陷是什么?中医的理论表述比较模糊,让人难以理解,难以信服。反对者质疑中医,并非完全出于偏见。无论支持者如何解释中医的成就,中医的方法论与西医如何不同,还是难以服人。包括许多中医成功治好疑难疾病的实例;中医在日,韩的存在;中医在西方得到一定程度的承认,等等事实。所以,我的观点是,在肯定中医是宝贵遗产,肯定中医有它自己特殊的方法论的同时,应该先改造中医的理论表述。
  
  为什么只要改造中医理论的表述,关于中医的争论就可以解决,至少可以大大缓和?
  
  中医方法论不同于西医,和中医理论表述模糊,是两回事。不能用中医方法论不同于西医,来否认中医理论表述模糊的事实。或者反过来说,肯定中医方法论不同于西医,不等于也要肯定中医理论表述的模糊性。
  
  我们先不来讨论如何改造中医语言,而是首先要讨论,需要不需要改造中医语言,可以不可以改造中医语言。比方,中医的五行学说,就需要改造。用五行的相生相剋来描述人体脏器之间的关系,不好理解。把肝脏比作木,或者对应木,实在太牵强,连比喻都算不上,只是比附。从木的特性来理解肝脏的特性?太模糊,太玄妙。无论如何想象,木和肝之间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关联。中医大师能够治病,是因为他了解脏器之间的关系和具有实际的治病经验。但五行的说法并没有清晰地描述这种关系和治病原理。比方,金克木,其实是说,肺制约了肝。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语言来描述脏器之间的关系,比方,肺功能的失常,会影响肝功能。这种说法别人能理解,因为脏器之间是相互关联的。这没有影响老祖宗发现的道理,只是用更容易理解的和更准确的语言来表达。为什么要坚持用模糊的五行术语呢?也许有人还是不接受,总觉得不用五行概念,很别扭。是有个习惯过程。但坚持用这些字眼,永远讲不清楚,永远不会进步,以致造成目前的困境。五行本来是哲学概念,运用于各种事物,不是专门针对中医的。而且这种哲学概念已经过时了。中国古人想概括世界的本质,把它归结为五个基本要素,金木水火土。国外哲学家也有类似说法。古代西方哲学家恩培多克勒,提出了世界万物是由水、火、土、气四种元素按不同比例组合而成,与五行学说很相似。现代科学的发展,人类对世界的了解,早已超越了五行这种原始认知。世界是由分子,原子构成的。但中医理论又无法用分子,原子概念来解释,于是只好继续背着陈腐的五行概念的包袱。再如,中医用药有所谓君臣佐使的说法,这也是一种含糊的比喻。一个处方中,每种药有各自的作用,有的药是主要的,有的药是辅助的,有的药是导引的,有的药是抵消其它药的副作用的,你就直接用普通语言来说明就是了,为什么要牵强附会地用这些政治术语,军事术语来描述?搞得不伦不类。这只会增加模糊性,神秘性。再举一个小例子。比方,中医强调心理对健康的影响。这没有错。但它用了一个古词,叫情志。我认为不要用古词了,就用现代词汇“情绪”,“心理”不是更好吗?这样可以减少神秘感,拉近与大众的距离。古人用情志这个词,我们就不要用了。中医研究者要读经典,需要知道什么叫情志,普通人就不需要知道和使用这个词汇。还有,中医还有“邪”,“淫”,这样的说法。这不是科学语言,而是文学语言。你就说风,寒,暑,湿等,不是更好吗?还有,中医有所谓“以形补形”的说法。这也是一个非常含糊的说法。如果你说,吃猪肝能够补人肝,这样说,意思是清楚的(是否正确先不管)。但光讲形状,问题就大了。我看炸龙虾片很像人的耳朵,吃了是否能补耳朵?也许你说,我是在抬杠。问题是你的说法含糊,让人无法遵循。这种说法经得起推敲吗?那吃鸡翅,吃牛尾补什么?如果民间传说,不要紧,正式的中医教材最好不要讲。如果中医教材或者理论,到处是这种意思模糊的说法,自然给人中医不科学的印象。你可以说,吃猪肝能够补人肝,你也可以在治肝病处方中包含猪肝,但不宜笼统提以形补形。这不应该吗?这做不到吗?还有所谓五色,五味,也有同样问题。 
  
  中医为什么要讲清楚?怎样就算讲清楚?我们再举例说明。
  
  假定你咳嗽,西医让你拍片。发现你的肺部出现阴影。医生告诉你,你能理解。尽管你不知道阴影怎么来的,但你知道这肯定是不正常的。如果西医说,你的肺要切除一部分,把坏的去掉,你也能理解。这相当于一个苹果有部分坏了,要去掉一样。西医把情况和做法讲清楚了。而中医可能用阴阳五行等等术语,使你摸不着头脑。也许你会说,作为病人,相信医生就是了,为什么要知道医学原理?病人不是要知道医学原理,而是要知道基本情况。举日常生活例子。假定你的车发动不起来了,送到车行。车行检查以后,会告诉你,什么问题。也许是发动机坏了,也许只是电池没有电了。前者代价就很高,也许不值得修了。后者只要充一下电就行了。这里顾客不是要知道汽车原理,或者修车知识。但如果每次修车,车行什么也不说,或者讲一堆无法听懂的术语,就收费,有时只要几十元,有时要几千元,你是否心里不踏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修车有时也会有这种情况,问题在于某个零件坏了,这个零件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时,车行也不需要给你讲课,只要介绍一下,这个零件的作用就可以了。比方,没有它,油箱的油无法进入发动机,所以汽车不能发动。你就大概知道,问题不像发动机坏了那么严重,但也不是充电那么简单。
  
  中医要得到承认,发展,必须现代化,保留合理的内核,抛掉落后的外壳。用现代的,逻辑的语言来描述中医理论,这样对怀疑,反对中医的人,也有了说服力。如果不改造中医理论表述,对中医的质疑不会停止,要说服别人是很难的。与其继续这种艰难的辩论,不如化力气于改善中医本身。 
  
  也许,有些中医专家一听说要取消五行学说,就跳起来了。别着急,我已经强调,我只是建议不用五行术语来描述中医理论,不是否定中医理论本身。你该怎么治病,还怎么治病。就像中医处方原来的计量单位是“两”,“钱”,现在改为“克”,与现代社会接轨,没有改变处方内容,不是也习惯了吗,有什么不好?
  
  也许,有的中医专家担心,那经典文献怎么办?都是建立在五行基础上的。
  
  我也只要举个例子就可以说明。文言文改为白话文了,许多人不会读古籍了,怎么办?社会不是很正常运转吗?培养新的中医,用改造以后的中医教材。对经典文献,可以逐步翻译成现代化版本。我们并没有抛弃经典文献。少数人,可以继续阅读,研究经典文献原著。如果发现翻译成现代语言的中医经典文献与原著精神不符合,可以提出批评,加以修改。我们要尊重经典,学习经典,但不能迷信经典,被经典束缚。学习物理学,难道都要去读牛顿的原著吗? 
  
  也许有人觉得,光是改变中医理论的表述,不改变中医理论本身,有多大意义?当然有意义,而且意义很大。我们举数学的例子。直角三角形三条边之间的关系,世界上叫毕达哥拉斯定理,中国叫勾股定理。中国的古籍是怎么描述勾股定理的呢?“勾股各自乘,并之,为弦实。开方除之,即弦”。如果用拉丁字母和阿拉伯数字怎么表示? x2 +y2 =z2。哪个更清楚?这还只是一个三个变量的方程。如果是一个更复杂的方程,中文怎么表达?像天气预报,涉及几百个变量的大型方程组合,如果用中文,如何表达?如果用天干地支的甲乙丙丁来代替 1,2,3,4,那么第100个方程式,光是序号,就将是一长串甲乙丙丁。即使写出来,谁能看懂?用这种语言,是否可能发展出现代数学,现代科学?我们尊崇祖先,但不要迷信祖先。阴阳五行的说法曾经承载了中医理论,绵延千年,但也束缚了中医的发展。所以我希望中医专家们,认真考虑改造中医理论表述的问题。
  
  再举一些语言表述重要性的例子。西医发现的帕金森氏症,美尼尔氏症,阿兹海默症,它们的病因都不清楚,但发现和定义它们就是了不起的成就,所以就拿发现和定义它们的医生的名字来命名这些疾病。他们其实只是描述了这些病的症状,并没有找到这些疾病的原因,也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而有许多中医认定的疾病,西医根本无法检测到。如果中医能够用清晰的语言表达出来,也可以定义一些疾病,中医往往还能够治疗这些疾病。我们难道不可以命名张仲景一号病,张仲景二号病,或者朱丹溪A型病,朱丹溪B型病吗?可是,就是因为中医理论表述的模糊,中医的成就没有得到广泛的承认和理解。
  
  其实,中医在描述症状时,有自己的特点,不是西医所能概括的。我最初认识中医,佩服中医,就是从自己的切身体验中开始的。那时我不知道中医的奥妙,也没有找过中医。自己经常肠胃有症状,我不知道中医叫脾虚。因为没有严重影响日常生活,西医也查不出什么来,所以也没有在意,不认为是病。后来有一次去药房买西药,无意中发现一种中药,治肠胃病的。它对适用症状的描述让我非常惊异。它的描述包括这样的词汇:便溏,腹中嘈杂。这正是我的症状,但我从来也没有想到用这些词汇来描述。便溏是大便中水分较多,大便也不成形,但又不完全是水,也不是痢疾。中医用“便溏”两个字准确的描述了这种症状。就像我们看到一个烂泥塘,水中的泥,有全融化的,有半融化的,有未融化的。而腹中嘈杂的“嘈杂”两个字就更精彩了。嘈杂本来是形容声音的,人声嘈杂。现在用来描述腹中的情况。由于消化出了问题,腹中有已经消化的食物,部分消化的食物,没有消化的食物,还有许多水份。这样的语言本来是容易理解的,非常生动的,甚至是非常精彩的。但如果用五行来解释,反而模糊了,使人望而却步。
  
  也许有人怀疑,中医理论能够像西医那样清楚表述吗?有的中医专家认为,学中医就要靠悟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培养中医只能是师傅带徒弟的方式。
  
  我认为中医理论应该可以讲清楚。所谓讲清楚,就是用逻辑的语言来表述。人类的思维分两种。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科技是逻辑思维,艺术是形象思维。我们举例来说。爱因斯坦是科学天才。他的理论开始很深奥,无人理解。但最终得到承认,因为他可以用逻辑来推演,可以用实验来证实,实验还可以重复。而李白的诗不是逻辑推演的结果,只是靠灵感。没有对错,不需要说服别人。诗有好坏,但也没有统一标准。同样的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不同的评价。诗强调首创,所以也不能重复。艺术创作不是要解决现有的问题,而是要创造原来没有的东西。你创造的东西越是突破人们的想象,可能就越有价值。那么,中医是科技,还是艺术?应该是科技。因为中医有明确的目标,要把病治好。中医治病要有确定的规则。治疗效果可以检验,就是病人症状的消失。中医的治疗方法应该可以重复,只要是相同的情况。如果按照某些中医专家的说法,那中医师就是诗人一样,学习靠颖悟,看病靠意像,治病靠灵感,的确讲不清楚。
  
  近来人工智能的进展也给我们启示。许多原来需要复杂思维的领域,电脑也可以替代人,甚至比人做得更好。比方,下围棋。围棋规则是有严格逻辑的,但人实际下棋不能依靠逻辑,因为可以选择的棋步组合太多了,人难以穷尽。其实电脑也无法穷尽。但电脑的高速运转可以思考的选择比人多得多。中医理论现代化虽然与电脑下棋不是一回事,但有一点是相似的,把直觉,灵感,变成逻辑思维。我相信改造中医理论表述比电脑下围棋要容易得多。电脑下围棋是一种博弈,不是光知道围棋规则就够了。而改造中医,只要表达基本中医概念就可以了,不需要创新。
  
  中医改革的困难主要是思想的禁锢,认为祖宗之法不可变,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如果思想禁锢不打破,就无法进步,无法摆脱困境。
  
  不过,要强调的是,我们认为中医应该也可以讲清道理,但不是用西医的思维,西医的术语。这也是许多人认为中医无法讲清道理的原因。要求中医一定要用解剖,细菌,化验,数据,等等术语来说明,的确做不到。但不等于中医不能用另外的方法把中医的治病原理讲清楚。举例说,中医有肾阳虚的说法。什么叫“肾阳虚”?我们就用症状来定义。有某些症状就叫“肾阳虚”。也许有人会说,不行,你必须解释什么叫“肾阳虚”?那么我请问,什么叫“帕金森”?帕金森只是一个人的名字,它本身根本不能说明任何症状。是相应的症状说明了“帕金森”。它也没有对这种疾病的微观描述。所以中医的“肾阳虚”同样可以用症状来定义,也不需要微观描述。如果你怕中医的肾与西医的肾含义不完全一致,那我干脆把这种病叫做SYX(“肾阳虚”三个字汉字拼音的字头组合),就像帕金森只是一个名词一样。也许你会说,SYX这个名称太抽象了。那么你去看看许多西药的名称,都是一些怪癖的词汇,比方“磺胺”,你能看出是什么意思吗? 
  
  以上只是讨论疾病的命名,如何表述。对疾病的治疗,如何表述,道理也是一样的。我们不需要用西医的解剖,细菌,化验,数据等语言来描述中医的治疗原理。
  
  如果中医现代化是向西医靠拢,那是死路。这不是在发展中医,而是在消灭中医。如有的中医教材中,分析中药的化学成分。西医中医各有优点缺点。中医理论化要走自己的路,扬长避短,而不是向西医靠拢,扬短避长。
  
  我们再举个假想的例子吧。比方有人得了胃病。西医通过化验,发现胃里有细菌。西医开了抗菌素,杀死了细菌,病就好了。而中医,不是去杀死细菌,而是强化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比方提升人体的所谓阳气,也把病治好了。这时候,对中医来讲,根本不需要细菌概念。那我为什么要把中医治疗方法用细菌学说来说明呢?也许你会说,你居然不承认有细菌?不是不承认,而是不从这个角度思考。细菌随时存在,随处存在。人体的免疫系统不是天天在与细菌斗争,才能维持人体健康吗?一般情况下,不会造成疾病。生病不是因为有细菌,而是因为人体抵抗力下降,才使得细菌大量繁殖,破坏机体正常运行。这就是中医理论不依靠细菌学说的依据。西医用消灭细菌来平衡,中医用加强人体自身来平衡。中西医是不同的思想体系,不应该只承认一种思路,不承认另一种思路。
  
  也许有人会说,西医治病道理很清楚。上述细菌消灭了,病就好了,很容易理解。中医的治疗原理很模糊,很难理解。我们承认中医理论表述的模糊性,所以要改造。但我们又强调,我们不打算建立像西医那样的理论体系。西医理论都讲得很清楚吗?未必。对细菌侵入,消灭细菌,西医讲得是比较清楚,容易理解。但有些病,西医能够治疗,未必能够讲清楚道理。比方,高血压,怎么形成的,西医讲清楚了吗?没有。西医有一些降血压的药,服用以后,是可以控制血压,防止高血压发展为心血管疾病的。它也是从治疗效果来肯定这些药物的,未必知道微观原理。那么,对中医是否应该同样标准?如果中医的办法可以治疗某种疾病,而且是可以重复的,可以传承的,说明中医的理论是正确的。为什么一定要用西医的概念来说明,才能得到承认呢?为什么西医讲不清,可以接受,中医讲不清,就不可接受呢?还举一个例子。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过一个试验,证明生气的人呼出的气体有毒,可以毒死小白鼠。为什么生气可以产生毒素?不清楚。你不承认这个事实吗?因为是斯坦福大学,你大概不敢不承认。那为什么对中医能够治病,只是因为道理讲得不够清楚,就拒绝承认呢?难道名牌大学的“讲不清”也比别人的“讲不清”高明吗?以上的论述,就是要说明,中医理论表述有缺陷,不等于中医没有理论,不等于中医没有道理。再如,中医的经络学说,有人试图找出经络的物理存在,没有成功。我以为,根本不必去找。不管人体是否存在物理上的经络,我们就是用宏观实验来说明身体各部分的关联,未必要说清楚微观的原因。经络可以是“虚”的,它表示身体各部分的联系。比方,西医也发现,有的肠胃病可能引起头痛,但并没有发现在肠胃和头部之间有一条神经联系。 
  
  所以,我主张取消“中医西医化”的研究项目,把钱用在中医自身理论的建设上面。对具体疾病的治疗,可以中西医结合,但在原理上,中西医不能也不必混合,融合,统一。(屠呦呦的成功,是从中药得到启发,提炼制作出某种西药,与整个中医理论发展方向问题关系不大。)
  
  改造中医语言,不仅为了让大众理解中医,承认中医,维护中医的地位,而且也是为了中医理论本身的严密性,有利于中医的发展提高,有利于中医的考核,学习,传承。
  
  为什么经常出现伪中医骗子?如张悟本之流。就是因为中医理论表述模糊,使得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有机可乘。这也败坏了中医的名声。也因为中医理论表述模糊,缺乏体系,使得一些民间中医人士的治病能力难以确认。他们没有中医执照,但的确治好了一些西医和正规中医无法治疗的绝症。从行政执法角度,认为他们是非法行医,这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但从病人角度,这等于是断绝了生路。经常听说这样的例子,有的疾病西医判了死刑,中医治好了。遗憾的是,有些人还是不承认中医。因为治好这些绝症的可能是个别中医,个别病例,没有总结成一般原理。换一个中医,或换一个病人,也许就不行了。而如果是西医治好了这样的病,经过反复试验,验证,总结出一般规律,就可能是突破性的医学成就。反过来,同样治不好病。西医治不好,人们没有抱怨,因为谁都知道,医生不是万能的。这种病没有治好,但西医把为什么治不好的道理讲清楚了。而中医治不好,人们就不满意。甚至对曾经治好的类似病例也否定,认为是碰巧,认为是心理暗示。就是因为中医的道理表达不清楚。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西医让你明明白白的死,中医让你糊里糊涂的话。”它的确说明了中医理论的表述问题。这方面,中医应该学习西医的方法,记录,对比,分析,试验,重复,等等,使中医理论向前推进。有一些名中医,非常高明。但由于中医理论表述的模糊性,他们的经验无法总结成明确的逻辑体系,只能靠父子相传,师徒相传来延续。有的也可能失传了。还有一个例子也说明中医理论建设的必要性。来自台湾,曾在美国佛罗里达行医的著名中医倪海厦先生(已故)曾经向西医提出挑战,声称他可以治疗白血病,要与西医比赛。如果在以前,我大概会为他的行为叫好,因为可以为中医争气。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假定他还活着,我只想对他提一个问题:他是否能够把他的治疗原理用大家听得懂的语言表达出来?也就是是否所有中医都能像他一样,治疗白血病?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何必要挑战西医?社会自然会承认中医能治白血病。对他的理论进行鉴定,规范,推广就是了。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么即使他挑战成功,结果也不是对中医的肯定,只是对他本人的肯定。所以,倪先生如果真有这个能力,应该把他的经验用明确的语言表达出来,让所有的中医都能掌握,这才是发扬中医的正途。而且,如果对中医的认可要这样一个一个医生,一个一个病症来确认,太费劲了吧?政府的管理部门如何应对?倪先生的行为,只是说明,中医理论的确说不清楚,所以只好用这种赌气,决斗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我以为,中医要获得认可,与其向西医挑战,不如先向自己挑战。反过来,也有人向中医挑战,考验中医是否能够通过把脉判断妇女怀孕。也是同样原因,中医理论不明确。如果中医不能从理论上提供依据,这种决斗式的拼命行为,是不会解决问题的,无论谁胜谁负,争论还会继续下去。 
  
  从历史的发展上看,中医历史很悠久,但发展太慢。对比西医,与百年前相比,已经面目全非。西医的学术活动,学术交流,非常频繁,非常丰富,就像其它自然科学活动一样,生动活泼,日新月异。而中医呢,与千年前相比,没有根本差异。各自为政,冷冷清清。这里我是指中医的理论研究上,不是指中医的养生保健活动上。中医的养生保健活动很发达。电视台的中医讲座,请的都是当今名医。但他们言必称黄帝内经,金匮要略,没有自己的理论创新,理论体系。有创新,比较少。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中医理论的表述模糊,就是因为把中医当作艺术。所以大家都离不开经典,只能从经典中体会,猜想,感悟。各人还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也就不能像西医那样不断发展。 
  
  也许有人怀疑,改造中医理论表述,可能吗?当然可能。如果中医真的有理论,有规律。比方,上述的五行相生相克,无非是说明五脏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关系。我们完全可以用通常语言来描述。比方,肺的什么症状会造成肝的什么症状。为什么一定要牵强附会地用金和木来解释呢?如果一定要用五个概念来描述五脏之间的关系,那也应该引进抽象的符号来表示,如A,B,C,D,E。这才是现代语言,科学语言,逻辑语言。不要用莫名奇妙的五行术语,那只会增加神秘性,模糊性,甚至让人联想到巫术。
  
  改造中医理论,未必都要把中医目前说不清的概念都否定,如果他们的确是有道理的。比方,中医气的概念也许可以保留。怎么定义“气”?我们未必要找到“气”的物理存在,它只是一个概念,一个工具。我举一个数学上的例子。数学上有虚数的概念。虚数就是-1的开平方。在初等数学中,-1是不能开平方的,因为没有一个数自乘可以得到-1。而在高等数学中可以。其实它就是一个中介概念,是为了思考和推理的方便,最后结果还是实数。就像平面几何中引进辅助线一样。本来不存在,只是为了思考和推理的方便。所以,只要我们对“气”做出明确的定义,就算说清楚了。
  
  下面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来进一步说明,中医现代化未必要走西医之路。
  
  现代科学,要有合理的逻辑体系。但不等于全部靠逻辑推演。自然科学中,只有数学是完全靠逻辑推演。物理,化学,生物,不是完全靠逻辑推演,实验也是很重要的手段。中医没有实验,但有几千年的实践。实践不是比实验更可靠吗?人的实践不是比动物实验更可靠吗?比方,人感到头晕,心慌,等等,动物无法告诉你。虽然我们不希望用人做试验。但既然古人已经积累了实践经验,为什么要抛弃?
  
  定量化也一样,不是所有学科都能定量化的。有些只能半定量,有些只能定性。
  
  关于仪器,中医虽然没有仪器,但通过观察获得的信息同样是有价值的。中医观察得到的有些信息西医的仪器是得不到的,比方舌诊。
  
  科学研究的途径,未必一定是微观方法,也可以是宏观方法。气象预报就是利用宏观统计方法,而不是微观分析方法。预报结果只是提供一种可能性。元素周期表和植物分类学也是通过宏观方法而不是微观方法得到的。
  
  中医治病的原理,在系统科学上也是有理论依据的。就是所谓“黑匣子”原理。把人体系统看作一个黑匣子。我们不了解,不研究,不关心这个黑匣子内部微观运动规律。我们关心的是,当我们给黑匣子一个输入,它会给出什么样的输出。所谓治病,就是在人体这个系统发生某种偏差时,医生给这个系统某种输入(药物,针灸等),然后看人体这个系统的输出(变化),是否使人体趋向正常。
  
  总之,中医现代化的道路就是,既不要复古,也不要西化,而是要改造。中医需要脱胎换骨的改造,需要一场像马丁路德宗教改革那样的突破。引领中医现代化的中医大师将有历史上“医圣”的地位。
  
  中医现代化用这个办法是相对最容易的方法。如果要用化学方法,生物方法,微观方法,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当然这个工作仍然是非常困难的。像沙里淘金一样,逐步提炼出中医的精华。中医理论现代化将是一个长期工程,要逐步进行。我们可以先从个别问题出发,树立样板,树立信心。任何新思想,开始总有困难的。但不试验,永远不会有希望。这个工作,最好有非医学的人员参与,比方,理工科专业学者,科学哲学研究者,避免思想的局限性。中医现代化,就是用现代语言诠释中医理论。这个思想其他学者也有。温州中医潘德孚就是一位。他说,中医现代化就是用现代语言和概念来诠释中医。钱学森先生也早就指出,整理並用現代語言闡述中醫理論是一件工作量極大的研究工作。不过他们都没有进一步的论述。
  
  也许有人以为,中医已经几千年,还没有完成理论建设,说明不可能有理论。未必,天文历法有千年历史,但天体力学的建立只是近三,四百年的事。
  
  中医理论如果得到更新,中医将能改变“土”的形像,中医将从艺术变成技术,中医的面貌和地位将有重大改变,也许会开辟人类医疗保健新世纪。我的理想,不仅仅是要保卫中医,希望中医不被消灭这样消极的目标,而是希望有朝一日,中医成为世界医学的热门,显学,成为引领世界医疗保健的新潮流,新时尚。就像现代工业创造了巨大财富,但也严重破坏环境,人们必须重新思考发展与环境的关系。医学也一样。当西医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人们也发现了其中的弊病,我们是否也应该重新思考,是否能够不要过度依赖物理化学手段,过度依赖人造的药物,而是利用天然物品,利用发挥人体自身的力量,来抵御,治疗疾病。
  
  最后要强调的是,中医理论现代化问题希望由中国人解决,而不是日本人,韩国人。所以,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我们发明了火药,但只是用来做娱乐庆典的鞭炮。别人用来做炸药,用于工程和军事,以致我们还要学习别人的船坚炮利。我们发明了指南针,但没有大用,指南车还失传了。我们也有过航海,郑和的船队声势浩大,但没有后继。而别人航海,成了海样大国,形成所谓海洋文明。我们发明了中医,有千年的积累,今后是否会有一天,我们要向别人学习中医理论?如果那时候,中医在中国已经被取消或边缘化,如某些人希望的那样,那将是巨大的笑话和无比的难堪,不知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当许多人还在阴阳五行的迷宫中转悠时,或者选择错误的中医现代化道路时,我们是否应该考虑,走一条正确的道路,开创中医的新局面?
  
  (后面是当时读者的一些评论,留言)
  
  【读者评论】    
  
  ************************
  
  SAR2015-01-0809:15:29
  
  pleasekeepitactive.Ienjoythediscussion.Thanksagain.
  
  ************************
  
  新地-北美882015-01-0713:36:41
  
  我很赞赏此文,很好的思路,……。我认为中医要有新思路,不能因困于几千年的历史就迈不开步。具体做事,不要上升到路线斗争。
  
  ************************
  
   奕铭2015-01-0710:41:06
  
  很少能逐字逐句的看完一篇比较长的文章了。这篇文章的基础是作者以现代知识型语言分析,很少“愤青”型语言;作者不是中医,但是以现代化科技思维似乎旁观者更能看出问题,也更能找出与现代科学“接轨”的方式。
  
  1,中医用的是“模糊语言”,或者说“文学语言”,与“科学语言”的西医要想沟通,必须解决“用现代语言表述”的问题,这是钱学森50年代就提出的,也是这篇作者反复强调的“讲清楚”。
  
  2,五行学说的应用与“排列组合”式科学思维有矛盾,一言难尽。
  
  3,中医“治病如治国”,“治病如统兵”之中思维的顺势医学(Homeopathicmedicine)合理内涵,如何与“对抗”医学(allopathicmedicine)“沟通”。例如《医方集解》:“气有余便是火,液有余便是痰。氣之亢而為火,猶民之反而為賊,賊平則還為良民,而復其業矣。火退則還為正氣,而安其位矣”这与现代对于癌细胞的理解极为相似。
  
  ************************
  
  ytwadk2015-01-0623:29:16
  
  是篇很有趣的文章,因自己身边人有长期从事中医工作,我对中医实践有很多年的亲身体验,目前中医还面临着中药因环境污染,导致药效的变化,也许李时珍时的方子那时有效,可是拿到现在也许就会副作用大,或者有毒。另外因为环境污染,以前中医轻松诊治的病,现在也许难度加大,这些都对中医造成影响。我不认为医院因为要保证质量而对草药进行批批检验。关键在于目前中国还没到政府大力保护,大力弘扬中医文化的时候,现在各级机构都还处于忙着挣钱状态。
  
  ************************
  
  回复:
  
  看来你的观点是,中医理论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这些不懂中医的人对中医妄加评论。
  
  你可以认为中医理论没有问题,但不懂中医是否没有资格评论中医?
  
  我去饭店,我不懂烹饪,就不能评论厨师手艺?
  
  我看电影,我不会演戏,就不能评论演员演技?
  
  ************************
  
  JusticeD2015-01-0617:41:34
  
  中医与西医,殊途同归,都是要治病,所以不应互相贬低,而宜取长补短。本人非医生,不过作为中国人,为中医辩一句:几千年的人体实践难道抵不过几十年的动物试验?
  
  ************************
  
  武胜2015-01-0611:54:39
  
  很好的讨论。赞同中医重新表述、理论改造很有必要。
  
  五行要从系统论上来理解,它并没有过时。中医是用功能结构来理解人体,不同于西医的解剖结构。比如土对应脾,并不是指脾脏,而是整个消化系统。中医科学化是必经之途,但不是西医化。西医有不科学的地方,也在不断改进。比如模糊判断在中医就是一个很好的特点,这也是西医常常难以归类而无从着力的地方。模糊数学和概率论是不同的,它处理元素或现象归属的不确定性,简化复杂事物的判断。概率和随机理论的对象元素是确定的,而事件的发生具有随机性。
  
  ************************
  
  希望研究如何应用模糊数学于中医理论化。
  
  ************************
  
  农家苦2015-01-0609:27:11
  
  完全赞成作者“中医理论现代化”的主张,但路怎么走?能走多远?能否达到目的?我不敢抱太大希望。
  
  困难的是,重整山河待何人?没有人才,什么都是空想妄谈。现在国内中医从业人员,连古书都看不懂,闹不清概念,何谈正确思维,正确定义呢?
  
  谢谢作者的辛勤努力!此文相信会启发开导很多人。
  
  ************************
  
  回复:
  
  谢谢各位的参与讨论,很欣慰。不过,看来有几位评论者好像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已经明确讲了,我讲中医理论现代化决不是走西医之路,也不是按西医标准。他们好像还是在重覆原来捍卫中医的说法。
  
  我本来是想做点具体工作的,后来感到首先要解决中医是否要现代化问题,所以没有讨论具体实施步骤。关于具体工作,我也想过,全面改造中医,不是个人或者短期可以完成的,我想从局部例子示范,比方,一个病例,一个概念,我们可以去掉那些模糊玄妙的词汇或描述,用明确清晰的语言来描述。大家看看这么表述是否好些。这不会丢掉中医的精华。然后更多人可以参与进来做这个中医现代化工作。
  
  ************************
  
  你好。拜读大作《重新诠释中医:是中医存亡发展的关键》一文后,很受启发和激励。就我所知,中医眼下的困境,除了缺医,还有少药,因为中药的自然生长环境被破坏,被压缩,药性没了,中医的巧妇也就没有米下锅了。
  
  我前两年在国内做景观设计业务时,接触到很多名中医,一直与他们有互动。我曾经戏言,再过5-10年,中药都需进口。郎中们不以为然,多以中药的属地性驳斥我。我觉得属地性不过就是微地形、小气候而已。地球上同一经纬度的地方,一定能找到类似的属地特征。这几年,随着污染渐渐走进了药房,他们这才相信我的话。
  
  ************************
  
  zbs2015-01-0607:27:47
  
  一切行业,行为发展到一定高度都有‘艺术’特性,因为艺术是人类能追求‘到’的最高目标。科学只是向艺术前进的阶梯,但不是唯一的阶梯。把中医用科学的方法理论化本身就不是科学的。中医一定有中医的方法,有使用完善中文的中医方法把中医理论阐明清楚的途径。这需要足够的爱心,胆识,魄力,智慧,体力,财力,还有时间,即只能是集体行为。
  
  十分赞成LZ说的‘由中医(来)发展(和)完善中医理论’的观点。由普遍到特殊,再由特殊到普遍,总是有路可寻。只是现在的许许多多好中医,他们的思想却停留在’好厨子‘的观念上,也许是为了自己的名,还有自己的利,对自己的“秘籍”唔着不放手,对其它中医的’偏方‘却嗤之以鼻,拒之千里。如果中医们不从根本上改变自私自利,自恃太高的劣根性,发展完善中医理论会永远都是’中国梦‘。
  
  ************************
  
  mike052015-01-0606:54:18
  
  那幾條恰恰不是中醫理論的缺點,也不是甚麼西醫理論的優點。動物試驗並不能回答所有的問題。西醫方法也並不能預知所有的效果包括其毒附作用。中醫所真正缺乏的是新一代的從業者中缺乏自信,缺乏對傳統理論的發展,缺乏對新環境的總結和探討,而是一味沉溺於老經驗,甚至於已不適用的也不作修正,不敢破立。
  
  ************************
  
  加成2015-01-0606:42:31回复悄悄话
  
  一个理论,如果老是要靠后人重新诠释才能生存,那正好说明这个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
  
  中医已经生存几千年。中医不是靠理论生存的。现在是要完善理论。
  
  ************************
  
  万得福2015-01-0606:11:15
  
  好文,有见地!转了。
  
  ************************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