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邮王氏述略
  • 张来林
  • |
  • 新浪博客

  王氏原居地

  北宋进士崔公度《明珠赋》云:“高邮西北,有湖名甓社,近岁夜见大珠。”《嘉庆高邮州志》云:“甓社湖,在州治西三十里。”由此可见,甓社湖在高邮西北乡,今在金湖县闵桥镇境内。清代,甓社湖畔出了著名的经学大师王念孙、王引之父子,人称“高邮王氏”。

  王氏明初从苏州徙居甓社湖畔,原为三槐堂,吏部尚书汪由敦为王安国所写墓志铭云:“北斗喉舌天官尊,三槐世泽贻后昆。珠浮甓社川献珍,唱第曾见五色云。”道光元年(1821年),王引之在《题阮梅叔<珠湖垂钓图>》亦云:

  我家旧住甓湖滨,卅载京华滞此身。

  辜负莼鲈好风景,让君独作钓鱼人。

  王氏历代贫寒

  王氏“式微七世”,家谱资料从第八世王应祥开始。《雍正高邮州志》云,第八世王应祥治《尚书》,有声州学,以五经授“乡里”,隐居乐道。

  第九世王开运,仍隐居“设教于乡”。此表明,高邮王氏世代隐居于乡,在高邮城无房无产。

  第十世王式耜(1628~1699),字圣野,号宇泰,1678年贡生,醉心阳明心学,著有《四书详说》《书经详说》等千余篇。他严教子孙,为王氏家学之本。其家故贫,因其出色主讲珠湖书院,馆谷丰厚,而其他兄弟无固定收入,乃尽其所有独任祖父母、父母的生养死葬,年老家道衰落,志终不衰,杜门教子孙。

  王曾禄(1672~1743),字西受,王安国之父,性孝友,幼承家训,博通典籍,气宇和粹,为一时名儒。教授学生百余人,无不心悦诚服,门外环堵窃听者肩相错。同年考中进士的夏廷芝、夏之蓉兄弟皆受业于王曾禄。1723年,王曾禄拔贡,开始转变研究方向,深入研究科举考试关键内容——程朱理学,平生著述等身,为王氏科甲连绵打下基础。

  王氏贵而不富

  王安国(1694~1757),字书城,号春圃,是高邮王氏第十二世,也是王氏发迹之始。王安国幼禀家训,七岁受经传,十岁能属文,1717年年中举,1724年中会元、榜眼,先后任翰林院编修、《大清一统志》纂修官、福建考官、翰林侍讲、都察院左都御史、广东巡抚等职,后任礼部尚书、吏部尚书等。

  因祖上素贫,王安国一直保留朴素清正家风。他身居高位,清廉自守,带头严禁奢靡,食不兼味,不置妾媵,衣食器用不改于旧,矻矻如老诸生,至亲不敢干以私。1740年,王安国任广东巡抚,请携父赴任。乾隆准其请,并赐其父一品衔、绫缎四匹、貂皮四张,并赐御制诗:

  宪府峨冠际,岩疆驻节初。

  仁风敷岭海,爱日永庭除。

  紫凤忻衔语,斑莱试舞裾。

  更希臻上瑞,举世乐华胥。

  因御诗“爱日永庭除”之“爱日”,王氏将堂名三槐堂改为爱日堂。

  在广东巡抚任上,王安国整肃吏治,坠废毕举,仓储溢羡。他在广东近四年,岭南十郡三州咸治。

  在故里,王安国有兄弟安德、安道、安仁、安钺等多人,仍旧贫寒。1744年春,高邮大水,王曾禄欲归家,王安国担忧老家“百计艰窘,旧屋数间不蔽风雨”“何以为计”劝阻。年底,年老体弱兼水土不服的王曾禄客死广东。广州将军策楞上疏言,王安国孤介廉洁,归葬无资,与巡抚等请赙归之。汪由敦在《王安国墓志铭》云:“会丁赠公艰,贫不能办装,制府请与朝,致賻二千金,乃得归舟。”

  1746年,王安国服阕入都,继配徐氏卒,携三岁的王念孙同至京师,父子相依为命,“同寝起,其境为人所难堪,而公处之自如,十余年如一日”。1755年,王安国迁吏部尚书。因俸禄增加,王安国于京师西江米巷置房产,仍淡薄寡交。

  王安国深研经籍,著有《月咏堂文集》,其孙王敬之辑有《王文肃公遗文》等,子王念孙、孙王引之承其绪,成一家之学,1757年卒,谥文肃。

  王氏赔偿巨款

  王念孙(1744~1832),字怀祖,三岁丧母,随父亲王安国入京,生活清苦。王念孙聪慧过人,幼承父学,有神童之誉。1756年,戴震留京寓王安国处,为王念孙讲授经义,授声音训诂之学。次年正月,王安国薨,王念孙料理了丧事,扶柩南归。在家乡,王念孙随高邮翰林夏廷芝学。因慕王氏清誉,李贡、贾田祖等在甓社湖畔建立消寒诗社,又称甓湖诗社。

  1775年,王念孙中二甲第七名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不久,他乞假归里,居甓社湖畔湖滨精舍四年多,潜心著述,兼教儿子王引之。别人有钱皆置产,王念孙有钱则买书,特别是古书,贾田祖到王宅,只见“入门无长物,万卷积琼瑶”。王引之《石臞府君行状》云:“既而,乞假旋里,以著述为事,常谢绝人事,独居湖滨精舍,穷搜博采者四载有余。”

  1780年,王念孙回京入庶吉士馆,如其父般数十年块然独居,不蓄妾媵,生活简朴,与书为伴。他为学好古精审,精通训诂,尤擅校勘,与钱大昕等有“五君子”之誉。他任《四库全书》校对官,与段玉裁商讨交流,在学术上堪称比肩。

  1790年,刑部侍郎王昶偕钦差途径高邮,寓王安国故居,盛赞王氏清德:“乌衣门巷短墙遮,洒扫初闻仆隶哗。仄陋闲庭容旋马,荒凉乔木见栖鸦……”即王氏房舍狭小简陋,尚未购广厦豪宅。1799年,王念孙巡视瓜州仪征漕务,严绝馈赠,到高邮资用乏绝,不得不借贷完成任务。

  王念孙后任工部主事、工部郎中、吏科给事中、山东运河道、直隶永定河道,秉公持正,两袖清风。1810年,在永定河道任上,王念孙虽竭力而为,仍溃堤,自请降职(四品降为六品)致仕,并被罚俸两万多两白银。1832年,王念孙卒于北京私邸,年八十九岁。王念孙官位不高,且受重罚,高邮城豪宅非其所购。

  王引之(1766~1834),字伯申,王念孙之子,早产,自幼体弱,五岁从师读,自律甚严。受其父影响,王引之沉潜诂训而不废举业,17岁中秀才,次年入国子监,21岁返高邮“里第”,侍母于“里中”,“读书湖滨精舍”,并拜阮元为师,并研习训诂之学。25岁,他复回京城,拜钱大昕为师,钻研经学。1795年,王引之中举,1799年中探花,从此“卅载京华滞此身”,初授翰林院编修,继而任国史馆副部裁、河南学政、山东学政、翰林侍讲学士等,官至工、户、礼、吏四部尚书。

  王引之幼承父教,以求文字、音韵、训诂之学,复得阮元、钱大昕指点,遂成一代经学、训诂大师。《广雅疏证》《读书杂志》《经义述闻》《经传释词》是王氏父子代表作,也是清中叶考据学典范之作。国学大师王国维称王氏书“最为精密”、王氏是“小学不祧之祖”。

  1810年溃堤事件不仅影响了王念孙,也影响到王引之。王氏世代清廉,王念孙官位不高,东挪西借仍债台高筑。当时王引之任侍郎、山东学政等,扣养廉银之半替父还款十多年。王引之原配沈夫人、继配范夫人皆勤俭持家,钗珥不务华美,虽膺极品之封,家居衣犹补纫。1821年,新帝道光知王氏已赔两万两,乃令免除余额,该年王引之任浙江乡试主考,返途至高邮湖西祭扫,写下“我家旧住甓湖滨”之句。

  1827年,王引之升尚书,生活大有好转。可惜好景不长,1832年王念孙病逝于北京,王引之奉父柩南归,择葬六合。父殁后,王引之回高邮已无处可居,故居已毁于水,遂寄居阮元旧宅、扬州觐光庵、天长城北祠堂内等处。1834年冬,王引之卒,寿六十九,谥曰文简,后人辑有《王文简公文集》。

  朝廷厚恤王氏

  王寿同(1804~1852),字子兰,王引之之子,幼颖异,十岁能诗,十二岁属文,好以经诂题,1844年中进士,历任郎中、御史、知府、道台,咸丰元年署湖北按察使。次年,太平军攻打两湖,他命儿子王恩晋练兵,得精锐四百人。五月,父子皆战死于武昌。朝廷厚恤王寿同父子,王氏方有财力将高邮整个西后街买下来作为宅第,此庭院原系明代潘姓武将的。

  王敬之(1778~1856),字仲恪,号宽父,王引之胞弟,精通小学,著有《小言集》《三十六湖渔唱》等,多反映高邮西北乡的生活。后来,王敬之过继给留居甓社湖西的叔祖王安德,后裔至今仍生活在闵桥镇一带,近当代字辈是“忠贞世笃,孝友传家”,笔者在金湖县境内找到多位“笃、孝”辈王氏后裔。州志载,王敬之“祖、父及兄世代贵显,独能屏迹里门……诸犹子多金,视若乌有也。”

  因高邮王氏出过两代尚书,是一品大员,其官服补子图案是白鹤,远看像鱼鹰(俗称“哇子”),乡民戏称王氏为“王哇子”,金湖县闵桥镇村民至今仍称爱日堂王氏为王哇子。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