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治为什么指定鳌拜做辅政大臣?
  • 盛京关捷
  • |
  • 新浪博客

  首先,这是因为鳌拜在朝野内外的威望。在皇太极时期,鳌拜的地位举足轻重,到了顺治末年,随着老臣们的相继去世,鳌拜的地位几乎是独占鳌头。

  其次,是因为鳌拜的忠诚。当初,如果没有鳌拜力挺,顺治几乎无望登上皇帝宝座。

  崇德八年(1643)八月初九那天,皇太极不幸逝世。他生前没有来得及立嗣,这就给大清国留下了点麻烦。多尔衮二哥代善的次子贝子硕托、孙子郡王阿达礼两人站出来力劝多尔衮自立为皇帝。

  硕托、阿达礼:“十四叔,你是大清第一王,这皇位非你莫属!”

  两位王子的话音刚一落下,当即跳出来一个人,这就是护军统领瓜尔佳氏.鳌拜,他的右手紧紧地握着腰刀。他的后面站满了两黄旗的大臣。

  鳌拜:“我们这些臣子,吃的是先帝的饭,穿的是先帝的衣,先帝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有如天高海深。如果不立先帝之子,我们宁可从死先帝于地下!”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多尔衮似乎感到了大殿微微地在摇晃,惶恐一阵阵地袭来。而正是这惶恐,让他飞快想到了国家的大政。

  多尔衮一愣,思索片刻,当即向两位后辈投去愤怒的目光。

  多尔衮:“混账,你们这是谋反,推出去,斩了。”

  两位王子眼睛里充满疑惑地回望这位睿王,多尔衮面如霜雪,纹丝不动。

  就这样,多尔衮权衡利弊,最后从大清的前途命运考虑,不但没有听从两人的建议,反而认为这是谋反,他诛杀了侄子硕托和侄孙阿达礼。一场内乱,被他剿灭在萌芽状态里。随后,他与诸王、诸贝勒、群臣拥戴小侄福临即位。朝廷议定,由郑亲王济尔哈朗与多尔衮左右辅政,等福临年长后,当即归政。多尔衮的这一举动,顾全了大局,安定了朝野,大清江山摇了几下,又稳如泰山了。

  在多尔衮期间,鳌拜是多尔衮不可逾越的障碍,使这位摄政王不得不在好多事情上有所收敛与让步。

  在顺治病重的日子里,鳌拜日夜在身边侍奉,他可不是为了当辅政大臣。他是一颗忠心。

  第三,顺治指定鳌拜拜为辅政大臣,也是出于皇叔多尔衮当年干政专权的前车之鉴的忌惮。想到玄烨年纪太小,他必须让爱新觉罗家族的那些皇子皇孙远离政治中心,这样,玄烨才会成功避险。因此,另三位辅政大臣也都是异性大臣。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顺治帝去世,首席大臣索尼手捧遗诏,向诸王、贝勒下跪。

  索尼:“今主上遗诏,命我四人辅佐幼主。从来国务政务,都是宗室协理,索尼等皆异姓臣子,何能综理?现在看来,应当与各位王、贝勒等共同担任。”

  诸王、贝勒:“大行皇帝深知你等四大臣之忠心,所以委以国家政务,诏旨甚明,谁敢干预?请四大臣不要再谦让。”

  索尼、鳌拜、苏克萨哈、遏必隆四大臣为爱新觉罗家族的深明大义所感动。他们联合奏明孝庄太皇太后。

  孝庄太皇太后:“既是先帝遗命,那你们就在先帝的神位前面宣血誓吧。”

  索尼:“嗻!”

  于是,四大辅臣在顺治帝神位面前立下了血誓,这个誓词是这样说的——

  兹者,先皇帝不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为庸劣,遗诏寄托,保翊冲主。索尼等誓协忠诚,共生死,辅佐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觉羽,不受贿赂,惟以忠心,仰报先皇帝大恩。若复为身谋,有讳斯誓,上天殛罚,夺算凶诛。

  然而,世上的血誓能够被践行的却并不多。

  这四大辅臣,面和心不和。专权让鳌拜很快变成了前朝的多尔衮。太奇怪了,在顺治朝,鳌拜亲眼看到多尔衮的专权对皇帝对朝政的伤害,并竭力与多尔衮抗衡。现在轮到了他自己,他竟成了多尔衮第二。

  权力就是这样的鬼怪。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