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守城第一人朱重八,还是朱元璋的侄子
  • 佚名
  • |
  • 历史春秋网

  作者:佚名

  明王朝的开国功臣相信大家都能数出几个,他们在乱世之中陪着朱元璋上刀山下火海,一步一个血印子的荡平了天下,虽然最后没几个人有好下场,但是他们在历史上留下的深刻印记至今无法去除。今天小爬虫要和大家说的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只是他和朱元璋还有一层更亲密的关系:叔侄。虽然他没有徐达,刘伯温那么名震天下,但他却是个天才将领。

image.png

  说起朱元璋的这个侄子就要从朱元璋还是放牛娃的时候开始说起了,当年朱元璋在地主刘小德家放牛,那时候他还不叫朱元璋,叫朱重八,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寓意,仅仅是因为当时不上学不当官的就没有名字,所以老百姓大多是以出生日期等简单的数字为名,比如他的父亲叫朱五四,祖父叫朱初一。

  当时蒙古元朝的统治可以说是毫无人性(不然也不会几十年就灭了)虽然他们打下了中原地区,当上了汉人的王,但是骨子里依旧把自己当成客人,没有把中原的人民当做自己的子民,只是把这个地方当作掠夺财务的宝地,人们的死活似乎没有那么重要。

  当时爆发了两件让元朝走向灭亡的事情,一件是黄河决堤,发大水,两岸数万人民遇难。另一件是淮河地区发生瘟疫和旱灾,爆发了大饥荒,饿殍遍野。朱元璋的家人就是在这次大饥荒中饿死了,一个月内父亲,哥哥,母亲相继去世,因为他哥哥去世了,所以后来嫂子就带着他侄子投靠了朱元璋,依附他生活,朱元璋待侄子朱正文也非常好,如亲生儿子一般。

  朱文正真正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是朱元璋派他去守洪都的时候,他面对陈友谅的60万大军,硬是把一座小城死守了八十多天,将近三个月。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朱元璋率兵去了安丰帮助韩林儿攻打张士诚,留下了侄子朱文正驻守洪都。洪都也就是今天的江西南昌,王勃的《滕王阁序》中就有洪都新府的说法,这个地方对陈友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的大本营就在江州(江西九江),所以留着它就相当于给敌军在自己家门口装了个哨岗,陈友谅心心念念都想拿下它。当陈友谅知道朱元璋带着军队去打张士诚的时候,他知道机会来了。于是在厉兵秣马的几个月后他出发了,这一次和之前的小打小闹都不一样,陈友谅倾国出动,新仇旧恨一起算,胜则生,败则亡,誓要和朱元璋决一死战。

  再来说说朱文平,他到了洪都之后并没有专心防御之事,而是整天流连于烟花柳巷之地,喝酒做乐,不务正业,还让侍女们日夜编排歌舞供他消遣。当时将士们都觉得跟着这样一个人完蛋了,从没见过如此为将之人,但是大家碍于他是朱元璋的侄子,所以敢怒不敢言。而陈友谅在听说洪都守将是这样一个废物之后觉得这简直是上天在帮助他,于是没过多久大军就兵临城下。

  按理说朱文正这个花天酒地的怂包看到这样的架势肯定要落跑了,但是他却没有,直到大军压境他才露出了真面目。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召集将领商讨御敌之策,洪都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门太多,细细数下来有抚州,新城,水关等八道门,虽说门多是富饶的表现,但现在确实让人头疼。好在和他一起驻守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朱文正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安排他们守不同的城门。

image.png

  最重要的抚州门由邓愈防守,赵德胜防守宫步、土步、桥步三门(这个比较累,任务最重),薛显(猛人)守章江、新城两门,剩下2000多人随时支援各处。守城之事都安排妥当后他严肃的说,我知道你们平常看不惯我,但是没关系,我也不喜欢你们。但此时陈友谅六十万大军已在城下,诸位如要投降,可即出行,我并不阻拦,但若不走,唯有同我一途,战至城破人亡,一死方休!虽然平时他的行为确实受到大家诟病,但是此时此刻朱文正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将帅应有的样子,不管之前如何,现在他们就是战友,同生共死的那种。

  陈友谅大军到的时候选了最重要的抚州门进攻,战况十分激烈,守城的士兵不断从城墙上滚落巨石和壮木,攻城士兵用的是竹盾,根本抵挡不住,不久就尸横遍野,但城门丝毫未动。这时陈友谅才感觉到或许朱文正并没有那么好对付,但他也没退缩,这次不成,第二天接着来,并且下令只进不退,攻不下抚州门军法处置,于是再次进攻的时候面对朱文正的严密防守无路可退的攻城士兵发疯一样对着城墙一顿乱砍,硬生生冲出了一道十余丈的大口子(得多绝望才能把城墙都捅破)

  以为可以通过大口子进城的陈友谅没想到还有更厉害的兵器等着他们,守抚州的邓愈早就准备好了火铳,等他们一探头就一通乱射,根本不能前进半步,陈友谅见此只能暂时退兵,次日再来,下一次依旧是抚州门,但是朱文正调了其它门的守将来支援,一边打仗一边修补坏掉的城墙(至今无法脑补这个画面,前面的士兵在冲杀,后面的在和水泥砌墙?)对方不仅没攻破墙也修好了。

  陈友谅久攻不下抚州门于是决定换道门,经过实地勘探选中了新城门,这真的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守门的薛显真的是个狠人,一向以彪悍无理闻名。当陈友谅大军到的时候他没有让他们连城门都无法靠近,而是主动打开大门,不等敌军进城,他就带着队伍突袭出来了,连日的败仗让他们如惊弓之鸟一样,薛显没两下就得了胜仗。

  见新城门也捞不到好处,陈友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了,虽然自己兵多,但是也不能去送死啊,于是修整数日之后决定发挥自己水军的优势从水路攻击洪都水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朱文正早就在哪里布下了长矛队,等他们稍微挨近就隔着铁栅栏就一通乱刺,敌军被刺死刺伤无数,但是后来对方拼死抓住了长矛才暂时稳定了局面。这时候守城士兵突然停下攻击了,以为他们退了,没想到一会又开始了,攻城士兵仍旧用手去抓,谁知一抓便惨叫起来,细看才发现,守军将长矛和铁钩在火上烤红后,再用来刺他们(原来刚刚是加热去了)

image.png

  几经周折都攻不下洪都,陈友谅崩溃了,眼前的鸭子就是拿不到手,看着心痒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城。不仅陈友谅一个人焦虑,里面的朱文正也一样,虽然这几场防御都胜利了,但是毕竟自己兵少将寡,不是长久之计。但还好在他坚持了八十多天后朱元璋的援军终于到了。之后双方决战于鄱阳湖,以陈友谅的失败而告终,这场战役除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以后朱元璋的称王之路就畅通无阻了。

  朱文正也在这场大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重新受到将士们的爱戴,《明史》中对他的评价也是:“比长,涉猎传记,饶勇略,随渡江取集庆路。已,有功,授枢密院同佥。”说明朱文平确实是个天才将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