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的人生偶像
  • 我方团队张嵚
  • |
  • 新浪博客

  明朝阁老众多,奸臣忠良泾渭分明,可其中嘉靖年间的一位,历史评价却无比复杂。

  在明朝嘉靖年间后的各类史料里,说起这位阁老,那真是千人踩万人踹,基本都照着马屁精奸诈小人的路数形容。后来清朝人修撰《明史》时,更是加了个“性狠愎”的评语,乍一看去,就是个阴狠毒辣的狠角色。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狠角色,在明朝最伟大改革家,几乎手把手给明王朝续命的政治强人张居正眼里,却是一辈子偶像一般的存在。其狂热崇拜程度,到了“心仪而瘫之赞叹”的地步。

  这位令张居正无比崇拜,能力业绩更与张居正一脉相承的政治家,就是明朝嘉靖年间政坛争议强人:张璁。

  一:从神童到“马屁精”

  张璁,1475年生于浙江温州永嘉,作为能让后来大明神童张居正钦佩无比的人物,少年时的张璁,也是早早就展现出惊人才华。诗文水平十分惊艳,常叫老师连喊教不了。到了十三岁时,更给自己找了个震翻围观群众的奋斗目标——诸葛亮。立志要像这位三国名相一般,做一番匡扶天下的大事业。

  可理想太远,有时也容易摔个惨。从二十三岁中举起,信心爆棚的张璁满怀伟大理想,先朝着第一个“小目标”会试前进。没想到却是抬腿就摔惨。之后的二十三年里,接连落榜了七次,十分灰头土脸。

  一般说来,这种屡战屡败的科场生涯,基本是周而复始浪费生命。可唯独张璁是例外,和好些就为升官发财奔科举路的同学不一样,张璁始终是个充满理想的人。二十多年的落榜岁月里,除了刻苦读书外,他的社会活动也十分丰富,在龙湾办起了书院,还和明朝思想家王阳明成了好友,经常纵论世道时事,忧国忧民之心,从未停止思考。

  到了四十七岁那年,即正德十六年(1521),心比天高的张璁,总算考取了进士。可这好不容易前进的一步,却貌似离张璁的理想越来越远:他的梦想是入阁秉政,可他的科考成绩,却只是个不起眼的二甲。放在明代的政治规矩下,这样的功名出身,想进内阁就是做梦。

  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就让嗅觉敏捷的张璁明白:这事不是梦!大礼议事件来了。

  作为一桩明朝历史上很有影响力的大事,大礼议事件,说白了就是个皇帝认爹的问题:此时正德皇帝驾崩,堂弟嘉靖帝从湖北进京即位。可朝中几位老臣按照国家礼制,强烈要求嘉靖皇帝根据礼制规定,认正德皇帝的父亲明孝宗做父亲。放在现在看,这个认爹问题是个瞎操心的闲事,可放在明朝当时,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事,不但关乎伦理纲常,更关系话语权。于是新皇帝嘉靖帝也铁了心,爹当然不能随便认!

  于是,一边坚持要按照礼制办,一边坚持不换爹,大明朝的朝堂就这么僵持了,可起先做围观群众的张璁,却是兴奋嗅到了火药味:这事,我了解啊!

  在这二十三年的落榜人生里,要轮哪一门学问,张璁进步极快,首推就是礼制。对于儒家的礼法规范学问,张璁早早就有深刻研究,这下更是活学活用,轻松找出了这帮大臣们论点里的大漏洞:嘉靖皇帝是作为皇子,继承了他堂兄的皇位,哪里是作为养子继承皇位?这也就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做皇帝而“换爹”!如同找到猎物的野狼一般,灵感迸发的张璁走笔如飞,写就一篇论证严密的奏疏,接着把嘉靖帝看的心花怒放,也因此脱颖而出。

  这以后,张璁就卷入了这场嘉靖年间著名的政治风波“大礼议之争”,且彻底开罪于当时的百官之首杨廷和。可依托嘉靖帝做靠山的张璁毫无惧色,几番激烈争斗下来,还差点被杨廷和的儿子杨慎纠集官员打死,却是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杨廷和悲伤辞职,儿子杨慎发配边疆,张璁则平步青云,短短八年间就晋升为首辅。成为嘉靖帝的心腹宠臣。

  短短八年间,从一个普通的二甲观政进士,扶摇直上晋身内阁首辅,这个升官速度,简直创了明代官场记录。但张璁的名声,也一度十分狼藉,特别是那些议礼中失败的杨廷和心腹们,更是变着花样骂:你升得快又怎么样?还不是个逢迎拍马的小人!

  但张璁接下来就证明了另一样比“逢迎拍马”更强的本事:工作能力!

  二:造就明朝中兴

  虽然很多人眼里的张璁,是个为了升官不惜无条件逢迎嘉靖帝的小人。但如果张璁是那样的人,他尽可以做一个嘉靖帝十分喜欢的官员类型——每天尸位素餐,凡事无条件逢迎拍马,舒舒服服享受高官厚禄。但事实是,张璁选择了最难的一条路:直面明朝弊政,不惜粉身碎骨,大刀阔斧革新!

  他首先瞄准的,就是明朝自正德年间起,越演越烈的歪风:腐败。

  身在民间的四十多年里,张璁看透了地方腐败的蝇营狗苟,对这些官场败类早已深恶痛绝。而在享受了高官厚禄后,这曾经的初心,他也从不曾忘。还是在掌握了都察院后,他就先对这些掌握着监察大权的御史们开刀了,几乎是快速开动的疯狂工作模式,没几天就把这群早已混日子的御史查了个清楚,一口气罢掉了其中二十多人,且无一人是冤假错案。然后又亲自精挑细选,补充进来一批青年才俊。大明王朝的“纪检”工作,这下高速运转起来。

  这一条贡献,对于整个大明朝的影响,可以说非常持久。哪怕十年后张璁走人,他亲手提拔的这些御史们,依然战斗力旺盛。但跟这期间另一个创举比起来,抓贪官都是小儿科:考察。

  张璁一直以来都有个看法,想要国家长治久安,靠道德约束从来不靠谱,只有制度才靠谱。大权在手之后,也立刻改规矩:掌管都察院时,规定每个御史都要打考勤,绝不许迟到早退。后来荣升首辅后,这规矩更推广到六部各衙门,各级大小官员,每月应做的公务都要列计划,有一件完不成就立刻启动追责。朝廷交代的要务,十天之内必须明确给结果。曾经效率瘫痪的明朝吏治,在他几番狠手后,隆隆运转起来。

  半个世纪后,张璁这独创的官场改革,传承到改革家张居正手里后,经他二度加工后,终于变成了催动明朝万历中兴的重大国策——考成法。只看这一桩渊源,张居正对张璁的崇拜,确实该如滔滔江水。

  如果说起初上位的张璁,还招来好些政敌的攻击,那么他的另一大建树,却要政敌们都喊服气:废除贵戚庄田!这个成化年间起就越演越烈的弊政,发展到正德年间,已经是影响国家财政的大麻烦。张璁的政敌杨廷和,当年就曾疾呼废除,却是壮志未酬(被张璁怼走)。但怼走杨廷和后,张璁却是再接再厉,议礼的事情咱们对着干,这事咱们却一致。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硬是撕破脸和一群皇亲国戚硬杠,终于在嘉靖九年完成这个壮举,为朝廷追回五万多倾土地,裁撤五百多处庄田。大明王朝仿佛清理了血栓一般,再度生机勃勃。

  如此建树,正如学者黄光升所赞:天下鼓舞若更生,其功万世不可泯也。十六世纪明朝“嘉靖中兴”的伟业,正是由他开启。

  当然,以嘉靖皇帝的脾气,对张璁感激归感激,包容却也包容不了多久。嘉靖十四年,多次开罪嘉靖帝的张璁,终于黯然告老还乡。但对张璁的贡献情分,嘉靖帝却还是认账,逢年过节都特意派人来探望。值得一提的是,即使位极人臣,张璁却还保持着清廉的作风,也从未以特权为儿女族人某私利。比起嘉靖年间另几位首辅,特别是严嵩徐阶这二位,人品也确实好太多。嘉靖年间的阁臣们命运悲惨者极多,他能全身而退,也可以说好人有好报。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