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是何对待留学生的?
  • 陆弃
  • |
  • 陆弃

  外国留学生虽然在唐朝受到优厚的待遇,但并不等于他们在唐朝有特权。相反,他们在唐朝的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唐朝规定“诸化外人,同类自相犯者,各依本俗法;异类相犯者,以法律论”。所以现代山东大学的“伴读”制度,在唐朝是不存在的。

  唐朝是古代世界历史上中国社会地位最高的时代之一,那时候中国的皇帝被称为“天可汗”,奉行开放的国家政策,所以“万国来朝”。唐朝之所以社会地位高,是因为其国土的广大,经济的发达,军事上的一系列胜利,科学技术文化领域上的先进,让其他各国敬畏。古时虽是“朝贡体系”,但其他各国是真心服了,所以纷纷派遣人员来中国学习。而唐朝朝廷也拿出了大国气度,友好对待各国派来的留学生,致使长安成为国际性大都市。

留学费用大部全包,外国人享受幸福生活

  唐朝的外国留学生,包括日本、高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柬埔寨、安南、尼泊尔、缅甸、大食、波斯、印度、斯里兰卡等,史载“高丽、百济、新罗、高昌、吐蕃等诸国酋长,亦遣子弟入于国学之内……八千余人,济济洋洋焉,儒学之盛,古昔未之有也”、“太学诸生三千员,新罗、日本诸国,皆遣子入朝受业。”,许多外国留学生的名字见诸历史,如日本的小野妹子、阿倍仲麻侣(汉名晁衡)、橘逸势、半须贺雄、长岑高名、空海和尚、菅原清公、多治比县守、粟田真人、藤原清河、高阶远成、藤原不比等、伊吉博德、吉备真备、大和长冈、藤原葛野麻吕、朝野鹿取、道昭和尚、最澄和尚,新罗的崔致远、李同,大食人李彦升等,其中日本派来的最多,韩国其次。留学人员分为两种:一种是留学生,一种是留学僧。唐朝对这两种人员,吃、住、穿等基本生活费用由国家提供,免去了留学人员的生活之忧。

  留学生学习的地方,叫国子监。留学人员也有一些自费项目。比如单独给老师的“学费”,这是本着尊师重教的象征意义来说的,从孔子那时候就留下了交“束修”的例。这笔钱不能由国家负担,因为要教导学生尊重你的老师,自然要自己拿出来意思意思。但这笔费用很少,象征性而已。另一部分费用是书本费,这个是自理的。古代的印刷术不像现代这样发达,书本的成本费是较高的,同时也表示对于知识的尊重,故由自己负担。还有就是自己的日常交际费用,喝个酒,旅个游,去青楼妓院喝个茶什么的,这个国家是不管的。历史记载新罗人李同到中国来留学,带来了纹银三百两,这是他留学九年的生活费用。

  一般来说,外国人一踏入中国的土地,车船费用、吃住费用,是由国家相关部门负责管理的。他们在中国享受的待遇,是外宾待遇。在首都长安有一个部门叫鸿胪寺,专门负责外国留学生事务。天朝大国,做到这样,也算可以了。

专门设置宾贡进士,考试难度相对较小

  国外的留学生,毕竟与中国本土的科举生水平不一样,因为所有的教学语言,都是汉语,就象我们现在去外国留学,必须先过外语关一样,唐朝时来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也得先过汉语关,否则是无法完成学业的。那时候的首都是长安,还没有推广普通话,所以外国留学生,必须先得学会一口地道的陕西话。有的外国留学生,因为没有学好唐朝普通话,而不能入学国子监,比如日本的半须贺雄和长岑高名,因为学习太差被国子监拒收,而另一位日本人橘逸势,因为没有学好唐朝普通话不能入太学,无奈自学成材(自己学习古琴去了)而青史留名。

  国子监学习的内容,有六个专业: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和算学。其中国子学、太学、四门学是设门坎的,门坎是家庭背景,要求学生家庭背景依次是三品、五品、七品以上,虽然这有些不公平,但唐朝是从讲究门阀制度的魏晋南北朝时期过来的,那个时候是“九品中正制”,没有一定的家庭背景是不可能做官的。而后面的律学、书学、算学主要是一些专科技术,“理科专业”,研究自然科学的,没有门坎,成绩优秀的平民也可入学,你看发明活字印刷术的宋代大发明家毕升就是平民。可别小看这六门课程,内容涵盖了经文到时事政治、经济、制度、军事、法律、盐政、漕运、历史、数学、文字学诸方面,留学生们回国后,对其国内的官场制度、学制、田制、税制、兵役、法律、学术思想、文学作品、礼制、医学、书法、音乐工艺技术、饮食起居、风俗习惯等造成深远的影响,尤其是日本和韩国影响尤甚。日本学士院院长山田三良博士就说过:中国文化和日本文化是同一种子在另一地方生长起来的。

  这么复杂的学问,外国留学生学起来,当然会有一些难度的。为了帮助外国人过关,唐朝廷专门设置了一项针对外国留学生的考试制度——宾贡进士。这是唐穆宗时候发明的。宾贡进士制度根据外国留学生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在考试难度、录取方式、录取比例上实行“优惠”政策,与唐朝本土的“国子进士”、“乡贡进士”有很大不同。因为有了优惠政策,外国留学生除了一部分资质太差的以外,是可以通过学习过关的。

考试合格入朝为官,也可礼送回国效命

  唐朝对于外国留学生毕业后的去向,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政策,既可以在唐朝为官,又可以礼送回国,很自由的留学生政策。当然,也有的留学生,因为唐朝皇帝认为是人才,采取留用唐朝不放回国的。

  外国留学生在唐朝为官的为数众多,比如日本人粟田真人当了武周朝的“司膳卿”,藤原清河当了玄宗朝的“特进秘书监”,高阶远成当了德宗朝的“中大夫试太子中允”,最有名的是阿倍仲麻吕,也就是那个叫晁衡的,与王维、李白等唐朝一流的诗人成为好朋友,一度想回国还遇到风暴没回去,结果在唐朝当了五十四年的官,成为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时期的“三朝元老”,活了七十三岁才在长安逝世,生前当过镇南都护,死后唐代宗还追赠他从二品潞州大都督的殊荣。

  当然,更多的外国留学生还是选择学成归国,为所在的国家效力。日本人藤原不比等、粟田真人、伊吉博德从唐朝学成回国后,主持编定了日本法律《大宝律令》,吉备真备、大和长冈共同删定了日本法律《养老律令》,多治比县守、藤原葛野麻吕、朝野鹿取、菅原清公任等人学成归国后,都在日本政府担任了高官,影响了日本政局。日本高僧道昭和尚、最澄和尚、空海和尚等,都得益于在大唐的留学僧生活,回国后创建了日本的天台宗、真言宗,其中道诏和尚还是《西游记》中唐僧(唐玄奘)的得意弟子,将中国的法相宗传到日本,临回国唐僧还赠他舍利、经论和铛子等,成为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和阿倍仲麻侣比肩的新罗人崔致远是个大才子,他在新罗是个贵族,但来到唐朝后,由于久试不第,生活上遇到很大困难,乃至到了“席冷而窗风摆雪,笔干而砚水成冰”的地步,但他不怕困难,由奢入俭,终于依靠勤学苦读一举及第,先后担任唐朝的溧水县尉、侍御府内奉、都统巡官、承务郎、馆驿巡官等职务,以大唐三品官衔荣归新罗。崔致远回到新罗后,受到的待遇更为厚重,担任侍读兼翰林学士、守兵部侍郎知瑞书监职务,出守太山、富城二郡,死后被追谥“文昌侯”,成为新罗国的“东国儒宗”、“东国文学之祖”,声望之隆,千古未有。

  外国留学生虽然在唐朝受到优厚的待遇,但并不等于他们在唐朝有特权。相反,他们在唐朝的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唐朝规定“诸化外人,同类自相犯者,各依本俗法;异类相犯者,以法律论”。所以现代山东大学的“伴读”制度,在唐朝是不存在的。他们享受的优惠政策,只是天朝大国对他们的恩赐罢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