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唐朝时女性面对“性骚扰”时如何进行反击
  • 胜匪原
  • |
  • 《东西南北》

  弱者之所以沦为弱者,缺乏的就是直面的勇气。

唐朝美女

  性骚扰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社会问题。虽然“性骚扰”这个词为现代人所发明,但它却是一个很古老的社会现象。
  
  唐人张鷟所撰《朝野佥载》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唐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曾任洪州(今江西南昌)刺史。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滕王阁,就是他在时修建的。不过,这个滕王却是个好色之徒。他经常以王妃的名义召唤官员的妻子进府,而官员们的妻子一旦进了王府,就会被他强行拉上床。
  
  当时有个掌管文书的小吏叫崔简,他的妻子郑氏初次来到洪州,滕王就派人召唤她。崔简左右为难,不去的话,怕得罪滕王;去的话,又怕遭滕王污辱。郑氏说:“如今是太平盛世,他敢胡作非为吗?”于是去了滕王府门外的小楼阁。滕王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一见郑氏进来,就上前非礼她。郑氏大声喊叫。左右的侍从说:“他是滕王。”郑氏说:“滕王怎么会如此下流?一定是家奴!”边说边取下一只鞋,猛击滕王的脑袋。用鞋打了还不过瘾,又用手指抓破了滕王的脸。王妃闻讯赶来,郑氏得以脱身回家。
  
  滕王被打后十多天未理公务。等他伤愈上衙办公时,崔简向他请罪。滕王觉得脸面扫地,赶紧退回后堂去了,一个月后才露面。
  
  这个办法比较适合用来对付陌生的色狼。比如在公交车上碰上“咸猪手”,女士们小姐们也不妨以高跟鞋为武器,如果嫌取鞋太麻烦的话,在色狼脸上留下几条指甲痕,也是一种不错的反击方法。
  
  另一个故事出自唐人皇甫牧所撰的《三水小牍》:湖南观察史李庾家中有个女仆名叫却要,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善理家务,能说会道,大家都很喜欢她。李庾有四个儿子,全是好色之徒,个个都想诱奸却要,但始终没有得手。清明节那天晚上,却要正在观花。忽然,李家大郎出现在樱桃花影中,拉住她求欢。却要拿了一条垫席给他,说:“到大厅东南角等我,等你爹娘睡熟后,我一定来。”大郎刚走,又碰上二郎来调戏,却要再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东北角等着。”二郎走后,三郎又来纠缠。却要又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西南角等着。”三郎一去,又遇四郎,却要也拿一条垫席给他,说:“去大厅西北角等着。”四个小色狼相继偷偷地溜进了黑暗的大厅。过了一会,却要点燃蜡烛来到大厅。她一进门便高喊:“哪里来的乞丐?竟敢睡在这里!”四人一听方知上当,赶紧掩面落荒而逃。从此以后,李家的这四个儿子,再也不敢无礼了。
  
  这个办法则适合用来对付熟悉的色狼。比如职场女性遭遇办公室性骚扰时,不妨趁机戏弄一下色狼们。总之,对付色狼不能逆来顺受,否则色狼就会得寸进尺,只要机智勇敢地抗拒,色狼的非分之想就难以得逞。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