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幺:被岳飞剿灭的割据势力
  • 青林知青
  • |
  • 新浪博客

  在那造反有理的年代,看岳飞的相关文章,在赞扬了岳王爷的种种大义之余,往往都要在后面加上一句,说他镇压了杨幺起义,此为其人生污点云云。

  从标题可以看出,在称呼上同以往有些不同,杨幺,一直是被称为农民起义起义军领袖,怎么在这儿成了割据势力了?当然,这个观点适当与否自是见仁见智,但在我眼中,以往被我们所称颂的这次起义,说它是动乱,暴乱,义军,起义都似乎有些不妥,在我看来,无论从它开始到最后的覆灭,用割据一词也许最为合适。

  杨幺和宋江的所谓起义都发生在宋朝,宋江早杨么晚,时间上大概要相差几十年,规模上杨幺要大得多,名气上宋江那是远在杨幺之上,这当然是拜一部《水浒传》之功,现在很多写历史的文章,把那水浒中的子虚人物,翻来倒去地分析研究,而对真实之杨幺,反倒少有人涉及,这从历史角度来看,不得不说是一种怪现象。

  据说单田芳老师说过长篇评书《杨幺传》,我是没听过,不过,评书嘛,内容是当不得真滴,过个耳瘾便是了。但这杨幺在当时的确是弄得动静很大,远非宋江那三十六个头领的水泊梁山能比。

  杨幺,名太,也不知是当时为农民军领袖中年龄最小,还是在家中排行最末,大家反正都以杨幺称之,他是湖南汉寿人,雇工出身,有点小文化。后从钟相起义,钟死后被推为共同之领袖,占有当时湖湘的广大地区,被人传为宋江转世,后被岳飞剿灭,时间共计坚持大约六年多。

  如同东汉张角,太平天国洪秀全一样,都是以邪门歪道,装神弄鬼的把戏,忽悠了一群无知的人起来造反一样,杨幺利用的是巫教,这是一种在湖湘地区历史悠久地宗教,杨幺正是以神附人身的伎俩,在适逢金人南下,齐豫伪立,民不聊生的环境下,一呼百应,竟成燎原之势,形成了很大的势力范围。

  同后人熟知的“逼上梁山”一样,社会动荡,民生凋敝,自然会激发一些铤而走险,也自然会打出如“替天行道”一类的惑人大旗,他们在一开始还是以“等贵贱、均贫富”相号召,一时趋之者甚众,湖湘震动。

  史书载:他们“焚官府、城市、寺观、神庙及豪右之家,杀官吏、儒生、僧道、巫医、卜祝及有仇隙之人。”他们滥施兵威,焚烧无数宅院庙宇,滥杀官吏书生僧道,把滥杀无辜称为“行法”,将野蛮烧杀与反抗朝廷压迫混为一体,给洞庭湖地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其实,一旦形成气候,如同后来的太平天国一样,领导层迅速腐化,他们衣食住行无不穷奢极欲,连睡觉的床都要用金玉镶嵌,广蓄美女,锦衣玉食;而部下士卒和治下百姓却困苦潦倒,所以,后期的杨幺大失人心。

  南宋初年,在外敌侵略攻杀不断,国家处于危难困境的艰难时代和非常时期,在华夏民族一致对外、保家卫国,抗击外敌侵略的大背景下,杨幺不是如后来王彦的“八字军”那样,以抵御外侮为宗旨,将民族大义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上,他一方面拒绝朝廷招安,一致对外的愿望,为了自己割据一方的主张,一意孤行,甚至还暗中与刘豫的伪齐政权相勾结,企图南北夹击,扼杀南宋政权!

  据《宋史》记载“伪齐遣李成挟金人入侵,破襄阳、唐、邓、随、郢诸州及信阳军,湖寇杨幺亦与伪齐通,欲顺流而下,李成又欲自江西陆行,趋两浙与幺会。帝命飞为之备。”

  抗金名将李纲认为:“杨幺厕金人、伪齐之末”“据重湖之险”,故“此贼不可轻”。

  而江西布衣方畴说得更为透彻,他上书宋廷方:“方今之大患有三:曰金寇、曰伪齐、曰杨幺。而杨幺正在腹内,不可不深虑之,若久不平灭,必滋难图。”

  杨幺的兴起是得益于北宋垮台、社会混乱之际,而在洞庭湖区域乘机勃兴的,然而随着岳飞、韩世忠等人的抗战活动,金人的攻势被遏止,广大南宋统治区的社会秩序得到了迅速恢复。此时,对于朝廷来说,恢复社会生产、发展经济,剪除身边的威胁成为当时南宋社会的主导潮流。

  为此,岳飞向朝廷上奏章,明确指出:“今外有北虏之寇攘,内有杨幺之窃发,俱为大患”,望朝廷“加兵湖湘,以殄群盗。”,于是,宋廷采纳了岳飞的提议,让其领兵,剿灭杨幺。

  作为武神的岳飞,灭那杨幺还不是分分钟之事,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这一方面是岳飞的名望和岳家军的战力,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杨幺早已没了刚起事时的势头,部下对他早已是众叛亲离,几乎没发生什么战斗就平定了,杨幺最后是被岳飞的部将牛皋所擒,不过此事后来被《说岳全传》演义成活捉金兀术了。

  平定杨幺后,岳飞将投诚的青壮充实军中,因为杨幺的水军在当时可以说是最强大的,这样,也为岳家军的壮大注入了更为坚实的基础;而将其余老弱遣家归田,让他们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彼此,湖湘之地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定,也成为南宋朝廷赋税的主要供给之地。

  其实现在看来,这所谓杨幺起义实在可以看作是一群小人,利用当时民众对朝廷的不满,以及金人南侵,时局动荡,建立的一个以割据为目的,妄图自立山头,建立一个如水泊梁山般的匪寇贼盗基地,他们在民族危亡的关头,完全出于一已之私而陷广大民众于不义,对这样的分裂势力,我们可以将其看作是社会的动荡与罪恶的一部分,幸好,我们有岳王爷。

  对农民起义,我有种天然的反感心结,除了历史上少数几次,如刘邦反暴秦、朱元璋推翻元朝野蛮统治等,其它如黄巢,李自成,太平天国等等,无一不是给社会带巨大的灾难和浩劫,众多古代城廓和建筑在他们手中化为一片乌有,白骨遍野,人肉军粮,千里无人烟,每每想起,心中便阵阵的悸痛。

  我见有人说,其实如梁山宋江,洞庭杨幺,古代叫“江湖”,现在叫“黑社会”,古代叫“落草为寇”,现在叫“有组织犯罪”,就是这么简单,根本就没有多么伟大;像《智取威虎山》里的座山雕,要是早生一百年,那也是“农民起义”,只可惜生得太晚,撞在了人民政权手里,所以只能以“土匪”定案。此言有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