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单骑退敌三十万
  • 鼎湖听泉
  • |
  • 新浪博客

  1

  话说影响深远的安史之乱给曾经十分强盛的大唐以最致命的一击,战后大唐河山百孔千疮百废待举,战争后遗症让唐廷消化了很多年还不能回气,最主要的是中央集权遭到了强有力挑战,很多有实力的藩镇军阀凭借武力经常向朝廷叫板,战祸连绵,于是唐朝社会内部矛盾重重剑影幢幢,真是一波末平,一波又起,走马灯似地城头变幻大王旗也,棘手得很。

  这个就不能不讲到一个人,他就是有意纵容藩镇坐大(比如河北三镇)和唐朝素有矛盾并怀二心的铁勒族将领仆固怀恩。

  仆固怀恩原本是唐朝的猛将之一,曾跟随郭子仪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屡建奇功,最后在再次夺取东都洛阳之战中歼史朝义部8万余人,仅用半年时间就全部平定河北,因功升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令、河北副元帅、朔方节度使等职,按理说这么显赫的官职换了别人早就心花怒放飘飘欲仙了,可惜仆固怀恩野心很大,而且他总是担心功成失势秋扇见弃,患得患失的样子,说白了就是朝廷打完斋不要和尚,再加上一下子火箭式连升三级,也使一些朝臣嫉妒猜忌,不断在皇帝面前给他上眼药甩板砖,所以他和朝廷也有了矛盾,常怀二心,伺机反唐。

  早在平定河北追击史朝义残部的时候,他就有意奏准分授归降的安史旧将田承嗣等为河北镇将,并加上纵容结好,当他们的“保护伞”,以便日后结党营私,互通有无。

  后来河北三镇果然坐大,成了尾大不掉的军阀割据势力,安史旧将田承嗣据魏博、张忠志(此后改名为李宝臣)据成德、李怀仙据幽州(今河北北部),全都领节度使之职,这就是所谓的“河北三镇”。三镇逐渐“文武将吏,擅自署置,赋不入于朝迁”,集地方军政和经济大权于一身,“虽称藩臣,实非王臣也”, 或“自补官吏,不输王赋”,或“贡献不入于朝廷”,俨然成了称霸一方的土皇帝。

  从此唐朝的藩镇割据成了星火燎原之势。

  其他地方后来也有样学样各自进行军事割据,比如前文所说的杀死颜真卿的李希烈,就是公开与朝廷对抗的藩镇割据势力(以前的中学语文曾有“李愬雪夜入蔡州”的课文,讲的就是中唐有为皇帝宪宗李纯派兵平定淮西藩镇的著名战例),他们不服朝廷统管甚至举兵反叛称王称帝,与唐王朝分庭抗礼一决高下,而且直到唐朝灭亡藩镇割据的现象也从没终止过,唐朝政权就是被藩镇将领朱温夺去的,即使是唐亡后的五代十国也算是唐代藩镇割据的延续,阴魂不散啊。而且直到了北宋统一,才结束了乱成一锅粥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极大伤害的藩镇割据局面。

  好,藩镇割据的事就不再讲了,以下我们讲讲仆固怀恩反叛的事。

  广德元年(公元763年),仆固怀恩终于按捺不住叛变之心,多次做内应引回纥、吐蕃攻唐,欲夺都城长安,幸得郭子仪保驾成功,这个前文已说过。

  据说仆固怀恩的母亲知道之后,大骂儿子忘恩负义不识好歹,最后还举刀相向要砍这个忤逆仔的头,一了百了以绝后患,免得辱没了祖宗英名,幸亏旁人劝阻。

  可是仆固怀恩与朝廷猜疑日深,渐行渐远,就像一把开了弓的箭根本无法回头,于是索性也不再装了,终于竖起背叛朝廷的大旗,顿军汾州,掠夺并州、汾州下属各县作为自己的封邑,公开对抗中央。

  于是,总是有打不完的仗的郭子仪奉命平叛,打退了吐蕃人之后,仆固怀恩部下也四处离散,此后仆固怀恩的儿子被部将所杀,其手下兵将全部归唐,仆固怀恩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兔子撒丫般逃奔灵州,连老母亲也丢下不管了,果然够反叛,难怪母亲要杀他以谢众人,杯具也。

  广德二年十月,贼心不死的仆固怀恩又引吐蕃、回纥、党项等数十万部众浩浩荡荡地南下,一时尘土飞扬,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样子,京师一片惶恐,惶惶不可终日的款式。

  大敌当前,抗敌重任当然又落到了郭子仪身上,朝廷派他火速出镇奉天,部署防务。皇帝还忙不迭地召来郭子仪问抵御戎兵之计,脸色都变了,因为敌人也太强大了,由不得饱受战祸的君臣笼罩在一片悲观失望的阴影中。

  “据愚臣所见,仆固怀恩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早已成竹在胸的郭子仪镇定地说,并不为外敌的表面强大而惊慌失措,这就是良将的风采。

  这一下倒轮到惊恐万状的皇帝发呆了,于是皇帝忙问其故,这也太轻敌了吧?难道今天郭子仪吃了大蒜不成?对手可是如狼似虎的几十万大军耶,你当是虚弹军事演习啊,难不成也被吓傻了不是?

  郭子仪就是郭子仪,战神是也,不是浪得虚名,他自有自己的厉害之处,牛不是瞎吹的,火车不是靠推的,有实力的人从来都是知己知彼的,不会盲目乐观,且听他给皇帝支了什么妙招来。

  “我为什么断定仆固怀恩会无所作为空手而归呢?这个问题倒是很简单,大家想想,仆固怀恩本来就是我的部将,他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表面上他虽然号称神勇无比,勇冠三军,不过性格反复无常没有信用,属于公信力基本破产的那种,平素更是不得士心。而且其下边的士兵都也曾是我的的部下,我的恩信曾施及他们,人心向背啊,现如今我又成为他们敌对方的大将,他们也肯定不忍心调转枪头相向,这样仆固怀恩的军令必然受阻甚至于众叛亲离,因此我就知道他不能有所作为,只能失败而回。”老郭斩钉截铁地回答说。

  皇帝听罢,也点头称是。

  当时,戎兵气势汹汹地入侵邠州,郭子仪让他的长子朔方兵马使郭曜率军援救邠宁,与邠宁节度使白孝德闭城坚守。仆固怀恩的先锋队一来到奉天,就在城外疯狂叫嚣寻求与官军对战,官军诸将忍不住,于是请求出兵击之,把戎兵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老谋深算的郭子仪连忙制止部将们的蛮干,他说:“戎兵深入,利在速战速决,我们应该避开他们的锐气,不可与他们争一时之长短。何况他们都曾是我的部下,我们缓一缓先来个冷处理,他们久攻不下就会怀有二心甚至于叛离;如果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逼迫他们,就是巩固加速他们的求战决心,这个当然十分愚蠢,而且真的打起来,以我们的兵力也不一定就能战而胜之,白白损兵折将而已。反正我的主意已决,敢言战者斩!”于是王师便加固城墙坚守,仆固怀恩看到无机可乘,又怕被官军夹击腹背受敌,果然像郭子仪预测的结果一样不战而退,老仆这个连母亲也可以丢下不管的小子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天也不帮他也。

  仆固怀恩来势汹汹志在必得的第一次入寇,就这样被郭子仪轻易粉碎了,这就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得胜之后郭子仪从泾阳入朝,又受到了皇帝的隆重表彰,军功章拿到手软的那种,金银财宝和美人也收多了,后来实在不知赏赐什么以示对郭子仪多次再造唐朝的丰功伟绩的感激,居然唐代宗要把自李世民之后就悬置多时的至高无上的尚书令,赐予劳苦功高的郭子仪,谦虚谨慎的郭子仪却屡次坚拒。

  2

  后来吐蕃戎兵屡寇京畿,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八月,不甘心失败的仆固怀恩又诱惑勾引吐蕃、回纥、党项以及山贼等30多万军队南下,先出兵数万人侵掠同州,约定从华阴趋蓝田,以扼南路,仆固怀恩重兵继其后,回纥、吐蕃自泾、邠、凤翔数道入寇京畿,掠奉天、醴泉,直逼长安,前线告急,京师震恐。唐代宗立马急召郭子仪从河中回来,屯兵驻守长安北面的泾阳城,抵御戎兵。

  其时郭子仪的部队仅1万多人,等赶到泾阳,立马被敌军围得水泄不通。于是他先命令部将四面坚守,自己则亲率2000骑兵出没于阵前阵后侦察了解敌情。

  当时,戎兵一见到威风凛凛的郭子仪就问道:“那人是谁啊?”有知道的人报告曰:“郭令公是也。”回纥将军大惊道:“令公还活着吗?仆固怀恩说天可汗(特指唐朝皇帝)已经抛弃四海,郭令公也已谢世,中国无主,我们才随同他来攻唐的。如果他老人家还健在,那么天可汗也一定健在了?”报之曰:“天子万寿无疆。”回纥将军于是大彻大悟地说:“难道是仆固怀恩这小子欺骗了我?”郭子仪立马派自己的得力牙将去告谕他们曰:“公等顷年远涉万里,翦除凶逆,恢复二京。是时子仪与公等周旋艰难,何日忘之。今忽弃旧好,助一叛臣,何其愚也!且怀恩背主弃亲,于公等何有?”大意就是说以前王师曾和回纥修好助唐倒虏恢复两京,亲如一家,现在却为一个背信弃义的叛将为虎作伥,调转枪头,值得吗?

  “呵呵,不好意思,这纯粹是误会,因为仆固怀恩说郭令公亡矣,不然的话何以至此?如果令公真的还在,能不能让我们直接见他一面?”回纥将军还是有点不大相信的样子。

  当时的情形就是敌军数十倍于我军,寡不敌众,这仗当然不好打。尤其是回纥兵,能征惯战,所向无敌,兵力又多于唐军5倍以上。据说回纥首领就曾骄傲无比地赋诗道:“威风凛冽气昂昂,塞外称雄无人言;鼓角声高催战马,诸蕃兵力我为强。”回纥人的心高气傲从此诗中就略见一斑,诸蕃兵力我为强也。

  总之就是战则如卵击石,退则可能全军覆没,这可如何是好?要是别人早就双脚发软举白旗投降了,可惜戎兵们碰到了足智多谋深身是计的一代名将郭子仪,强攻不能那就智取啦。

  郭子仪正确地分析了当时的军事形势,他认为敌强我弱,好在敌方也是为了利益的暂时联合而已,基本上算是乌合之众,尽管表面十分强大,只要有效地分化瓦解敌方的联盟,说白了就是用离间计,那么战争形势就会马上大逆转,于是郭子仪把战略重点瞄在曾和他并肩作战消灭安史叛军的回纥军身上,也只有争取回纥再次和唐军联合,才能有效打击唐朝的主要敌人吐蕃,取得这场反侵略战争的完全胜利,如果错过了“联回抗吐”的有利时机,基本上唐朝必败,没有别的选择,既然回纥首领也想见他,说明还有回旋余地。

  于是他立即决定亲自到回纥军营走一遭,是刀山火海也要硬着头皮往上闯了。

  说干就干,战情瞬息万变,救场如救火也。正当郭子仪将要出去会见回纥将领时,担心令公人身安全的官军诸将立马劝谏道:“戎狄之心,反复无常,不可信也,请令公还是不要去为好,谁知他们使什么坏心?”

  “虏寇有数十倍于我军之众,今王师要和戎兵力敌根本不可能,而且诚心诚意都能感动神灵,何况是人心肉长的虏寇之辈!”郭子仪斩钉截铁地对大家说。

  看到主帅心意已决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关心主帅安全的诸将便说:“回纥兵如狼似虎,请选铁骑500卫从以策安全。”郭子仪想了想还是没有同意,他说:“那样的话正好足以招致祸害,说明我们不信任别人,再说五百骑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不如裸身而去。”说完只带几十名亲随上马义无反顾地出发。

  哈,老郭这“裸官”当的相当有技术含金量相当有水平,一点也不比现代“裸官”的计谋差。

  当回纥兵听到一声通传曰:“令公来!”回纥兵开始都疑神疑鬼,怕唐朝军队趁机来偷袭,于是持满注矢子弹上膛地严阵以待,赶紧摆开阵势,准备干架。郭子仪远远看见这场面,也知道回纥人起了疑心,于是干脆脱掉盔甲,连枪也扔了,接近“裸奔”地继续接近回纥军营,以便让其吃个定心丸。

  当回纥首领看清上来的是老郭之后,于是赶忙上前迎接郭子仪,大家都欢呼雀跃的样子。

  “回纥兄弟们可好?别来无恙乎?大家都曾是情如鱼水的同一战壕的战友,何以用此种隆重方式见面呢?”郭子仪不无幽默地上前慰劳回纥军。

  “果吾父也。”回纥人皆舍兵下马齐拜说。

  因为唐廷曾向回纥借兵平叛,郭子仪收复两京时也曾经带领过借来的回纥兵并肩作战,还和他们的太子叶护称兄道弟情同手足,也算是在战斗中结下了很深的革命情谊。因为老郭用兵如神,大家都是从胜利走向胜利,所以老郭在回纥人中也享有崇高威望,简直就是到了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那种,据说回纥人一向称他为郭令公,敬重有加,视若亲父。所以郭子仪一来到回纥营寨,老朋友一见两眼泪汪汪,他们也一齐向他跪拜行父礼,简直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也,也只有郭子仪这样的战神才配享受这样的尊荣。

  见到大家都跪拜不起,郭子仪连忙将他们一一扶起,并召来回纥首领,与之痛饮三百杯,欢畅叙旧,回忆当年峥嵘岁月,又送给他们很多漂亮的罗锦,欢言如初。

  欢宴过后,子仪才游说回纥曰:“吐蕃本吾舅甥之国,无负而至,是无亲也。若倒戈乘之,如拾地芥耳。其羊马满野,长数百里,是谓天赐,不可失也。今能逐戎以利举,与我继好而凯旋,不亦善乎!”

  意思就是说吐蕃本是我朝舅甥之国,朝廷没有辜负他们,他们却来攻打唐朝,说明吐蕃人见利忘义,这种人哪里会有信用?既然他们不仁不义,不如倒戈和唐军修好共谋之,到时吐蕃的满地肥羊宝马全归你们了,云云,说得回纥人也心动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此时不知怀恩的仆固怀恩于行军途中暴病身亡。这个简直就是天大喜讯,阵前易帅兵之大忌,天收啊,加上敌军群龙无首无所统摄,大家各自为战安营扎寨,郭子仪心中暗喜。此时回纥人也被说服了,心动了的他们于是答应和唐朝和好。“遂许诺,乃遣首领石野那等入朝。”(《旧唐书·郭子仪传》)

  高,实在是高,只有郭子仪这样的高人才能把打仗玩得如此出神入化富于想像力。

  于是,唐军和回纥军又握手言和,誓师讨贼。郭子仪派遣朔方兵马使白元光与回纥会师,吐蕃人知道回纥人倒戈相向后,非常害怕,立马于当天夜里逃之夭夭,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听到吐蕃人跑了,回纥与白元光也紧跟其后穷追不舍,郭子仪又亲率大军继其后,大破吐蕃十余万于灵武台西原,斩首五万,生擒万人,收其所掠士女四千人,据说缴获的牛羊驼马三百里内源源不断,多得不可胜数,简直就是大发了一笔。

  郭子仪出神入化的军事指挥艺术,由此可见一斑。

  此后郭子仪又多次击败戎兵的侵扰。大历元年(公元766年)十二月,华州节度使周智光杀监军张志斌发动叛乱,帝令子仪起军讨之。不久同华将吏闻军起,于是斩智光父子传首京师,叛乱立平。大历二年二月,郭子仪得胜入朝,宰相元载、王缙、仆射裴冕、京兆尹黎干、内侍鱼朝恩共出钱三十万,恩出罗锦二百匹,为子仪缠头之费,还为老郭大摆宴席狂欢派对一番,待遇殊高。

  这年九月,吐蕃入侵泾州,郭子仪又在灵州击败吐蕃军队,斩首二万级。大历三年八月,贼心不死的吐蕃又攻打灵武。九月,郭子仪率领五万军队自河中移镇奉天。白元光大破吐蕃于灵武。当时朝臣认为吐蕃经常入侵,京师不安,马璘虽在邠州,却力不能拒,于是让郭子仪兼任邠宁庆节度使,自河中移镇邠州,改派马璘为泾原节度使。八年十月,吐蕃入寇泾州,郭子仪派遣先锋兵马使浑瑊逆战于宜禄,初战不利,刚好马璘设伏于潘源,与浑瑊合击,大破蕃军,俘斩数万人。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