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是如何发迹的
  • 鼎湖听泉
  • |
  • 新浪博客

  据史载,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30年),御史中丞张利贞为河北采访使,安禄山“百计谀媚”,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是为了攀龙附凤“大树底下好乘凉”,此外他还拿出大量金钱贿赂张的手下,结成利益联盟,让人在长官面前为他推荐美言,大家皆大欢喜的样子。果然,得到好处的张利贞入朝后极力为他张罗升官事宜,最后老安也有了飞黄腾达的迹象,连升三级,先后任营州都督、平卢军使、顺化州刺史。

  此外他还把“魔手”伸向中央大员,对过往的使者,安禄山暗中都加以大肆贿赂,吃了人家的嘴软,使者回朝后一再为其美言,把他赞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牛B样,于是三人成虎,也逐渐受到了李隆基的青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平卢升格为节度,于是老安被任命为平卢节度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大唐顶级高官,大军区司令,和他的干爹张守珪平起平坐,倍儿爽也。

  安禄山的装神弄鬼,还表现在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刁钻古怪创意上,堪称是大唐政坛顶尖“厚黑高手”。

  史载,天宝二载(公元743年)正月,安禄山入朝见中央领导,收老安进贡收到手软的李隆基当然是对老安另眼相看,特别青睐,“谒见无时”,恨不得大家同床共枕通宵达旦叙旧的样子,蜜也似的惺惺相惜就是如此这般了。

  当然,皇帝如此宝贝自己,老安也知道意味着什么,总之是哄骗得了人主那肯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于是老安也不闲着。

  特别会来事的老安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能编故事的说书人,为了讨得昏君的欢心,老安大致讲了如下一个十分荒诞的故事,他说大概是去年七月,营州境内出现了蝗虫为害庄稼的恶况,蝗虫们黑压压的一大片像乌云般飞过来,霎时就吃光了一大片庄稼,一贯忠君爱民的老安非常着急,立马像英明天子李世民一样对蝗虫念念有词,抄着李世民一样的驱虫台词焚香祈祷道:“臣若操心不正,事君不忠,愿使虫食臣心;若不负神祇,愿使虫散。”反正就是学李世民说蝗虫们你们有本事来吃我的身体,不要为害百姓的庄稼(也令人想起了前文曾提过的那位假哭引鸟啄食的假孝子),云云……

  当然蹩脚讲书人安禄山故事的结尾大家也一定能猜得出了,绝对是出现意想不到的神迹,不然的话如何感动取悦皇帝领取奖赏?老安后来果然说,因为被他的忠君爱民的可鉴日月的高尚情操所感动,天神立马派来了一大群红头黑神鸟,闪电般就把蝗虫吃个精光,一个不剩,老百姓的庄稼终于得救了。

  呀,这是一个多么老套的神迹故事,估计做过小孩子的人都听上了几百遍了,不过由于老安讲得绘声绘色又特别煽情,李隆基又中了“恋爱式”的晕轮效应,假作真时真亦假,不仅不怀疑故事的真实性,还认为老安太他妈忠君爱民了,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保百姓和国家平安,这是何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得分啊,应该立为榜样全国推广学习也。

  不知道后来昏君李隆基是否全国题词号召学习老安的忠君爱国思想,倒是老安从此以后更加发达得稀里糊涂,被老安“挠痒痒”得十分舒服的李隆基不久以后就让安禄山代替裴宽兼任范阳节度使。“由是禄山之宠益固不摇矣”。据说在安禄山离京还范阳时,李隆基还特地命令中书门下三品以下正员外郎长官、诸司侍郎、御史中丞等一大批重要官员在鸿胪寺亭子为他隆重饯行,党国要人啊,这种隆恩估计在唐朝也没有多少人能比美。

  更有甚者,天宝十载(公元751年),李隆基在长安亲仁坊倾尽资财为老安建造豪华别墅,敕令“但穷壮丽,不限财力”,据说奢侈浪费到连厨房卫生间的设备都是用金饰的,“虽宫中服御之物殆不及也”。老安乔迁之喜“入伙”新宅时,李隆基还特意停止了击毬游乐活动亲自到场祝贺(果然是娱乐老大的好把式),同时让各位宰相也前来祝贺,估计太子也不能享受此种规格也。

  而且不仅如此,李隆基除了给安禄山优厚的生活条件,还创纪录地把十数要职全揽到老安身上(好像大唐没有如此栋梁之材能担当此等重任一样,就老安一个大能人),当时他既是平卢、范阳两镇节度使,又兼任河北采访使、御史大夫、左羽林大将军,封东平郡王,这么多重要职务他还嫌不够威风(也是呀,至少王忠嗣曾是四镇节度使,老安没法比),还请求把河东节度使之职也收归自己的囊中,居然“政变老手”政治敏感性特强的李隆基当时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总之老安要什么给什么,来者不拒的样子,绝对不会说不,左脑是水右脑是面粉式的“脑进水”浆糊人都不会这么糊涂,反正为了把河东节度使一职腾出来给老安,立马把当时在河东节度使任上的韩休珉调任左羽林大将军,老安终于如愿以偿,虽然比皇帝养子王忠嗣差了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简直就是皇帝也看他脸色的样子。

  此外,李隆基生怕还不够厚待老安,还把安禄山母亲以及祖母皆赐封为国夫人,他的十一个儿子都由皇帝亲自赐名,长子安庆宗为卫尉少卿,加授秘书监,尚荣义郡主;次子安庆绪(就是做掉了安禄山自封皇帝的老安逆子)为鸿胪少卿兼广阳郡太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都没这么神。

  当然老安在哄骗昏君方面是有一手,不过也有看清他的本来面目后不鸟他的,往往那个时候就是他最失败最不威风的时候,比如经常被他用诈计取胜的奚和契丹人幡然醒悟打真家伙时,老安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灭,差点被取了狗头。

  大家可能还记得,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靠溜须拍马没什么真本事的安禄山任平卢将军,平时用诈计诓骗人就在行,当真的和契丹动真格作战时居然被打得屁滚尿流,输得很难看,难以向上头交待的老安干爹张守珪这次也罩不住他,干脆就奏请朝廷把宝贝干儿子斩首,出大事啦,春风得意的老安也有倒霉透顶的时候,简直是遭受最严峻的人生考验也。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的突发事件居然还引起了嗣后的开元贤相张九龄的倒台,老安还真妈“狗屎运”连连,上帝有时候也偏袒坏人也,要多险恶有多险恶。当时的张九龄就曾洞察老安的反心,趁着老安的这次战败也极力主张把老安给办了,以斩断乱源,可惜糊涂一时的李隆基居然被假痴不癫“扮猪吃老虎”的安禄山蒙蔽,不仅亲自出马当老安的“保护伞”,最后还在族叔李林甫的撺掇下以“朋党”之罪罢免了张九龄的相位。

  老安简直就是因祸得福,从此更加恃宠而骄,屡次用兵攻打北方少数族的奚与契丹,以邀边功取悦好战分子李隆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天宝四载(公元745年),不堪受辱的奚与契丹人,宣布和唐朝交恶,不再是友好睦邻关系,而且激进报仇式地各杀“和亲”的大唐公主泄愤,公开叛唐。

  史载,天宝十载(公元751年)秋,安禄山雄纠纠气昂昂地率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兵数万进击契丹,以一雪前耻,想打一场漂亮翻身仗给李隆基乐乐,牛B哄哄啊。

  当军至土护真河(在今内蒙古赤峰东),骄傲无比的老安对部下说:“道虽远,我疾趋贼,乘其不备,破之固矣。”大概当时老安因为自己权势滔天早就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了,根本没有什么清晰的作战计划,或者干脆把自己当成兵贵神速的古代战神孙子、韩信之类人了,他一出兵立马就能破了小契丹的口气。

  于是骄傲自大的老安居然仗没打就命令兵士每人手拿一条牛绳用以捆绑契丹降兵人,好像未卜先知了上帝恩准老安实赢一样,可笑得麻痹,典型的屁股指挥脑袋也。

  总之,未赢先骄的老安不分昼夜急行军三百里(好像还蛮敬业的样子),估计也是想学学老狐狸李靖长途奔袭攻打突厥的兵贵神速吧,一下子也杀到了契丹牙帐,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然而,并不善于打仗只会装神弄鬼的天才喜剧大师(不用培训的那种)老安最终也没有创造奇迹,基本上也是克隆了以前的惨败,不可能有其他的内容,他自己还因为轻进而差点丢了小命,瞎指挥害死人也。

  当时适遇大雨,不仅唐军长途跋涉疲于奔命,最重要的是在雨水的浸淫下弓弛矢湿,几乎拉不开弓,等于是废了武功,最要命的是求胜心切的安禄山居然拒绝了大将何思德让兵士略为休息补充体力的建议,好象是急着去送死的款式,没有一点回旋余地地下令攻击契丹军队(真有点怀疑老安是胡人的“超级卧底”),结果被养精蓄锐又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契丹军队杀得落花流水,作为向导的二千奚族士兵也学高仙芝怛罗斯之战中葛逻禄部临阵反水叛唐,与契丹军队前后夹击唐军,这样的阵势唐军再强悍哪能吃得消,立马溃不成军,大败而回。

  回途中,倒霉的老安还中了流矢,只有数十名亲兵护主抄小路逃命,杯具啊!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慌乱中老安还连人带马跌进深坑中,黑窟窿冬地一片漆黑,自己也被摔得眼冒金星脸肿如猪头,简直就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幸亏当时还没有反心的宝贝儿子安庆绪和部将孙孝哲使尽吃奶力气合力把他拖了上来,才能留下条小命连夜奔回自己的老巢平卢以后享受荣华富贵。

  经了此次惨败,老安居然还没有学乖,整天念叨着要报仇什么的,大唐名将居然输给小契丹情何以堪?于是不出一年,也就是天宝十一载(公元752年)三月,安禄山又调动蕃、汉步骑兵二十万声势浩大地攻打契丹,务必要拿下的狠劲,简直就是“第四次革命性围剿”。

  这次,为壮声威他还奏请朝廷命朔方节度副使阿布思助战。因为阿布思部下有同罗精兵数万,个个骁勇善战,最重要的是阿布思不鸟安禄山,老安也早有了兼并合资的意思,正好借助战吞了他,一举两得。当然阿布思也不是傻瓜,他早就看穿了老安的险恶用心,不仅不听老安调度,最后还玩出走叛逃漠北。安禄山最终也放弃了作战计划,按兵不动。

  最倒霉的是,被迫叛逃大漠的阿布思部翌年被强悍的回纥兵击溃,野心勃勃的安禄山又用重金诱降了阿布思精锐骑兵,“由是禄山精兵,天下莫及。”老安也成为了盛唐天字第一号边帅,这也大大地雄起了老安那种做天下人主的心。

  反正,要钱有钱、要兵有兵踌躇满志的老安早已有了反叛之心,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的那些招兵买马扩军备战的不臣之迹当然难以掩饰,当时玄宗昏庸,李林甫为了一己之私利大乱朝纲,很有心计的安禄山以为有机可乘,总之是蠢蠢欲动,史曰“计天下可取,逆谋日炽”。

  据说老安为了这场大叛乱准备了不下十年,可谓是“世纪工程”,要不是老安认为李隆基对他不薄谢主隆恩的样子,还算是有点良心发现的老安想等到隆基同学鞠躬尽瘁之后才夺天下的话,这场轰轰烈烈的“起义”早已提前,后来众口一词认为如果不是既无德又无才只会瞎混混,从头烂到脚的脓包式皇亲国戚杨国忠的苦苦相逼,老安也不会那么快就起事,因为他正差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杨国忠不知天高地厚的上窜下跳正好给了老安一个“清君侧”的反叛重磅理由。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