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琼卖马”是怎样的一种历史存在
  • 鼎湖听泉
  • |
  • 新浪博客

  秦琼作为一个勇将,最善于打的就是以一当百的硬仗。当年他在隋朝猛将张须陀手下讨生活,曾经以一万人对义军的10多万人,相持十多天后,张须陀已是弹尽粮绝,眼看成了瓮中之鳖,锅上蚂蚁。就在这紧要关头,秦琼与罗士信面无惧色地挺身而出,艺高人胆大的他们只带领一千人马偷袭对方军营,以掩护大队人马安全后撤。他们凭借自己的过人智勇,如天兵天将一样出现在敌人面前,突袭大获成功。张须陀还乘机杀了个回马枪加以夹击,居然还取得了一个大胜仗,本来是输得一塌糊涂的居然能翻本,这当然拜秦琼兄弟的英雄救主了。秦琼的智勇双全的光辉形像,也很快像风吹柳絮一样纷纷扬名于军中,最后成了李世民最著名的金牌打手之一。

  后来张须陀阵亡,他又跟了瓦岗寨主李密讨生活。有一次李密被流箭射中,坠于马下,不省人事,此时左右随从作鸟兽散,逃命要紧啊。眼看追兵就要赶到,十万火急之际,秦琼临危不惧,重整旗鼓拼死护卫才击退了追兵,从而使李密大难不死,果然和尉迟门神一样是主将的保护神。可惜他历经战阵又流血受伤过多,还没有享尽荣华富贵就壮烈牺牲了,天妒英才啊。

  反正,正史里的秦琼,这位“山东好汉”原装正版型代表人物,除了冲锋陷阵和多次英勇无比地单骑救主,比如救来护儿、张须陀、王世充甚至于政治酷哥李密及最后的领导李世民,并在玄武门之变中以无比坚定的意志坚决站在以李世民为首的新中央周围,有力抵制和粉碎了政敌的疯狂进攻,其他的就乏善可陈,没有多少可写(且正史对他的记载不多,总共不超过一千字)。倒是他的野史和神话传说,却和他的难兄难弟程咬金一样异彩纷呈,在此也可以大写特写,甚至比正史精彩十倍,比如他的门神称号,又比如他为什么穷途末路到要卖自己的宝马,等等。

  开头当然都会有点俗套,因为介绍有时候也能格式化。

  我们知道秦琼是左门神,这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注意到他,这个就不用多费口舌介绍了。

  于是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只有秦琼和尉迟恭成为门神呢?会守门的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比他们武功高、也比他们忠诚的人多的是,如“托塔李天王”李靖、以李密部下身份降唐的“纯臣”李勣(李渊表扬他的原汁原味的话)等。

  这个就牵涉到了一个典故,还是和伟大小说《西游记》“沾亲带故”的,本人正好偷懒一下,引用上了。

  据传,唐朝开国年间,泾河龙王为了和一个算命先生打赌,结果犯了天条,罪应问斩。玉皇大帝任命天朝大法官魏征为监斩官(这正是专业对口)。泾河龙王为求活命,向唐太宗求情。太宗答应了,第二天,唐太宗宣魏征入朝,并把魏征留下来,与他兴致勃勃地下起了围棋,却不知如何开口提给龙王私了网开一面的事,因为谁都知魏同学是铁面无私的黑老包,就这干下着。到了干掉泾河龙王的那个时辰(午时三刻),没想到魏征下着下着,打了一个盹儿,就魂灵升天,将龙王斩了。老龙王十分怨恨唐太宗言而无信使自己白白送死,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他,天天到皇宫里来闹,骂骂咧咧说要索回自己的命,闹得唐太宗六神无主七窍生烟。魏征知道皇上受惊,就派了秦琼、尉迟恭这两员大将,守在宫门保驾,两大将也正有此意,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这一下,老龙就不敢再来闹了。唐太宗念他们夜晚守门辛苦,就叫御用画家画了两人之像贴在宫门上,结果照样管用(神就是不同)。于是,此举也开始在民间流传,秦琼与尉迟恭便成了门神。后世历代人相沿下来,这两员大将便成为千家万户的守门神了。其中执锏者即是秦琼,执鞭者是尉迟敬德(一说是李世民玄武门之变杀了兄弟之后,梦中总是被兄弟的鬼魅追杀,只好让“杀人天王”秦琼与尉迟恭天天在门外站岗,才有觉好睡,后来怕累坏了这两个猛将,只好把他们画在门上当门神,效果也一样)。

  当然,以上故事只是存在在神话故事里的神人,不过真实的传播世界里的秦琼和尉迟恭,也绝对是英雄本色,堪当门面式的英雄人物,因为他们都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以其盖世武功被传颂至今。

  我们还是习惯先用小故事来表现这些历史牛人的“真实面目”,以其还原他们的传奇人生,变得更加有血有肉。

  秦琼原本也就是一破落户,出身十分贫寒,尽管传说中他家以前和阿Q一样十分阔,什么将门虎子军机大臣的不在话下(正史没有记载)。不过到他这一代是彻底地破落了,这也好呀,至少养成了他打起仗来英勇无比不要命的战斗精神,而不是纨绔子弟的不堪造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失必有得也。

  世事有时就是怪,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偏偏秦琼最让人记得的就是他落魄时卖马的那些事儿,所以在这里有必要再另类煮别人的口水交一下底,相信你也是百听不厌的吧。

  有道是:时去金似铁,时来铁似金。人有三衰六旺,我相信在长长的一生中你也曾不止一次地概叹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呀,头头碰到黑的款式。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分钱难倒英雄汉呀,我们英勇的秦琼就曾碰到这样的难题,也是我们经常会碰到的人生尴尬事之一,这当然会引起大家的共鸣,说他不就是说我们吗?难道这不是“say you say me”正版历史版本?于是大家将心比心,于是就记住了秦琼没钱时卖不掉黄骠马的倒霉事,这当然是人之常情,大概不属于幸灾乐祸的范畴。

  好,废话少说,我们言归正传。

  我们先来新闻的“五W”也就是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为何来提纲挈领表述一下这个千古绝唱,因为关于秦琼卖马的版本太多了,凡评书、小说、故事、戏剧、电影、电视、动漫等,不一而足。这故事发生在隋朝末年山西潞州的一座县城里,公务员秦琼出差在外,因为没钱交房租于是被迫卖自己心爱的马还债。活脱脱一个赵本山小品的版式,点什么菜没什么菜,点一个要送两个,绝了。

  前四个W都有了,最后就是第五个W(WHY)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幸的故事让英雄落难呢?于是就有了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于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让小人物有了灵动起来的理由,这个“为什么”也是电台“讲古”节目长盛不衰的重要动力,回回都听到男主播用沙哑的声音说秦琼卖马什么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怀着感恩的心呀,感谢落难有了故事,感谢落难使人坚强,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儿八经的感恩节。

  话说当时秦琼同志供职于历城(也就是济南)的一家政府部门,说起来秦琼当时也是人见人羡的公务员呀(这年头公务员也是比较吃香,一有公务员考试就争爆头的样子,在此先怀着景仰的心情羡慕一下“跳槽天王”秦叔宝同志一下),那时候他整天无所事事,他最擅长的打仗活没他的份,读报读书又不合他的口味,整天一杯清茶过日子,闷死了,好不容易磨领导领到了一份到山西潞州的公差,高兴得他差点拥抱领导山呼万岁,我秦琼祖上积德,也能病猫碰到死老鼠了,一生能得碰上美差多少回?这可是公费旅游的差事,不去白不去,哈哈。

  于是,爽快的秦大哥在领导那里美美地领了出差费,风风火火就往山西赶,一路兴致勃勃游山玩水到了出差的天堂县城(倒是一个很好的人间名字,却成了秦琼英雄末路的人间地狱),又兴致勃勃地吃遍了天堂所有美食,然后选了天堂一间口碑不错的店铺住下。

  经营此店的是一个厚道人,脾气特好,所以回头率很高,生意十分红火。有时候客人不遵守秩序不排队喝酒吃饭甚至离店时假装选择性失忆忘记了结帐,拍拍屁股走人,他也没有呼天抢地咒别人不得好死,无所谓的样子,好像那不是他的钱一样,老好人一个,于是很多客人都叫他做王老好(通称绰号),久而久之连他本人的大号别人也不知道了。

  秦公务员当然是踌躇满志地在王老好的店里好吃好喝,原以为这边的政府办事效率也会特高,过几天就可以办完事回家了。却万万想不到的是,这边的政府居然一个多月没有回音,看来也是太极高手,能推会托呀,这可急坏了耿直的秦公务员,因为他出了一趟差不容易一高兴三姑七姨地帮买纪念品把盘缠很快全花光了,现在是囊空如洗(估计他也是一个“月光族”,甚至是现在月光族即“月底花光钱家族”的祖师爷呢)。

  因为那时的出差领公差费和现在略有不同。也就是说,来的时候由原单位支付,等办完事由对方单位支付当地食宿招待费用和回程路费(颇有当下话费对方付费的味道,就是人性化呵),由于潞州行署蔡专员迟迟不给批文,也就等于秦公务员不能及时领到差旅费,所以住的店钱和招待费也只能打白条(白条,农民伯伯最怕了)了。

  老实说,我们的秦公务员是何等的英雄好汉,堂堂山东八尺大汉,决不会猥琐到要赖王老好店钱那么下作,关键是你在人家这里人吃马喂的一个多月没给一个钢蹦儿,这不是要人家坐吃山崩吗?再好脾气的人都会跟你急了。

  这一急,居然也急坏了英明一世的秦大汉。

  “唉,这可怎么办?分钱难倒英雄汉呀!”秦公务员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居然还急出了病来(这回人生两大怕有病没钱全给他碰上了,那个惨呀),从小到大他没赖过别人一分钱,个人信用操行口碑也好得不得了,全是A,这次居然成了白吃白喝的小无赖了,信用评级立马降到C,你说他能不急吗?

  要是当时有了手提大哥大,他早就打个IP电话回山东让人汇款或微信支付了。

  你可以想像秦琼同志那时是如何的窘迫的了。连吃饭都成问题,更不用说买药治病了,这不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吗?其实背时的时候谁不是这样呢?想什么没什么,而你自己最不想发生的事情它偏偏就发生了,你甚至不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反正就是黑呀,黑过墨斗,于是算命先生就能借题发挥了,说你命不好犯太岁什么的,反正你也不能用证据来反驳他是错的,因为那是死无对证的事,脆弱的你又很需要安慰,于是也只能偏听偏信将信将疑了。

  秦官人正病得五颜六色连饭都不想吃的时候,好脾气的王老好居然来收数了,你不信人发鸡瘟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这一套迷信说法都不行了,老实说王老好也很少用逼债这一招,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一来大家撕破脸场面上不好看,传出去对王老好树立的光辉形像也有损伤,他可是优秀企业家啊,不是势利小人也,落井下石的事基本没有玩过。

  “秦大官人,按说你是公务员,我们小老百姓也不会和你计较,你去打听打听我王老好的绰号是如何来的,不瞒你说,我还真是给人占过不少便宜,不过我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如果不是数目大的话,我也不在这个时候来找你,十日半月的还好说,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开门做生意的,只能坐吃山空了。要是别人早就下逐客令了,你说你那帐几时结呢?”王老好有点低声下气幽幽地说,好像是他做错事似的,所以说有时欠债的比债主还牛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英雄气短的秦公务员也恨不得往一个小洞钻下去了,他只好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难处全给说了出来,好像向自己的领导汇报一样认真。

  什么叫做虎落平川,看现在秦公务员的表情你就知道,不用再特别解释。

  “我知道你的难处,不然以你这样的人才也不会为这样的小钱而犯难了,只是我也有我的难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咱们将心比心,你想想办法好吧?不然的话,如果你一年办不成事,那我要等上一年不成?”王老好也开始用哭腔说了。

  “那你只好等一年了,到时连本带利还给你,我牙齿当金使,你怕官府还赖你这点小钱吗?”病得有点犯迷糊的秦公务员索性来个破罐破摔。

  “那如果一辈子也办不成呢?”王老好这回脾气也不大好了,玩起了针锋相对的把戏来。

  “那就等一辈子了,你那时就赚恨了。”话说到这份上,秦爷也只能傻呼呼地答道,脑子早已一片空白。

  “那如果你死在我这里呢?我不是白搭上棺材钱了?”王老好此时已经有点发飙,说话也没有了个谱,慌不择言一味抬杠的样子。

  “如果我死在你的店里……”秦琼这回居然还能笑出声来,神秘兮兮地对王老好说,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

  人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反而不急了,因为一切已经置之度外。

  “怎么样?难道你身上带有金条给我不成?”王老好居然还存有一点幻想,果然是出色商人耶,死人也可以榨出汁的那种,谁能担保秦同志不是一个小贪官呢?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NO,你会错意了,如果有金条我还带病和你磨牙这么笨吗?早就用钱砸死你了。我的意思是说,我死后,你当我是你的亲戚,然后叫你的亲戚朋友给你凑帛金份儿,这不就发了?”秦琼居然也会说起了笑话,这个说一不二打架斗殴非常狠的人,是很少有这种闲心讲这种黑色幽默的,死的幻想居然使他有了灵魂的一闪念,说了一生中和武将身份很不对称的出色笑话。

  “我呸呸呸,大吉大利,阿弥陀佛,来人呀,街坊邻居们,瞧一瞧看一看,我王老好不知今年犯了哪个小人,居然碰到一个叫秦琼的山东大官人住店不给钱……”精明的王老好立马就意识到秦爷在玩耍戏弄他,顿时有一种受辱的感觉,这真是做好人遭雷劈,于是脾气更燥了。王老好知道山东好汉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于是推开店门往外面大声嚷嚷,让秦大官人出糗。

  基本上,美女在受辱时也玩王老好这么一招:“臭流氓,你滚开,死不要脸,再不老实我就喊了。来人呀,非礼了,有色魔啊!”呵呵,精明人果然心有灵犀一点通,英雄所见略同。

  这一招果然凑效,秦琼不敢嘻皮笑脸了,连忙用能打死老虎的大手捂住了王老好的嘴巴(类似于煤窑矿难时死死捂盖子的那种),不让他出声。

  因为给人知道秦琼是一个小无赖的话,不如杀了他,这可让他以后怎跟盖世英雄李世民混呀,羞死人了,丢命事小失贞事大呀,王老好还真会找人软肋的,生意估计也做得差不到哪里去,会“宰人”啊!

  “你轻点呀,透不了气了,想谋杀咩!”王老好差点被捂死。

  最终秦琼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糗事张扬出去把脸丢大了,才含泪同意让王老好卖掉跟了自己多年同甘共苦很对脾气感情深厚的黄骠马顶债,老实说如果有可能他更愿意卖了自己,因为卖黄骠马就相当于卖了自己的老婆。

  “切,看你的马也不是什么宝贝,四脚瘦如冰棍,在头上点蜡就成标准马灯了,也不知能否找到买家,你居然还像个娘儿们一样哭鼻子了,哪像个山东好汉呀?看你这孬样,还真是倒霉透了。”王老好又骂开了。

  他哪知秦琼和马的感情呢!饿了一个多月黄骠马果然是瘦得不成样子了,连冰棒都差点比它的美腿粗壮(如果好细腰的楚王见了一定喜欢死了)以前它是那么勇猛,现在跟我受苦呀,我不是好人啊。

  原来,秦琼在历城那边当警察,大致就是刑警支队的一个小科长吧,根据上级命令押解18名人犯到潞州充军,不料途中1名人犯病死了,尽管有人犯作证,他也口水四溅地解释了半天,潞州的蔡专员就是不信,要他交18名人犯才给交割凭证,不然大家就公事公办。言下之意就是说秦琼私放了犯人,一定是收了别人的好处,所以拖了一个多月也没给他办事,让他在王老好的店中坐佛参禅,他的饭量又大得惊人,差点吃光了王老好的家底,这才使英雄落难,分钱难倒英雄汉呀,最终在瓦岗好汉王伯当等人,通过用非常手段(至于什么样的非常手段大家可以自由联想)斡旋和帮助下,才侥幸摆脱了困境(所以有时候有理也是不能走天下的),踏上归途。

  这就是秦琼卖马的一个大致故事概述,古今中外多少评书讲过,有兴趣你也可以抱一本《隋唐演义》或《说唐》回来看个够。其实后来他的马没卖掉,被单雄信骑走了,这些正史当然没有描写(不过英雄初出道时大都有点处境窘迫,卖个把马也不是不可能,估计正史也没什么兴趣把它记上),当野史故事来定位勉强也能说得过去,至少有点类似的程咬金三板斧故事你也非常喜欢吧,大家寻个乐子也不错。不过,在这里我却不想再展开来写了,不然就腻味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