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力士为何要害死李隆基宠臣
  • 鼎湖听泉
  • |
  • 新浪博客

  王毛仲就是参加了李隆基夺取李唐政府控股权,除掉强悍的太平公主而扶摇直上的立功将军,这个和高仙芝有相似身世的高丽人,这个能和皇帝称兄道弟令皇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猛人,最后还是摆脱不了高仙芝式的死于非命,果然是高处不胜寒也。

  那么,曾经权势滔天的王毛仲又是如何被皇帝下了毒手呢?当然是因为私欲膨胀、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报应。所以说人有时候还是要“狠斗私字一闪念”的,不然的话就会容易变质变色。

  话说老王获得了开府仪同三司的高职位之后,此时的他可谓是志得意满,眼睛生在额头上的骄傲样,谁也不放在眼里,包括“二皇帝”高力士,这个理所当然遭受别人忌妒甚至于群起而攻之。

  原本他已是官秩层累升官比火箭还快,据说开府仪同三司之职,李隆基即位十五年来仅授四个人,包括姚崇、宋璟在内,既是最高虚职也有一定的实权,可以拟同太尉宰相开府授官,官当然是不能再大了,再大就骑到皇帝头上撒尿了。

  反正老王不知是哪条神经充血太多短路了,有了那种位极人臣的官,却还缠着李隆基伸手要官,那时有点得意忘形找不着北的老王,居然硬要皇帝给个国防部长玩玩,可能从兵变起家的老王,也认为国防部长比什么开府仪同三司之职来得威风来得实惠吧,有兵抓在手,心里不慌张,总之就是要这个,让皇帝别无选择的样子。

  呀,我说老王,你也太有性格了吧?指挥领导做事?你当李隆基是你亲爹啊,充其量你就是一个尽职的家奴而已,而且给你恩惠也大过天了,你还想把整个天给独占了?没事你玩什么兵权,是不是想变天啊?精明强干的李隆基越想越气,由此打上心结,以前的千宠万爱也到了要一笔勾销的临界点,两人的矛盾越来越表面化。

  当然两个生死与共的好朋友闹成这样,也非一日之寒。

  据说公元729年以前,福将王毛仲一直享受加官进爵的优厚待遇,因为他在李隆基前期的两次最重要的政治斗争当中(也就是与韦氏集团和太平公主团队的政治角力和较量),都担当了重要角色,并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李隆基顺利坐上龙椅确实是效了犬马之劳,这个也可以把他类比为李世民时代玄武门之变的尉迟敬德那样的角色,也难怪李隆基那时须臾也离不开十分机灵的他,想喝酒第一个要请他,一请就要通宵达旦,不见他就怅然若失,有如失恋的感觉。

  可惜后来老王恃宠而骄,皇帝大红人嘛,当然谁也不放在眼里,尤其是他与典掌万骑的葛福顺(也是“713政变”的主将之一)结为儿女亲家后,两个超级军棍联姻更是如虎添翼,权倾天下,时不时还依仗自己的势力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权力确实是一味最猛的春药也。

  比如说,曾有“马骑将军马崇正昼杀人”之事,对于这种疯狂行为,王毛仲不仅不办了他还意图包庇,引起一些正义之士的不满,李隆基估计也从大唐内参里读到了。不过当时还宠信老王的李隆基并不以为然。

  后来又有一位叫齐澣的吏部侍郎向李隆基上奏说:“福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生奸,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这当然是最严厉的人品鉴定甚至于是犯罪指控了,居然也有如此明事理的硬骨头高官,盛世唐朝前期政治环境相当不错也。

  听了关于老王的严厉投诉后,李隆基还坚定地表态说,“朕徐思其宜”。反正就是不想立即办了老王,慢慢来吧,后来进谏的齐澣副部长居然把禁中谏语泄漏给了大理丞麻察,以发泄不满,立马给自己招来了大麻烦。李隆基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为了维护老王,立马下制道:“澣、察交构将相,离间君臣。”唉,为国家社稷操心,而被皇帝亲自下诏诬为“离间君臣”,黑白颠倒也就是如此离奇了,可见李隆基对老王是如何的偏袒和信任了,几乎到了自污的程度,老王面子大过天也。

  反正说了真话的齐澣被贬为高州良德丞,简直是无妄之灾,好心遭雷劈的那种,冤死了,所以说做好事也需要勇气啊,李林甫当权时就不会有这种敢干直言的好干部,这个以后再说。

  当然,人不可能一生都走红运,倒霉时还会喝凉水也塞牙,王毛仲也不例外,他也会有透支好运气的时候,何况他又是一个劲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样子。

  公元730年(开元十八年),野心膨胀的王毛仲向李隆基索要兵部尚书一职未果时“怏怏形于辞色”,反正就是对皇帝的不爽手,当面也敢于表露出自己的不高兴,非常恼怒的样子,连李隆基也感觉到了他的愤愤不平,如果是后期的李隆基,老王早已身首异处,也说明了当时李隆基还是一个开明皇帝。

  反正,还是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做了很多不法之事,还对当时也开始抖起来的宦官多有轻视的王毛仲,就是死在二皇帝高力士的口中的。也只有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大宦官高力士,巧妙地参了不可一世的王毛仲一本之后,才使李隆基汗毛倒竖惊恐起来,并开始失去了对老王的绝对信任,多少也动摇了老王的“专宠”地位,不久之后还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据史载,开元十八年年底(张说死的那一年),王毛仲之子过“三日”(旧时风俗,现在的农村好像还流行,就是生儿子的第三天举行的一次小型的庆祝宴会),非常器重老王的唐玄宗当然少不了要给礼物给自己的功臣,于是让高力士送去金帛(金银丝绸)、酒馔(好酒美食)等丰厚赐物给王毛仲,并授与他刚出生的儿子五品官(相当于地厅局级啊,有点荒唐也示信任),可惜很多人早就想其倒台的王毛仲飞扬跋扈惯了,他尤其看不起的就是宦官(尤其是那些低品位的宦官稍有违背他的心意,立马被他像骂仆人一样破口大骂一番,连二皇帝高力士也怕他三分),所以多嘴地讲了一句对宦官不敬的话,居然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被侮辱的高力士回宫后,李隆基问他老王对皇帝赏赐可否满意,高力士早就想老王死,于是立马借题发挥对李隆基说:“毛仲抱其襁中儿示臣曰:‘此儿岂不堪作三品耶?’”就是这句看似开玩笑的话(玩笑开不得),让老王付出了生命代价,宦官们早就等这一天的到来了,望眼欲穿啊。

  因为据说当时皇帝宠信的宦官,往往为三品将军,比如杨思勖(据说是史上最能打仗的太监),又比如高力士。老王原本很瞧不起宦官,此话无非也就是自嘲老王的健全小儿,甚至比不上一个宦官的官阶大,也不见得就是拿小孩向李隆基抱屈的意思。但经过高力士添油加醋的特殊处理后,李隆基果然勃然大怒道,“昔诛韦氏,此贼心持两端,朕不欲言之;今日乃敢以赤子怨我!”怨恨之心溢于言表。

  高力士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于是打狗随棍上进言道:“北门奴(驻守北门的万骑将士,禁卫军也)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

  呀,这话太具爆炸性和煽动性了,意思就是说,老王军权在握,随时随地可以夺你的李唐江山,不然的话为什么他那么急着要当国防部长呢?幸亏你没给他,皇上英明。这样既拍了皇帝马屁,还趁机把老王置于死地。得罪一个小人,比得罪十个君子还可怕啊,这正说到了皇帝的痛处,李隆基立马怒不可遏,皇帝最怕的也就是江山易手,于是先把王毛仲贬至外地,公元730年又派人至永州将其缢死。

  关于王毛仲有人认为他罪不该死,王毛仲毕竟在维护李唐王朝方面立下了赫赫战功,虽说后来有些跋扈,但“此儿岂不堪作三品耶?”这句话,只是对宦官的抨击而已,甚至不是向李隆基叫板,只不过被那时有坐大迹象的宦官故意歪曲,趁机铲除异己罢了,虽说功高震主但并没有反心,不过从政治角度来说,李隆基的做法是对的。当然从仁义的角度上来看,他做的是不对的。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