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南风之祸
  • 平说平论
  • |
  • 新浪博客

  公元280年,西晋王朝建立。这个王朝相对于曹魏王朝来说,并没有什么新意。从某种意义上讲,也许只是换了主子,其它的一切都在延续,如九品中正制,税制、官制等。相同的还有东汉末年以来,被打破的或被证明已经失效的国家制度与观念体系。由于百年的战乱,上述体系已经荡然无存。因此,这一时期是英雄辈出的年代,也是混世魔王辈出的年代。皇帝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有枪就是草头王”、“人皆可以尧舜”、“彼将取而代之”等观念使人产生各种联想与想象。没有了皇天与王法的约束,道德体系崩溃,给社会带来很大的混乱。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个道德解放的年代。正如黄仁宇先生所讲,不受道德的约束,趋利赴势,一方面做起事来,全无腐儒之气,畅快淋漓。[1]另一方面,则倒向事物的另一端而无法无天。曹丕逼迫汉献帝退位的逻辑是有德者君临天下,历史上所谓的尧舜禹汤皆如此。“实际上,曹丕确比汉献帝强,而司马炎也更比15岁的曹奂强。可是这些篡位者没有看到的是,他们自己是世代权臣手执兵符,当然声震朝宇。可是一做了皇帝传之子孙,又变成了宫殿中的傀儡。”[2]黄仁宇的分析是深刻的。皇帝是文官系统的头儿,做得好了,不合理的事情也合理了,做得不好,则合理的事情也不合理了。掌握兵权的臣子们难免会产生尧舜禹汤的想法。因此,司马炎称帝,司马炎的儿子就被人废黜幽禁。有学者认这为是司马家族的无所作为所至。还在司马炎称帝之前,其父司马昭就大加分封亲信。司马炎称帝后,更是分封皇族27人为王,封12人为公卿、将军,其它高级士族按五等爵号也得到分封,立国多达五百以上。

  “出御府珠玉玩好之物”大加赏赐。[3]洛阳史学者苏健认为:“这个统治集团,凶残、险毒、奢侈,荒淫、吝啬、颓废等等丑恶龌龊行为,无所不有。”[4]并例举了为海选美女入宫,下诏禁止“天下嫁娶”;灭吴后,“诏选吴皓妓妾五千人入宫,”妃嫔妓妾达万余人。他遍淫群雌,眼花缭乱,海选的众多美女使他“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5]这方法挺好,坐在羊拉的车上,羊把他拉到那个妃子那儿,他就在那个地方与那个妃子饮酒作乐,寝于该妃之室,绝对公平。只是宫女们破坏了这个规矩,他们为取悦羊,用竹叶擦地,用盐汁洒地,吸引我们的羊,使游戏不公平了。

  还原到当时的时代,司马炎作为皇帝的作法很一般般了,不见得比他前朝的皇帝差到那去。那些都是皇帝的私生活。倒是一些文人找出了一些苗头,比如《晋书·刘毅传》就把他比成东汉那个卖官的桓帝,并且“桓、灵卖官,钱入官库;坒下卖官,钱入私门。”[6]作为开国之君,如此不上轨道,的确耍得有点偏大。晋朝的熊市是可以预期了。实际上,“我们翻阅《晋书》帝纪、列传、食货志、职官志,感觉到晋朝始终不是一个正规的替代,武帝和惠帝之交,方才以军政府的姿态企图创立一种民政制度,组织未遂,即变生肘腋。”[7]

  因此,司马炎统一中国十年后,就有了贾后之乱、八王之乱。这种乱法仍然不能使国家的政治突出突围,进而引起了“五胡乱华”。司马家族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何以只有十年的安稳日子,确实耐人寻味。其中原因即有深刻的社会政治体制的,也有偶然与自身的因素,而细节方面的因素也很重要。在我看来,恰恰是这自身的细节的因素,使得司马王朝更加短命。因此,细节决定成败。司马氏并没有认真总结百年战乱的历史教训,仍然采取分封同姓诸王来摒庇朝庭。但他没有想到家务事处理不好,最终葬送了西晋王朝的姓命。这主要反映在两个决策:一是帝位继承人的确定,一是儿媳、即太子妃——未来皇后的确定。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做出更好的选择,因此,西晋的祸乱从第一任皇帝就埋下了祸根,导致在第二个皇帝时,西晋的统一王朝已名存实亡了。

  司马炎发现太子司马衷的脑子有问题,不仅看着不聪明,甚至有些智障,简直就是弱智、白痴。对臣下向他报告百姓饿死而反问“何不食肉糜?”的主儿,[8]我们进行事实判断,不是一个没有心肝的超级幽默动物,就是一个白痴。不幸的是,司马衷是后者。因此,司马炎想废掉太子另立。但太子的生母皇后杨艳却坚持“立嫡以长不以贤”的古训竭力阻止,[9]并找来一些大臣帮腔。这样这个智障的太子确立了皇储的地位,西晋王朝的未来已经危机潜伏。如果此时为皇帝选一个能干而善良贤慧的太子妃,或许危机还能化解,但杨艳却为自己的儿子选择了贾南风,亲自把儿子送入虎口,尤其是把自己的家族送上了黄泉路。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弱智、智障的人做皇帝,没有那个人不会不以此做文章。即使皇后善良,大臣也会千方百计的利用这一天然的条件。谁让皇帝脑子不够用呢?因此,究其根源,还是体制的问题,还是皇帝的问题。

  贾南风是晋之开国功臣贾充的女儿。生母是贾充的后妻,性悍而妒,她有二个女儿,长女贾南风,又矮又黑,面目难看,次女贾午长相还算过得去。当智障的太子13岁时,司马炎就操心为其选妃,他看中了征东大将军卫瓘的女儿,貌美而温顺,但皇后杨艳却为太子选了贾充之女。这个短视的女人收了贾家的重礼,孰不知什么礼物能重过自己儿子的幸福命运和国家的前途,更何况最后又搭上自己叔伯一家的性命。司马炎还是有审美的,知道自家的优良品种、所谓优秀家族基因应当找一个美丽漂亮的载体传承。他说:“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10]

  续皇种是要看遗传基因和文化基因的,贤而多子,美丽、高挑、白嫩的没选上,而选择了矮而黑、悍而妒的。性悍而妒基因的结果,甚至难以挑动傻儿子的性荷尔蒙,因此,贾家女儿后来的确妒而无子。但是杨艳坚持已见,并找来大臣帮腔,最终选择了贾家的女儿。原本选的是相貌还说得过去的二女儿贾午。但是12岁的贾午,身材过于矮小,衣服撑不起来,如此,姐妹易嫁,比太子大二岁的贾南风成了太子妃。智障的太子司马衷自然不是她的对手,对她畏而惑之,只能由她摆布。她长得丑,可是她并不温柔,继承了母亲强悍和妒忌的特点,作为皇后亲手杀人见血历史上怕是不多见的,而贾南风就是一个,“尝手杀数人”。太子有一个小妾怀孕即将临产,贾南风得知这个信息后大怒,以至于将这个小妾叫面前,随手操起一支短戟向这个小妾的腹部刺去,小妾毫无准备,随着一声惨叫,血花四溅,一个正在蠕动的婴儿堕落于地,惨状令人发指。贾南风以如此没有技术含量却立竿见影极有效率的方式,亲手干掉了太子的这个后代。这自然引起在世的晋武帝的震惊,悔恨听了杨艳的话,为儿子娶了这么一个母夜叉,当时决定要废掉贾南风的太子妃称号,并将之打入冷宫。这时,选择贾南风的皇后杨艳已死,无缘看到她的杰做。她死之前,为保住杨家的地位,让司马炎娶了自己的叔伯姊妹杨芷为皇后。杨芷出于好心,尽力为贾南风求情。一些大臣也从中斡旋,居然使贾南风保住了太子妃的地位,连折衷的处理都没有。看来不是司马炎没有原则,就是贾南风或贾家的外交与人缘关系超强。这时贾的关系网应当已经织成并通过这一事件巩固与加强。[11]

  杨芷救了贾南风,但贾南风不仅不知恩图报,反而恩将仇报,翻脸不认人。司马炎死后,司马衷继位,智障的皇帝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大权落到了皇太后杨芷的父亲杨骏手中。外戚专权,自然导致有人看不惯。贾南风也非常忌恨,以谋反罪下令抓捕杨骏。杨芷为救父亲,就在一块布上写上“救太传傅者有赏”射出城外。这种没有计谋含量的行动,是很蠢的。贾南风以此诬陷杨芷父女合谋,下令杀杨骏、杨芷,并将杨芷的母亲下入大狱。但有大臣反对,贾南风则够狠,改为将杨芷的母亲处死,而将太后杨芷废为庶人。皇太后为了救母亲,不顾一切,披头散发,大喊大叫,居然上表儿媳,自称“妾”,请求这个她曾经救过的儿媳放过自己的母亲。但贾南风已经做了让步,没有人再会斡旋了。皇太后的母亲最终还是被杀了,而杨芷则被活活的饿死。然后将她的嘴里塞上谷糠,放上一些“符”和药物,以面朝地颠倒而嫔,以此使杨芷到阴间无法申冤告状。[12]

  这时,我们很容易想到那个选贾南风为太子妃的杨艳,为了让杨家永保富贵,她还让晋武帝司马炎娶了自己的从妺作皇后,然她不会想到杨家落到这个下场。演义了引狼入室的一种版本。当然,杨骏的被杀实际上是外戚与宗室矛盾演义的结果。

  贾南风除掉杨骏,开始专权,逐渐与另一个重量级人物——在除掉杨骏中立下大功的汝南王司马亮发生矛盾。灭掉杨骏,司马亮与卫瓘辅政。司马亮曾被晋武帝司马炎封为“宗师”,在皇家宗室中很有威望,因此,极易骄横与贾南风发生矛盾。他曾封1081人为侯。这种只有司马亮,而没有智障的惠帝司马衷和贾南风的情况是贾南风不能允许的,于是她联络楚王司马玮杀了司马亮。接着为平息司马亮势力的情绪,被作为工具的楚王司马玮以矫诏罪被杀。然后贾南风继续专权。这是八王之乱的上集。10年后由于她对皇子的另一起谋杀而惹众怒、而成为导火索,促成了八王之乱中集的内容。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