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 丽华心语
  • |
  • 历史春秋网

  作者:丽华心语,授权历史春秋网发布

  “求亲靠友”多用于落魄困窘之时向人借贷。《红楼梦》中的刘姥姥第二次进荣国府的时候,王夫人送了她一百两银子说道:“拿这钱回去,或者做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田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红楼梦》42回)王夫人与刘姥姥(严格来说不能算她们家的亲戚)有点绕脖子关系,虽然读红楼梦时候不大喜欢王夫人,但这几句话却说得挺实在的,内心有点刮目相看。

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这不禁让我想起尤老娘带着两个女儿也是“求亲靠友”投奔贾府尤氏来的,结果断送尤氏俩姐妹的生命。我常常想这是谁之过?如若尤氏能像王夫人一样;尤老娘能像刘姥姥一样,会是这样悲惨的结局吗?

  王夫人出生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是金尊玉贵的世家小姐出身,书中刘姥姥形容在闺中的王夫人,她“着实响快,会待人,不拿大”。可见,那时候的王夫人至少是个性情直爽的女孩儿。

  尤氏是贾珍之妻,与王夫人出身背景有很大差距与不同。二姐三姐的母亲尤老娘,是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尤二姐尤三姐是她改嫁后带来的两个女儿,和尤氏既不同父,也不同母。只因这样一层关系让尤氏姐妹与宁国府扯上了联系。

  从“求亲靠友”刘姥姥身上看,刘姥姥也是积年的寡妇,跟着女儿家里度日。就知道贫寒家庭的难处。元稹有名句“贫贱夫妻百事哀”,尤老娘曾对贾琏说过:不瞒二爷说,我们家里自从先夫去世,家计也着实艰难了,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着。

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从这“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着”上看,可怕就是这种恩惠给予的帮助,因为这恩惠帮助不是白给的。可偏偏是这姐妹两从第一次去宁府小住过几日,二尤就懂得了什么叫贫富差距,她们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般的生活。而这穿金戴银,金奴银婢的生活方式,仿佛触手可及。

  于是二姐毫不犹豫的退了张华,贾珍已让尤老娘给了指腹为婚的张华二十两银子,写了一张退婚文约,算是私了了。尤二姐就心甘情愿嫁与这个只见过两面就送了她九龙玉佩的男子——贾琏。她憧憬着自己的幸福,全然不知是在飞蛾扑火。《红楼梦》六十五回写到“当时贾琏偷娶了尤二姐,在宁荣二府后面的小花枝巷买了一所有二十多间的房子,又买了两个小丫鬟,贾珍又把鲍二夫妇拨给伺候。尤老娘和尤三姐也住在这里,总共有“十来个人”。“贾琏一月出五两银子做天天的供给”日子就过得“十分丰足”。在小花枝巷里……尤老娘和尤二姐逐渐习惯了这种靠女人的原始资本求得生存的生活方式。

  三姐终于明白她们不过是贾府爷们的风流游戏,为这游戏她们姐妹糊里糊涂便输掉了一生。她不愿意再成为被玩弄的对象。她爱上了柳湘莲,渴望通过婚姻摆脱这种耻辱的生活。她回转了身,却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她满腔愤怒,将那绫罗绸缎的衣裳撕一条,骂一句,是绝望也是不甘。

  投奔贾府尤二姐尤三姐与尤氏既不同父,也不同母,没有什么亲情,于是尤氏任由得贾珍父子乱来,并无几分回护之情。

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在《红楼梦》那个时代,当时改嫁还是不太多见的,尤老娘既然改嫁,可见她不是那么重视规矩和名节。她把两个花朵般的女儿带进宁国府,简直是送羊入虎口。她难道不知道吗?她自然是希望女儿进入豪门做妾也好,做别的也好;又或者凭女儿的姿色,牵连着贾珍们能多给些银钱照顾也好。等二尤渐长懂得了却已泥足深陷。

  尤二姐死了,可是尤二姐至死也不明白她要嫁给贾琏,已经触动了王熙凤的奶酪,也卷入贵族家族的利益之争,王熙凤岂是善干罢休之人。王熙凤找来庸医致使尤二姐已成型的男胎流产,又利用秋桐与尤二姐的矛盾,煽风点火使尤二姐万念俱灰,走上不归路……

  这样一个出身底层,她们有的只是美貌却没有头脑,在大家族利益争斗中,一开始就陷入泥潭而不能自拔。

  而长大了的尤三姐却在沉沦中觉醒。尤三姐爱上柳湘莲,本以为柳湘莲会把她的生命改写,而他怀疑钟情于自己的尤三姐与贾珍父子有染。柳湘莲的怀疑与反悔,又让尤三姐那看得比泰山还重的婚约顷刻间散成了一缕轻烟。在向尤三姐索回定礼时,刚烈的尤三姐瞬间就用那把定亲信物鸳鸯剑间拔剑自刎,一腔的热血喷洒而出,一肚子的委屈与愤恨喷涌而出。尤三姐也死了……

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是谁击碎了尤二姐尤三姐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憧憬?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生命?

  首先说,是尤老娘这个母亲断送尤氏姐妹俩生命。

  如若尤老娘能与刘姥姥一样,在贾府争取到一定的启动资金后,通过诚实劳动来创造美好的生活,那么,结果就是一番天地。

  有人曾经说过:“推动摇篮的手也是推动世界的手。”一个母亲的所作所为及三观,的的确确陶染着家庭及子女。喜欢读史的人可能会察觉,每一位成就卓越的人身后,几乎都有一位聪慧、有见地、三观正确的母亲。

  古代孟母何其重视孟子的读书教育,为了给他营造一个好的氛围曾三迁其住所。昔日孟子年少时,父亲早丧,母亲守节。居住之所近于墓地,孟子和小伙伴学着大人跪拜、哭嚎的样子,玩起办理丧事的游戏。孟母见状自言道:“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住在这里。”后来便搬到了市集旁边,孟子又学起了商人做生意的样子,玩杀鸡宰鹅讨价还价的游戏。孟母又自言道:“此地也不适合我的孩子居住。”最终搬到了学校附近。孟子开始变得守秩序、懂礼貌、爱读书。孟母欣喜的说:“这才是我儿子应该住的地方呀!”孟母所为就是为了让孟子远离那些粗鄙庸俗的环境,让他做一个爱读书的人。

  而尤老娘则是一个贪图钱财与享乐的老太太,于是她对两个女儿事,常常装聋作哑,甚至纵容放任的态度中可见一斑。是尤老娘畸形的家庭教育毁掉了两个女儿的幸福,甚至于她们生命。

是谁断送了尤氏姐妹俩的生命?

  二是自身缺乏修养,付出生命代价。

  除了母亲的影响外,自身也缺乏修养。若论起来,邢岫烟和二尤有很多相似的状况:都是投奔贾府的来的穷亲戚,都或多或少得到贾府的施舍和帮助。都是青春美貌,二尤有好色的姐夫贾珍和外甥贾蓉,岫烟有好色的姑父贾赦和表哥贾琏。

  但是岫烟与二尤的命运却不同,我一直认为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岫烟读过书。从古至今女人读书和不读书,拥有的是不一样的人生。喜爱读书的女人,追求的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古人云:书中自有颜如玉。正如南怀瑾曾谈到:“一个人为什么要读书?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老问题。一个人为什么要读书?传统中最正确的答案,便是‘读书明理’四个字。”

  岫烟是跟妙玉识字的,这真是她的机缘。否则以邢家的境况不可能请先生教女儿读书识字。腹有诗书气自华“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是她的诗句,曹雪芹在书中对她是赞赏的。她的心和穿羽纱羽缎的姑娘们一样高贵,一尘不染。何况以妙玉的绝世清高,岫烟自然也会耳濡目染。她对什么富贵,什么清贫,并不看重也拎得清,不染俗尘。而二尤由于缺乏读书,在红尘世界里面看重了富贵,必则看轻自己,别人才更敢来轻贱你。最后,稀里糊涂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作者简介:丽华心语,长期从事政府研究室工作,现为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会员,理事。已出版红楼梦专著一部《红楼心语》。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