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在表哥后腰上插了一刀
  • 衣赐履
  • |
  • 新浪博客

  衣赐履按:皇太后王政君的兄弟们排队做大司马辅政,该轮的轮了一遍,到七弟王根主政时,这一代已经没得轮了。放眼望去,下一代倒有两个漂亮人物,一个是王政君大姐的儿子,叫淳于长;另一个是二弟王曼的儿子,叫王莽。淳于长飞扬跋扈,大开大阖;王莽温良恭俭,低调谦逊。哥儿俩各有千秋,不过从势头儿和年龄上看,王根如果卸任,这大司马的位子,应该“轮”到淳于长。

  淳于长很年轻就担任黄门郎(禁宫顾问官),但是一直调不起来。大约在前22年至前21年,亲大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病得很重,淳于长尽心伺候,没白没黑,大舅被这个外甥感动了,因此,王凤临终前,在姐姐王政君和皇帝外甥刘骜面前,极力夸赞淳于长。刘骜发现,以前没觉得这个表兄弟怎么着,现在看起来这家伙还挺忠义,于是,拜他为列校尉诸曹(谓在校尉诸曹之列),前16年,迁水衡都尉(水利总监)、侍中(宫廷随从),后又升为卫尉(皇城保安司令,主南军)。

  【刘威这个形象,还真有点淳于大人的意思,呵呵】

  衣赐履说:王凤生病,淳于长没白没黑伺候,王凤深受感动,临终前向王政君和刘骜推荐淳于长,这件事出自《汉书·佞幸传》(原文为:会大将军王凤病,长侍病,晨夜扶丞左右,甚为甥舅之恩。凤且终,以长属托太后及帝)。然而古怪的是,《汉书·王莽传》里说,王凤生病,王莽没白没黑伺候,王凤深受感动,临终前向刘骜推荐王莽(原文为:世父大将军凤病,莽侍疾,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凤且死,以托太后及帝)。我们不知道,这哥儿俩究竟是哪个伺候了王凤,还是俩人儿一人一礼拜轮班儿来,呵呵。

  前18年,刘骜在阳阿公主家认识了舞女赵飞燕,大为兴奋,立即带回宫中,封为婕妤。赵飞燕向刘骜检举许皇后用妖术诅咒后宫嫔妃,甚至诟骂刘骜。刘骜派人调查,发现许皇后失宠后,她的姐姐平阳侯夫人许谒,找人诅咒后宫怀有身孕的嫔妃。刘骜大怒,十一月,废许皇后,诛杀许谒等人。刘骜对赵飞燕喜欢得不得了,就想立这个舞女为皇后,太后王政君嫌飞燕出身太低,不同意。淳于长就在王政君和刘骜之间调停,搞了一年多,太后终于松口儿,前16年,六月,赵飞燕被立为皇后。这可是大功一件!刘骜找个理由封淳于长为关内侯,一时之间,宠爱无双,到了前10年,又封淳于长为定陵侯。

  淳于长这个人非常活泛,擅长交际,富贵之后,广泛结交亲王、列侯、州牧(此时还没有设牧,应该是刺使)、郡守,刘骜给他的赏赐和诸侯、郡守等贿赂他的钱财数以亿计。

  富贵多金,年富力强,当然要追求生活品质。于是,淳于长大娶娇妻美妾,潜心声色犬马,呼风唤雨,无视律令。

  被废的许皇后有个姐姐叫许孊(读如迷),是龙雒(读如洛)侯韩宝的夫人,寡居在家。淳于长精力旺盛,尽管家里娇妻美妾成群,还是和许孊搞到了起,后来干脆娶了过来做小老婆。

  【许后姐妹,都是淳于长的玩物】

  许皇后被废之后,并没死心,见淳于长倍受成帝刘骜宠信,就通过许孊贿赂淳于长,想让他在刘骜面前替自己说点好话,从而走出冷宫,皇后是不敢想了,只求当个婕妤(嫔妃职称,昭仪第一级,婕妤第二级)。淳于长胸脯拍得山响,当即表示,婕妤算什么,我想办法让皇上立你为左皇后!许后激动得无以言表,就表以物,给淳于长送钱送物送车马,前前后后达到千万钱。

  衣赐履说:我是没听说过皇后也分左右,呵呵。可见,人在绝境下,什么样的鬼话都会相信。

  许孊每次到长定宫(许后被废之后,先住在昭台宫,过了年把,移居长定宫)探望许后,淳于长就让她捎书信给许后,出言轻薄,挑逗戏弄,侮辱亵渎。许后为了那个梦中的“左皇后”,长期与淳于长书信往来,常年给淳于长送钱送物。

  前8年,刘骜和淳于长的七舅曲阳侯王根,辅政好几年,因病多次向刘骜请求退休。淳于长此时已官至卫尉,位列九卿,眼看大司马的位子就可以到手了,越发春风得意。

  此时,表弟王莽担任侍中(宫廷随从)、骑都尉(骑兵总监)、光禄大夫(高级国务官)。王莽这个人低调内敛,做事有长期准备的耐性,对于淳于长干得那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早就暗中打听清楚。七叔王根生病,王莽在身旁伺候,有一天,王莽对王根说,叔啊,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根说,但讲无妨。

  王莽说,有一次,见到淳于长,谈到七叔你久病未愈,淳于长脸上露出笑容诶。

  王根说,怎么讲?

  王莽顿了顿,说,我听说,淳于长觉得可以代替你辅政了,他现在已经开始跟士大夫子弟商量,当了大司马以后怎么配班子呢。

  王根脸色渐变。

  接着,王莽就把淳于长那些七七八八的事,讲了一大堆。

  王根越听越火大,怒吼道,如果有这等事,为什么不早说!

  王莽说,不知七叔心里的想法,因此没敢说。

  王根说,赶紧禀告太后,还等什么!

  衣赐履说:淳于长还在做着辅政的春秋大梦,不想被人在腰眼上插了一刀,而且,再也想不到,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亲表弟诶!王莽一惯给人的印象是低调谦让,品德高尚,正是儒家标榜的典型,正可谓“咬人的狗不叫”。

  王莽于是求见太后,把淳于长骄奢淫逸,想代替曲阳侯王根辅政,以及与废后许氏的姐姐私通,收取许氏贿赂等等,讲了一通。

  太后也怒了,说,这孩子放肆到这种地步!快去奏告皇上!

  【帅小伙儿王莽默默地向表哥插了一刀】

  刘骜听了汇报,心下琢磨,淳于长是老娘王政君的亲外甥,真杀了没准儿老娘会后悔,就打了个折扣,只免了淳于长的官,遣送回封国(淳于长封定陵侯。定陵,今河南省郾城县西北)。

  当初,红阳侯王立(刘骜和淳于长的六舅)没能担任大司马辅政(详见拙文《皇太后王政君和她的兄弟子侄们》),一直怀疑是淳于长暗中捣鬼,在刘骜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至今耿耿于怀。待到淳于长因罪被遣返回封国时,王立的嫡长子王融找到淳于长,要求把车辆马匹送给他(胡三省注:以长当就国,所常从车骑无所用,故请之。老胡的注解实在不通。我是不明白王融是穷疯了还是去羞辱淳于长,人家车骑能不能用,关他的毛线关系?)。淳于长是什么人物?见王融索要马车,不但立即奉送,而且额外又送了一大堆奇珍异宝,让王融回去通融王立,在刘骜面前求个情。王立眼眶子浅,收了淳于长的礼,立即向刘骜上了密秘奏书,请求把淳于长留在京师。

  王立痛恨淳于长的事儿,他自己得谁跟谁说,地球人都知道。刘骜接到奏书,非常纳闷,心说六舅你不是恨淳于长恨得牙根儿痒吗?怎么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为他求情了?此事必有蹊跷!于是就派有关部门调查。

  主管官吏派人抓捕王融,把个王立吓得半死,硬是逼着儿子自杀(至于吗?)。刘骜更加怀疑,感觉王立和淳于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重大阴谋,于是下令洛阳诏狱,抓捕淳于长彻查(淳于长封国在洛阳附近)。

  衣赐履说:我有个想法,写史书一定要司法干部来主笔,才能前后贯通,逻辑严密,不会遗漏重要环节,让人疑窦丛生;退一万步讲,就算作假也能作得比较真, 呵呵。此处我们不明白,王立上的密奏,引起刘骜怀疑,为什么要抓捕王融?王立逼儿子自杀是在抓捕之中还是抓捕之后?王立不就收了外甥淳于长几个钱吗?他又没有许诺废后许氏去当左皇后,他怕个茄子?所以,史官一定漏记了最关键的部分,或者,史官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先不管了,反正王融就这么稀里糊涂自杀了。

  这淳于长根本就是个挼货,一进诏狱,就竹筒倒豆子,啥都说啊!怎么跟许孊勾搭成奸的,怎么调戏许后的,怎么许诺要立许后为左皇后的……反正是,狱吏问的他说,狱吏没问的他也说,狱吏想堵他嘴都堵不住。于是,淳于长罪名达到“大逆”,直接在狱中处死。妻儿们受牵连的,被放逐到合浦郡(广西合浦县东北)。母亲遣送回故乡魏郡元城(河北省大名县东北)。刘骜再派廷尉(司法部长)孔光持节,赐给废后许氏毒药,许氏自杀。

  衣赐履说:废后也是皇上的人啊!调戏朕的女人,淳于长你是不想活了!

  淳于长结交广泛,因受他牵连,被弹劾免职的二千石以上官员达到二三十位。

  【王政君、王根姐弟是王莽同学的强大后盾】

  刘骜认为,王莽首先揭发奸恶,忠心正直。而王根病重,也推荐王莽接替自己职务。

  十一月,刘骜任命王莽为大司马。

  本年,王莽三十八岁,还是虚岁。

  衣赐履说:多少走仕途的,三十八岁这个年级还在科级岗位上混啊!王莽,已经是副国级啦,呵呵。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