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爆发的黄巾起义导致东汉的政治制度开始发生变化
  • |
  • 历史春秋网

  东汉的职官制度发生很大变化,三公九卿制开始向三省六部制转变,地方的州郡制也相应发生变化。

image.png

  公孙恭加车骑将军一事,据《后汉书·百官志一》:“将军,不常置。本注曰:掌征伐背叛。比公者四:第一大将军,次骠骑将军,次车骑将军,次卫将军。又有前、后、左、右将军。”可见汉时车骑将军地位是很高的,魏初情况应与东汉接近。因此公孙恭为辽东太守便加一重号将军,显然有其特殊原因,据《三国志》卷八《公孙度传》:“十二年,太祖征三郡乌丸,屠柳城。袁尚等奔辽东,康斩送尚首。语在武纪。封康襄平侯,拜左将军。康死,子晃、渊等皆小,众立恭为辽东太守。文帝践阼,遣使即拜恭为车骑将军、假节,封平郭侯;追赠康大司马。”

  公孙恭加车骑将军,除了因为其兄公孙康在曹操北伐乌桓时,曾斩袁尚立功外,更重要的是魏文帝曹丕要笼络辽东势力,因为此时辽东虽臣属于魏,但并不属于曹魏的嫡系,而且又处于东北边疆,曹魏统治一时鞭长不及马腹,难以进行实际的统治,这样对在当地极有势力的公孙家族就非笼络不可,如此看来,对公孙恭加“车骑将军”,就完全是出于政治的需要。

image.png

  与公孙恭相比,刘璋加军号实际也是缘于政治原因。据《三国志》卷三一《刘璋传》,建安年间“璋闻曹公征荆州,已定汉中,遣河内阴溥致敬于曹公。加璋振威将军,兄瑁平寇将军。其时刘璋已承袭其父刘焉益州牧的职位,专制一方,在曹操征讨荆州时主动向曹操“致敬”,其主要意图是向曹操示好,意在打消曹操进略益州的企图,从当时的情况看,曹操意在进攻荆州的刘表,暂时并无进攻益州的要求,于是就趁刘璋“致敬”之机,给刘璋、刘瑁兄弟加将军号。以示对他的褒奖和对他益州牧地位的认可。后来曹操攻下荆州,情况发生了变化,刘璋与曹操也就不再继续交往。

  另外,相同的例子还有臧霸,据《三国志》卷一八《魏书·臧霸传》,臧霸为琅邪相时,也多次参与军事行动,后又“东州扰攘,霸等执义征暴,清定海岱,功莫大焉,皆封列侯。霸为都亭侯,加威虏将军”。总之,正是由于州郡多参与军事活动,故而多数地方长官如刺史、太守等均获得了军号,在加军号还未泛滥的初始阶段,这种加官还是有实际意义的,其目的即在于褒奖军功、鼓舞士气,以争取军事胜利。而就以上表格反映出来的情况来看,加将军号大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因军功而加将军号,如陈登、贾逵、臧霸、文聘、郭淮、徐邈、王基等;另一种是除为地方长官时便加军号的,如吕虔、杜恕、陈泰、孙礼、田豫、胡质、诸葛诞、王昶等。这两类情况的共同之处,是本官皆为地方长官加军号,这是东汉后期与三国时期军事斗争频繁在职官制度上的反映。

image.png

  曹魏加位特进略析 :关于加位特进的情况,《晋书》卷二四《职官志》:“特进,汉官也。二汉及魏晋以加官从本官车服。无吏卒。太仆羊琇逊位,拜特进,加散骑常侍,无余官,故给吏卒车服。其余加特进者,唯食其禄赐,位其班位而已,不别给特进吏卒车服,后定令。”可见特进是加官,而无本职,这一点和散官相似,然而加特进者地位一般较高或特殊,如表中曹腾、郭表、毛嘉、张郃四人加位特进就说明了这种情况。其中张郃为曹魏大将,一直深受重用,在后期一直是与曹真、司马懿合作抵抗蜀吴的重要将领,其加位特进,除了因为他在祁口之战大败蜀军外,更重要的是为激励他在未来之战中的勇气。

image.png

  据史《三国志》卷一七《张郃传》:“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别将刘阿等,追至祁口,交战,破之。诸葛亮出祁山。加郃位特进,遣督诸军,拒亮将马谡于街亭。”可见,加位特进正是对他的特别待遇和奖励,以期他能不遗余力的进行战斗。至于曹腾,据《三国志》卷一《武帝纪》注引司马彪《续汉书》:东汉末年,“桓帝即位,以腾先帝旧臣,忠孝彰着,封费亭侯,加位特进”。而郭表、毛嘉是外戚,因太后缘故而“位特进”的。由此四人的情况可见,在东汉与曹魏时期特进不是一般官员可以得到的加官。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