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哀帝祖孙唱双簧,王政君外戚尽出局
  • 衣赐履
  • |
  • 新浪博客

  衣赐履按:汉成帝刘骜,稀里糊涂当了二十多年皇帝,基本上没怎么主过政,都是他老娘王政君的兄弟们说了算。这个局面,被汉哀帝刘欣彻底扭转。

  前8年,成帝刘骜四十四岁了,依然没有继承人,于是考虑从兄弟子侄里选一个当太子。当时血缘最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弟中山王(首府卢奴,河北省定州市)刘兴,一个是侄子定陶王(首府定陶,山东省定陶县)刘欣。刘骜与一众大臣商议,最终确定由刘欣当继承人。二月初九,刘骜下诏立刘欣为皇太子,专门派执金吾(首都长安警备区司令)任宏,以大鸿胪(藩属事务部)身份,持符节征召刘欣入京。

  刘欣上书辞谢说:

  我才质愚鲁,哪里有资格做皇太子?既然天子有令,那我就勉为其难暂时住在京师的定陶国邸(定陶国驻京办事处),早晚进宫问安,等到皇上有了亲生的继承人,我立即返回封国为皇上守疆卫土。

  刘骜览奏,批复说,知道了。

  【记得前宰相薛宣的话吗?政治能力是要讲天赋的】

  衣赐履说:刘欣本年十八岁,已经相当老到,基本上具备了成为戏精的必要条件。尽管当上了太子,刘欣不骄不躁,静静地等待日落的到来。

  那一天很快到了。

  前7年,三月十八日,刘骜在未央宫逝世。四月八日,刘欣继位,是为哀帝,尊皇太后王政君为太皇太后,皇后赵飞燕为皇太后。

  刘欣甫一即位,厉行节俭,减少各项费用,将刘骜懒得行使的权力一一收回,亲自裁决政事,一时之间,朝廷上下,气象一新。大臣们一致认为,大汉朝终于又迎来一位明主!

  衣赐履说:呵呵。

  太皇太后王政君,命刘欣的祖母傅太后、娘亲丁姬,每隔十天,到未央宫探望刘欣一次。

  衣赐履说: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亲奶奶和亲妈见孩子,为什么需要王政君同意。对刘姓而言,皇家是“大宗”,亲王就是“小宗”。刘欣本为亲王,他过继给刘骜之后,就成了所谓的“大宗”,他的身份变成刘骜的儿子、王政君的孙子了,相应的,傅太后和丁姬就不是刘欣的祖母和娘亲了,因此,要与刘欣相见,须王政君同意。

  不久之后,刘欣下诏询问宰相、大司空说,定陶王刘康(刘欣的亲爹)的老娘(傅太后)应当居住在什么地方才合适?宰相孔光素来听说傅太后工于心计,善于弄权,还有一副暴脾气,刘欣从小就由她抚养教导,刘欣能够继位,傅太后出了大力(给前皇后赵飞燕、前大司马王根等行贿,请他们在刘骜面前推荐刘欣),这样一个狠角色如果与皇帝接触过多,一定会干预政事,于是就建议说,定陶太后应另行修筑宫室居住。而大司空何武却说,我看傅太后可以住在北宫。刘欣听从何武的建议。

  北宫有紫房复道(复道是空中道路,可参详拙文《秦始皇的驰道、直道、甬道、复道、阁道,都是什么道?》)通到未央宫,傅太后果然从复道早晚去找刘欣,请求加封她尊号,提拔她的亲属,使刘欣无法以正道行事。

  【复道,大概就是这个类型的】

  衣赐履说: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读到过,居然有别的宫殿与皇帝居住的未央宫有空中道路连通,亲们可以发挥脑洞,这个北宫,以前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察颜观色之辈,高昌侯董宏很快嗅到了拍马良机,于是上书说:

  秦庄襄王的母亲,本来是夏姬,后来庄襄王被华阳夫人认为嗣子。等到他继位后,夏氏、华阳夫人都被尊称为太后。因此,应该尊定陶王太后为帝太后(庄襄王是秦始皇的老爹嬴异人,二后并称事可参详拙文《吕不韦做了一单史上最大的风投生意》)。

  刘欣看了奏章,非常欢喜,交给有关部门讨论,不料,大司马王莽、主管宫廷机要的左将军师丹联合上奏弹劾董宏说,董宏明知皇太后是最为尊贵的称号,现今天下一统,他却援引亡秦的事例作为参照,误导圣朝,大逆不道。

  刘欣刚即位,椅子还没坐热,见当权的大臣都反对,只好同意王莽、师丹的意见,免了董宏的官,贬为平民。傅太后听说此事后,勃然大怒,逼着刘欣,非要称尊号不可(傅太后现在是封国的太后,她要的是大汉帝国的太后)。刘欣于是去求太皇太后王政君,说傅太后不依不饶的,非要称尊号,您看咋办?王政君同意下诏尊刘欣的亲爹定陶恭王刘康为恭皇。

  衣赐履说:从定陶恭王变为恭皇,身份上就有了质的变化,相当于刘康也当过皇帝了。这样,傅太后自然升格为皇帝的母亲。

  另,董宏的马屁并没拍错,只不过拍得时机早了一点,刘欣并没有杀他,他东山在起,是迟早的事。

  五月十九日,刘欣封傅氏为皇后,她是傅太后堂弟傅晏的女儿。

  刘欣下诏说:

  《春秋》说,母以子贵。所以应尊定陶太后为恭皇太后,尊丁姬为恭皇后。各自设置左右詹事,采邑如同长信宫和中宫(太皇太后王政君住长信宫,皇太后赵飞燕住中宫)。

  同时追尊傅太后的老爹为崇祖侯,丁姬的父亲为褒德侯。封刘欣的舅舅丁明为阳安侯,舅舅的儿子丁满为平周侯,傅皇后的父亲傅晏为孔乡侯。又封皇太后赵飞燕的弟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城侯。

  见到刘欣大肆给傅、丁两家封侯,王政君的表现非常低调,她下诏让大司马王莽辞职回家,放出话儿来是给傅、丁两家腾位置。王莽于是上书请求退休。刘欣派尚书令(宫廷秘书长)持诏书命令王莽出来任职。又派宰相孔光、大司空何武、左将军师丹、卫尉傅喜向王政君报告说,皇上听到太皇太后的诏书,十分悲痛!如果大司马不回来上班,皇上也打算罢工,不上朝啦!

  王政君见刘欣还算懂事,告诉王莽上朝履职。

  【傅太后负责骂街,刘欣负责叫苦】

  衣赐履说:都是戏精。这帮人如果参加奥斯卡,必定包揽影帝影后、男配女配,以及最佳导演、编剧奖,呵呵。王政君让王莽辞职,不过是一种试探。而刘欣并不愚蠢,坚决拒绝。如果刘欣此时接受了王莽的辞职,朝廷高层人物基本上都还是王政君的人,后面会面临什么情况,实在很难说,很可能被找个理由,参照霍光废了汉废帝刘贺一样,直接把刘欣也废了。刘欣虽然年轻,但极具政治天赋,身边没有自己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大家发现没有,刘欣决定召回王莽上朝,傅太后并没出来闹事儿。也就是说,傅太后不是骂街泼妇,几十年的宫廷生活,使她知道,什么事儿可以撒泼,什么事儿不能。进一步坚定了我的一个想法:傅太后和刘欣,其实是在演双簧,老太婆负责适时骂街闹事儿,刘欣负责装可怜,扮猪吃老虎,一闹一静,一放一收,祖孙两个都不是白给的。

  一天,刘欣在未央宫摆酒请客,内者令(宫廷内务官)把傅太后的座位设在太皇太后王政君座位旁边。大司马王莽正好来巡视,一看这个情形,立即炸了,怒斥内者令说,定陶太后不过是藩妾而已,怎配跟至尊的太皇太后并排而坐!下令撤去原先的座位,重新摆放。傅太后听说后,也大怒,竟然不肯赴宴,把王莽恨到了骨子里。王莽只好再次上书请求退休。

  衣赐履说:王莽的话原文是“定陶太后藩妾,何以得与至尊并!”如果记录属实,就是我也要出离愤怒了。傅太后明明是汉元帝刘奭的老婆,王莽硬说人家是诸侯王的小妾,差了十万八千里,实在是太瞧不起人了。

  这回,刘欣没有再假客气,七月初一,批准王莽辞呈,赏赐黄金五百斤、四匹马驾的安车一辆,让他回家休息。公卿大夫对王莽的作为大加赞赏,刘欣于是给予他更多的恩宠,特意派中黄门(禁宫侍从官)到王莽家,以供差使。每隔十天,刘欣赐酒席一桌。为安抚王家的情绪,又下诏增加曲阳侯王根、安阳侯王舜、新都侯王莽、宰相孔光、大司空何武采邑户数,多少不等。赐王莽为特进、给事中,每月初一、十五可以朝见皇帝,朝见时的礼节一如三公。又召回红阳侯王立,准许住在京师(前8年,王立因淳于长事被遣送回封国,详见拙文《王莽默默地在表哥后腰上插了一刀》)。

  但一毛钱的权力都不给

  衣赐履说:刘欣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他对老王家,包括孔光、何武大加赏赐,特别是对王莽,赏赐规格之高,一时无双。但有两点一定要注意:第一,赏赐多少都行,;第二,。大家千万不要以为派中黄门到你家,是要帮你打水扫地跑腿儿啊,那特么是监视啊!到此,除了王政君实在没办法动以外,王家所有人都已远离权力中枢。

  然而,没过多久,建平侯杜业上书攻击曲阳侯王根、高阳侯薛宣、安昌侯张禹。紧跟着,司隶校尉解光上奏说:

  曲阳侯王根家族势大,本人尊贵,前后三代把持大权,出了五个大司马,天下车马竞相奔驰到王氏门下献媚。王根贪赃数千万,横行霸道,极为放肆,他的私宅修得极为夸张,居然在家里建了一座山,还设立了两个市场!游猎的时候,让家奴和随从披甲持弓,搞得跟军队似的,晚上竟然在天子的离宫住宿!王根心怀险恶,为了操纵朝政,将自己的亲信、主簿张业举荐为尚书,蒙蔽圣上,阻断臣下与皇上的联系,另外,他与各地藩王来往密切,完全违反了祖制。据查,王根身为皇家骨肉至亲和国家重臣,在先帝逝世还没入陵安葬之时,就公然聘娶后宫女歌手殷严、王飞君等,还在家开酒会开歌舞晚会;王根的侄子、成都侯王况,也公然聘娶先帝后宫的贵人为妻,他们都没有人臣之礼,犯了大不敬、不道之罪!

  刘欣下诏说,先帝对待王根、王况叔侄,极为优厚,现在他们竟背恩忘义!由于王根曾贡献安定社稷之策(指立刘欣为太子的建议),因此仅遣送回封国(曲阳国,今安徽省淮南市)。王况被夺爵,贬为平民,遣归原郡(魏郡元氏县,今河北省大名县东北)。由王根以及王况的父亲王商所举荐而当官的人,全部罢免。

  前5年,四月,刘欣下诏罢黜宰相孔光,贬为平民,任命御史大夫朱博为宰相,少府赵玄接任御史大夫。

  衣赐履说:刘欣做事,一步一步,扫完了内部扫外围。

  恢复高昌侯董宏的爵位

  不久,朱博、赵玄上奏建议,刘欣批准。

  紧接着,哥儿俩又奏称:

  新都侯王莽,先前为大司马,不能阐扬尊崇尊号的大义,反压抑贬低尊号,伤害了陛下的孝道,应当公开诛杀。幸蒙赦令得免死罪,但不应该再有封爵采邑,请求陛下将他贬为平民。

  刘欣说,王莽是太皇太后的亲属,免予处分,只遣送他回封国(新都国,今河南省新野县东南)。

  另有人告发平阿侯王仁(王莽四叔王谭的儿子),因藏匿赵昭仪(赵合德,因成帝刘骜暴死而背锅,自杀,家人流放)的亲属,一并被遣送回封国(平阿国,今安徽省淮南市西北)。

  【哀帝刘欣,还是很有手段的】

  衣赐履说:不到一年时间,刘欣把王姓外戚全部清理,而王政君不见有任何表现。有点奇怪。

  老王家一朝失去权柄,连续受到打击,不少人为他们感到不平。谏大夫(议论官)杨宣上密封奏书说:

  先帝(成帝刘骜)为了祖宗基业,把天下交给了陛下,可以说恩德深厚。先帝对陛下寄予厚望,而且也希望陛下代替他本人侍奉太皇太后。如今,太皇太后已经七十多岁了,经历了多次国丧之痛(注:至少包括老公刘奭和儿子刘骜),而且为了避开丁、傅两家,专门下令让自己的亲属辞职回家,这些事情,即使是路上的行人听了都会感动流泪,更何况陛下呢!陛下如果登高远望,望见先帝之陵,难道不感到惭愧吗!

  刘欣读了奏书,也颇为感慨,就又封成都侯王商的二儿子王邑为成都侯(上文中王商的嫡子王况被夺爵,现在重新由王邑继承)。

  衣赐履说:七十老妪,马上要入土的人了,真的是谁也没把她放在眼里啊!然而,读史书多了之后,就会发现,寿命,有时是最有力的武器,当有实力的人都死绝了之后,你还活着,你就是那个最有实力的人。王老太一口气又活了十几年,终于让老王家卷土重来。

  实际上,王政君除了寿命长之外,并没有见到有太高明的政治手腕。但是,寿命长就够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