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就是一台匈奴左耳收割机
  • 衣赐履
  • |
  • 新浪收藏

  衣赐履按:今天讲大将军卫青的外甥霍去病。老李广六十多岁未能封侯,小霍同志年方十八(虚岁)封冠军侯。真应了那句“人比人,气死人”。如果说卫青是匈奴眼中的噩梦,那么,霍去病则是匈奴的煞星,他就像是上天专门派下来惩罚匈奴的。其实,我更想称其为匈奴的左耳收割机——彼时计战功以割敌左耳数为准。可以想见,霍去病每次班师,大军后面那一台接一台的骡车里,装的不是别的,都是匈奴的左耳朵诶。

  【我们正在琢磨去清华还是去蓝翔的时候,小霍已经封冠军侯了】

  前面说过,霍去病和他舅舅卫青一样,也是个私生子。当初,平阳县小吏霍仲孺在平阳侯曹寿(曹参的曾孙)家做事,与卫青的姐姐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应是通过皇后卫子夫的关系,霍去病很小就跟着刘彻混了,刘彻非常喜欢这孩子,着力培养,不但找人教他骑射之术,而且专门安排他两次跟随卫青征讨匈奴,加以历练。前123年,霍去病十八岁,刘彻封他为侍中(宫廷随从)。二月(十月为岁首),卫青从定襄郡(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出发攻击匈奴,刘彻任命霍去病为剽姚校尉,并专门交待卫青挑一拨打起仗不要命的家伙,由霍去病指挥。卫青挑了八百骑兵,交给霍去病。小霍同志带着这八百人,抛开大军,独自作战,深入大漠,寻找战机。本次出征,主帅卫青部军功不多(详见拙文《大将军卫青:止于当止心自安》),没得到多少赏赐,然而,小霍这八百人战功着著:

  割匈奴左耳二千零二十八个,生擒匈奴宰相和当户(带兵官),击斩伊稚斜单于祖父辈的籍若侯产,活捉单于叔父罗姑比。

  刘彻说,小霍战功双料冠军,封冠军侯,食一千六百户。

  衣赐履说:不可思议。主力兵团基本无功,还投降了一个侯。小霍这八百人居然这么牛。本年,霍去病被封冠军侯,虚岁十八,实在让我辈汗颜啊。

  前121年,刘彻命霍去病做骠骑将军,率骑兵一万,出击匈奴。春季,小霍从陇西(甘肃省临洮县)出塞,穿过匈奴臣属的五个小王国,转战六天,越过焉支山(祁连山一峰,在甘肃省山丹县东南)一千余里,与敌人短兵相接,斩杀折兰王、卢侯王(都是匈奴的大酋长),生擒浑邪王的王子、宰相、都尉(军区司令),得匈奴左耳八千九百六十个,夺取休屠王用来祭天的金人神像。刘彻加封霍去病二千户。

  【一车一车的这玩艺儿诶】

  夏季,汉朝对匈奴再次发动攻击。

  小霍与合骑侯公孙敖都从北地郡(甘肃省西峰市)出兵,分道进军;博望侯张骞(出使西域那位,因随卫青出征有功封侯)、郎中令(宫廷禁卫官司令)李广都从右北平(内蒙古宁城县西南)出兵,分道进军。小霍深入匈奴两千余里,与公孙敖失去联络,无法会合。小霍擅长甚至喜欢独自作战,越过居延泽(内蒙古额济纳旗嘎顺诺尔湖),穿过小月氏部落(甘肃省祁连山南麓,月氏,有读成岳支的,有读成肉支的,大家随便吧),到达祁连山,生擒匈奴的单恒王、酋涂王,及宰相、都尉,俘虏二千五百人。割耳三万零二百个,另俘获五个匈奴小王、五个小王的母亲、单于阏氏(皇后)、王子五十九个,还有匈奴宰相、将军、当户、都尉等共六十三人,而霍去病的军队减损只有三成。刘彻增封霍去病五千户。小霍的手下鹰击司马赵破奴、校尉高不识、仆多各因军功封侯。

  衣赐履说:高不识、仆多之辈,一百个中国人里有两三个知道他们,就顶天了,然而,因功封侯;老李广,一百个中国人里恐怕得有一百零一个知道他,然而,封不了侯。论功行赏的事,李广肯定不很冤,名气大,那是文人骚客的作用。留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都凭文人一支笔,千万不要得罪他们,呵呵。

  公孙敖因行军滞留而未能与霍去病会师论罪,判死刑,交了赎金,成为平民百姓。各位老将军所率领的战士、马匹和武器,都不如分配给霍去病的,这当然是霍去病能立战功的一个原因。但霍去病敢于深入敌军境内作战,常常率领骑兵把大军远远甩在后面,他的军队也有好运气,从未曾遇到绝大的困境。但各位老将却往往不是迷路,就是搜索不到匈奴主力,总是遇不到好的战机。从此以后,小霍一天比一天更被刘彻亲近,更加显贵,跟大将军卫青相仿佛。

  衣赐履说:天意乎?天意乎?

  秋季,由于浑邪王屡屡被霍去病打败,损失数万战士,伊稚斜单于怒火万丈,打算召浑邪王到王庭,一刀砍了。浑邪王和休屠王的牧地,位于匈奴汗国西部(河西走廊,甘肃省中西部),大为恐惧,决定归附汉朝。派人到边境拦截汉人,请他们转告汉朝皇帝。此时,大行(外籍官民接待总监)李息正在黄河岸边筑城,见到浑邪王的使者,立即就命令传车急驰而归,向刘彻报告。

  【浑邪王归降】

  刘彻听过汇报,怕浑邪王用诈降的办法偷袭边境,怎么办?找小霍啊!于是,刘彻让小霍领兵前往迎接。休屠王果然后悔,浑邪王把休屠王杀掉,合并他的部落,向东移动。霍去病渡过黄河,与浑邪王部众遥遥相望。浑邪王的将领们看到汉朝军队,有不少人不愿降了,打算偷偷溜走。小霍带人进入匈奴大营,与浑邪王相见,简单交流过后,小霍立即斩杀打算逃走的八千人,稳住部众,命浑邪王一个人乘着传车(驿站用的邮车),先行去见刘彻,然后由小霍本人率浑邪王的全部军队渡过黄河,投降者有几万人,对外宣称十万。

  浑邪王到达长安后,刘彻赏赐数十百万,封浑邪王为涧阴侯,采邑一万户。小王呼毒尼等四人,也都封侯。增加霍去病采邑一千七百户。

  不久之后,刘彻把浑邪王的部下,分别安置在西北沿边五郡(陇西郡【甘肃省临洮县】、北地郡【甘肃省庆阳县西北马岭镇】、上郡【陕西省榆林市南鱼河堡】、朔方郡【内蒙古杭锦旗北黄河南岸】、五原郡【内蒙古包头市】)、秦朝所筑的要塞之外,都在河南(黄河河套),保持他们原有的风俗习惯,设立五个“属国”。从此,金城(甘肃省兰州市)、河西(河西走廊,甘肃省中西部),西靠祁连山,直到盐泽(新疆罗布泊),便没有匈奴人了。

  亡我祁连山,使我牲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柏杨先生评论:霍去病在本年的两次出击,是汉匈两国间最重要的两场决定性战役。匈奴单于在大怒之余,要向浑邪王追究失败责任,逼使局势急转直下。浑邪王投降汉朝,对匈奴是致命打击,他们为之发出哀歌:。焉支山所产的红色染料,是当时匈奴妇女所用的高级化妆品,中文“胭脂”一词,即由此而来。从这首哀歌可看出匈奴的战斗力已受到致命创伤,不能再振。

  从此之后,中国西疆向西北推进航空距离九百公里之遥,直抵西域(新疆及中亚东部)。浑邪王呈献的这块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巨大狭长地带,后世称河西走廊,永成中国领土,并作为向西域扩张的前进基地。

  衣赐履说:前123年,小霍第三次随卫青出征,按刘彻要求,率八百战士独自作战。卫青大军,无功而返,然小霍的八百壮士却战功累累。从此,刘彻似乎有意扬霍而贬卫,之后接连几次作战,大将军卫青都没有参加,而由小霍一肩承担。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老将军们虽然战功不及小霍,但对小霍已经颇有微词,他们认为,小霍取得胜利,主要是人员、装备、马匹都是上选,而且,小霍的运气好,既没有迷路,也没有碰到大的灾难。也许,他们是对的,但,一车一车的匈奴左耳摆在那里,老将们说出大天来也没用啊。也许,小霍就是福将,那种不管到哪里碰到谁都会大获全胜的福将。刘彻是个彻头彻尾的老迷信,之所以如此宠爱小霍,恐怕这是原因之一。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