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布对刘邦说:老子想当皇帝!
  • 衣赐履
  • |
  • 新浪博客

  前196年,七月,淮南王英布反叛。

  此前,本年正月,淮阴侯韩信被夷三族,英布已感到心惊。三月,彭越也被夷三族,刘邦把彭越的肉制成肉酱分赐各地诸侯。使者到了淮南(首府六县,六读如路),淮南王英布正在打猎,见了肉酱,魂飞魄散,便暗中派人部署军队,准备其他郡县有什么紧急情况时,即行发动。英布的一个宠姬,因病去就医,医生与中大夫(高级国务官)贲赫(贲读如奔)住对门。贲赫便备下厚礼,陪同宠姬在医生家饮酒。英布却怀疑贲赫与宠姬私通,想抓贲赫治罪。贲赫觉察,仓促逃走,乘坐政府驿车,直奔长安,检举英布反形已露,请求在他还没起兵这前,把他诛杀。

  【反,还是不反,对英布不是问题。当然反啊!】

  衣赐履说:原文为“赫乃厚馈遗,从姬饮医家”。我们不知道贲赫备厚礼是送给医生,还是送给宠姬,古文精炼,但也常常精炼得让人摸不着头脑。淮南王的宠姬要治病,不是召医生入宫医治,而是自己跑到医生家去,然后拖着病体与中大夫饮酒,这样狗血的剧情,似乎只在脑残戏说剧里见过诶,呵呵。

  刘邦读了他的举报信,和萧何商量,萧何说,英布不至于做这种事,恐怕是仇人诬告,可以先把贲赫抓起来,暗中派人调查英布。英布发现贲赫逃走,怀疑揭发他的叛变秘密。不久,朝廷使节前来查询,又查出一堆问题,于是,一不作,二不休,杀光贲赫全家,起兵造反。

  刘邦接到英布造反的报告,赦免贲赫,任命为将军。刘邦召集众将询问对策,大家都说,出兵讨伐,把那小子坑杀了,他有什么能耐!汝阴侯夏侯婴召请故楚国的令尹(宰相)薛公,向他征求意见。薛公说,英布当然要反。

  夏侯婴问,皇上割地封给他,又分赐爵位让他称王,还有什么造反的道理?

  薛公说,皇上前不久杀了彭越,再早些还杀了韩信,韩信、彭越、英布,这三个人,功劳都差不多,那二人已死,英布怀疑轮到自己了,所以造反。

  衣赐履说:薛公的话,并不怎么高明,以刘邦的头脑,难道不知道英布为什么造反吗?所以,安排薛公出来搞这么一出,此处必有蹊跷。

  夏侯婴将此话告诉刘邦,刘邦于是传来薛公,向他问计。薛公说,英布造反,他有上中下三策。如果他采用上策,崤山之东便不再是汉朝所有的了;如果他采用中策,两方谁胜谁负还难以预料;如果他采用下策,那么陛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刘邦问,什么是他的上策?

  薛公说,向东攻取吴郡(江苏省南部),向西夺占故楚国土地(河南省南部),再夺取故齐国(山东省东部)和故鲁国(山东省西南部)土地,号令燕国(河北省北部)、赵国(河北省南部),然后固守,不再进攻,那么崤山以东就不在汉朝手中了。

  刘邦问,什么是他的中策?

  薛公说,向东攻取吴郡,向西夺占故楚国土地,吞并故韩国(河南省中部)和故魏国(河南省北部及东部)。掌握敖仓(河南省荥阳市北敖山粮仓)的储粮,封锁成皋(河南省荥阳市西北汜水镇)。双方对峙,胜负在两可之间。

  刘邦问,什么是他的下策?

  薛公说,向东攻取吴郡,向西夺占下蔡(安徽省凤台县)。然后把辎重送回大后方故越国(浙江省)土地,然后与长沙王结盟,那么,陛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刘邦问,他将会使哪种计策呢?

  薛公说,必使下策。

  刘邦问,为什么?

  薛公说,英布,本来是个骊山的刑徒,奋力爬到王爵,他是那种只顾身前,不顾以后,目光短浅之辈,所以说他必采用下策。

  刘邦说,好!

  于是,封薛公一千户人家。下令撤销英布王爵,改封儿子刘长为淮南王(首府改设寿春),接替英布。

  【想当年,都是兄弟啊】

  衣赐履说:说实在的,我是真看不懂薛公的上中下三策是什么意思。要说韩信、彭越如果想反,还可以拉上英布当个帮手。现在,天下皆服,就只剩下一个英布了,他凭什么东西南北一通打,就能够与刘邦平分天下?淮南国,地盘小,人口少,从战略资源上考量,就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刘邦战胜项羽,是以弱胜强,刘邦胜出,有三大有利条件。第一,高举正义大旗,英布有吗?第二,广泛统一战线,英布有吗?第三,稳固的大后方,英布有吗?薛公这上中下三策,端得是莫名其妙!如果说有一点用,就是下策中与长沙王结盟云云,因为,英布后来是死在长沙王手里的。至于说英布本来是个骊山的刑徒,目光短浅之辈,所以他必采用下策,则更是胡说八道。刘邦本来是个村干部,就比刑徒高明到哪里了吗?朱元璋,出身是乞丐,吃了上顿没下顿,那特么不是更短浅吗?实在弄不清,太史公把这个薛公请出来说几句,是什么意思。

  这时,刘邦正生病,想让太子刘盈出征。太子宾客唐宣明(东园公)、朱晖(绮里季)、崔广(夏黄公)、周术(角里先生),拜访建成侯吕释之(吕后的哥哥),说,太子统领大军,打胜了,无可封赏,打败了,那可就不妙了。你赶紧去找吕后,抓个机会在皇上面前哭求,告诉皇上,英布打仗,不是一般的猛,而我方众将领都是跟皇上一起打天下的,一个比一个牛逼,让太子指挥这些人,无异于让羊驱使狼,谁会听太子的啊!如果英布知道是太子挂帅,那一定击鼓向西,长驱直入了。皇上您虽然有病,也要勉强出征,就算您躺在车里指挥,众将领就不敢不尽力,为了妻子儿女,皇上还是亲自走一遭吧!

  【惠帝刘盈。刘邦到死都看不上这个儿子】

  吕释之连夜求见吕后,吕后立即流泪向刘邦哀求,照四位宾客的意思说了。刘邦说,我就知道这小子不行,还得当老子的出马!

  衣赐履说: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这四位爷可是有来头儿,我们在讲惠帝刘盈的时候会讲到他们。

  于是刘邦亲自统领大军东进。留侯张良也生了病,勉强起床,送到曲邮(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北),对刘邦说,我本应随您出征,但实在病重,英布手下皆楚人,剽悍凶猛,老大你千万不要和他硬拼!又建议给太子刘盈加一个将军头衔,统御关中部队。刘邦说,子房啊,虽然你身体也不好,但还是请你尽力辅佐太子。然后,刘邦下令征发上郡(陕西省延安市)、北地(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陇西(甘肃省临洮县)三郡地方民兵,跟巴、蜀两地的预备役部队,以及中尉(首都警务区司令)所属警务部队三万人,作为太子的警卫部队,驻扎在灞上(陕西省西安市东霸河畔)。

  衣赐履说:张良,一世人杰。此番送别,一是表达了对皇上的关切,两人亲密,简直有点交待后事的感觉;更重要的,二是要给太子刘盈加一个将军头衔,统御关中部队。什么意思呢?万一刘邦败了,或者在打仗过程中死了,兵权不在太子手里,容易出乱子啊!所以说,你看张良似乎早就不上朝了,远离世俗,随赤松子游,其实,他一直关注着朝廷的局势,随时也在下棋啊。他儿子还在朝为官,他也得铺后路啊。我总觉得,张良善终,一方面是他确实知止,对权位不特别上心;另一方面,还是刘邦不是嗜杀的人,这一点其实很关键的。

  英布造反之初,对部将说,皇上老了,讨厌兵事,肯定不能来。能打仗的,只有韩信、彭越,现在,他俩都死了,其他人,不足为虑。

  英布果然如薛公所说,向东攻击吴地的荆王刘贾(刘邦堂兄),刘贾败逃死在富陵(江苏省洪泽县西北)。英布胁迫刘贾的兵士,渡过淮河攻打楚王刘交。刘交发兵在徐县(江苏省泗洪县南)、僮县(安徽省泗县东北)一带迎战,他把军队分为三支,分三处布防。有人建议,英布是沙场老将,兵法有云,诸侯在自己领土上作战,称为“散地”(官兵不必拼死,战稍不利,大家一哄而散,各投亲友,正好与韩信背水一战的情况相反),而今把大军分割三处,只要一处失败,其他两军立即崩溃,怎么能互相援救?楚将军(这个楚将军不知指的是刘交还是别的人)不听,果然,被英布攻破一支后,另两支四散奔逃。英布于是引兵西进。

  前195年,十月(岁首),刘邦与英布军队在蕲西(安徽省宿州市南蕲县集,蕲读如齐)对阵。英布军队十分精锐,刘邦便在庸城坚壁固守。远远望去,英布军队的布阵如同当年项羽的军队,刘邦心中厌恶。他与英布互相望见,远远地质问英布,兄弟,你何苦要造反?英布一点不含糊,说,老子想当皇帝!刘邦大怒,双方大战。英布军队败退而逃,渡过淮河,虽然几次停住阵脚再战,仍不能取胜。最后就带了一百来个人逃到长江南岸,刘邦指派将领追击。英布全线溃败。

  衣赐履说:英布这句“老子想当皇帝”,真的是让人也眼前一亮。

  英布是长沙王吴芮的女婿(吴芮,最早被项羽封为衡山王,后被刘邦封为长沙王。刘邦封八个异姓王,吴芮一系,硕果仅存,我们后面会探讨),此时,吴芮已死,儿子吴臣继承王位。吴臣便派人联系英布,表示愿意和英布一道逃往南越(首府番禺,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英布信以为真(不信也得信),随使节前往长沙国首府临湘(湖南省长沙市),路经番阳(江西省鄱阳县)时,番阳人(姓名不详)在兹乡(波阳县境)民家,击杀英布。

  衣赐履说:英布,地狭兵少没帮手,他谋反,等于自杀。然,还是要反,为什么?因为,他已经看到,异姓王迟早要被灭掉。吴臣为什么能骗到英布?不仅仅因为吴臣是英布的大舅子,更主要的是,吴臣也是异姓王,同样面临着被清理的危局,因此,吴臣表示要和英布一起逃亡,可信度很高。

  刘邦问英布为什么要反。英布没有更多的废话,硬邦邦一句“老子想当皇帝”真是让人击节叫好!至少,死得比彭越好看多了。

  高帝凯旋,路过沛县,留下来,在沛宫举行酒宴。把旧友、父老、女长辈、家族子弟全部召来陪同饮酒,共叙旧情,欢笑作乐。酒喝到畅快时,高帝自己作歌,欣然起舞,唱到慷慨伤怀之时,洒下了几行热泪。高

  刘邦凯旋,路过老家沛县,留下来,置备酒席,把老朋友和父老子弟都请来一起纵情畅饮。喝到酣处,刘邦自己击筑(荆轲的哥们高渐离就是玩儿这个的),自编自唱: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画的不好,没有画出高祖那种悲怆的感觉】

  刘邦边歌边舞,心中感伤,洒下热泪。之后,下令免除沛县百姓的赋役,世世代代不予征收。刘邦在沛县饮酒欢乐十余天后,才离去。

  衣赐履说:刘邦的《大风歌》早就读过,此番再读,更有感触。第一,有人说刘邦基本上是文盲,那真是胡说八道了,别看就这三句,有几个人能写得比他好呢!第二,刘邦心中的确感慨,在风云变幻之际,举三尺剑,投入到反秦事业中去,三年灭秦,四年打败项羽,从一个村级干部当上了皇帝,此中的感慨,不是一般人能够感受到的。阔别故乡十余年,与父老乡亲举杯痛饮,又是一种感慨。然而,天下一统,威加海内,八个异姓王,有死有降,如今,就剩下一个长沙王吴臣了。是真的没有猛士守四方吗?不是啊!这般兄弟,哪个不是猛士?而这些猛士,却必须一个一个诛杀!思绪及此,怎能不放声悲歌!怎能不怆然涕下!这种感慨,我等草民,想来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法真切体会到的。

  刘邦,有真性情,才能且饮且歌,恣意泪流。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