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王刘长为啥被活活饿死?
  • 衣赐履
  • |
  • 新浪博客

  前174年的一天,汉文帝刘恒呆呆坐在那里,双泪长流,对站在一旁的郎中(宫廷侍卫官)袁盎说,没有听你的话,现在,弟弟死了,如之奈何?

  袁盎说,如今,只有诛杀宰相张苍、御史大夫逸(姓不详),才能向天下谢罪!

  【此时,袁盎还没这么老】

  刘恒犹豫了一下,说,诛杀宰相、御史大夫,有点不妥吧?还是让他们查明囚车所经过的各县,凡是没有给淮南王供应饮食的官员,全部处死。

  衣赐履说:文帝刘恒和郎中袁盎说的淮南王是谁?怎么死的?为什么被关在囚车里?为什么要处死各县的官员?还得从汉高祖刘邦说起。

  前199年,冬季,刘邦率军从东垣(河北省正定县)经过赵国,他的女婿、赵王张敖以最高规格招待岳父,美酒佳肴之后,又献上美人一位。当夜,美人侍寝,刘邦离开后,美人发现自己怀孕了,告诉张敖。张敖当然知道龙种的利害关系,不敢再把美人放在宫中,专门在宫外为她修了一座宫殿居住,美人被称为赵姬。前198年,十二月(十月为岁首),张敖的宰相贯高等人行刺刘邦的事情泄漏,贯高、张敖一干人等全部被捕(详见拙文《刘邦清理异姓王,先拿亲女婿开刀!》),赵姬也被囚禁,关在河内(河南省武陟县)。赵姬的弟弟赵兼,请辟阳侯审食其向吕后求情,吕后嫉妒,不肯为她说话。赵姬已经生下一个儿子,感到愤恨,便自杀身亡。官吏将其所生之子送给刘邦,取名刘长,令吕后收养,并葬其生母于真定。淮南王英布谋反之后,刘邦封刘长为淮南王。

  【这个形象气质,蛮像】

  刘长是吕后一手带大的,所以与吕后非常亲近。长大之后,刘长得知自己身世,不敢怨恨吕后,把气儿全撒在审食其身上,认为他的生母之所以含恨而死,全是因为审食其没有向吕后力争(这个倒霉的审食其,简直就是躺枪啊)。

  刘恒即位之后,刘长仗着皇帝是自己亲大哥,骄傲蛮横,屡违法纪,而刘恒总是从宽处置,不予追究。前177年,刘长从淮南国入朝,跟随刘恒去打猎,与刘恒同乘一车,不叫“陛下”叫“大哥”。刘长力大无穷,能徒手举起大鼎(从史书记载来看,凡是说能举起鼎的,八成都是暴死,商纣、秦武王,现在又来个刘长)。

  【也怪,力能举鼎之辈,大多没有好下场】

  刘长去见审食其,袖中藏个大铁椎,见到老审,二话不说,一椎砸过去,然后割下审食其脑袋,飞驰到皇宫,袒露上身,向刘恒请罪,说,大哥啊,我的亲娘当年不应该受到贯高那帮人的牵连,审食其没有在高后面前力争,这是他的第一条罪状;戚夫人和赵王刘如意没有罪过,吕后把他们都杀了,审食其也没有尽力劝谏,这是他的第二条罪状;高后为吕氏封王,对我们刘家造成威胁,审食其同样没有尽力劝谏,这是他的第三条罪状。今天,我是为天下诛杀这个恶贼,同时,也是为我娘亲报仇,我愿意伏法,请您治罪。

  衣赐履说:我们在讲吕后的时候说过,审食其是吕后的男宠,官居左宰相,表面上位在右宰相陈平之下,但因其与吕后的关系,朝中事务都由他说了算,可以说是权倾一时。吕后死前,为吕氏家族安全计,封了三个吕姓为王,长安的兵权也收到吕氏手中,对审食其嘛,却罢了他的宰相职务,只给了一个太傅的虚职。然而命运吊诡,恰恰是得到王权、兵权的吕氏家族,一个不剩,全部被诛杀,而这个手中无权的审食其,悠哉游哉,过着潇洒人生。此番被刘长干掉,完全是因为刘长无法无天,属于意外事件,呵呵。

  尽管刘长击杀审食其的理由实在是荒唐透顶,但念在手足之情,刘恒没有治他的罪。此事之后,包括薄太后,以及皇太子和大臣们都对刘长心存恐惧。

  衣赐履说:审食其可能并不得人心,所以,他虽然是冤死,但没人出来为他伸冤。从刘恒对刘长的处理情况来看,我们必须认识到,不受制约的皇权,不管这个皇帝是谁,都有其局限性,一定会做出不公平不公正的事,不同之处,无非是恶劣、太过分了和有点过分之间的区别罢了。

  另,当刘长的行为让皇太后和皇太子都会心存恐惧的时候,命运的天平逐渐失衡。

  杀了辟阳侯审食其,皇帝哥哥都没把他怎么样,刘长归国以后,更加骄横恣肆,每次出门,都按皇帝的警卫规格,一切制度皆按皇帝的标准。袁盎劝刘恒说,皇上啊,诸侯王过于骄傲,可能生出祸患啊。刘恒不理。

  前174年,刘长自设法令,在淮南国推行,驱逐朝廷任命的官员,要求自己任命封国宰相和二千石(部长级)官员。刘恒予以批准(西汉初期制度,封国宰相、内史【秘书长】、中尉【长安警备区司令】,俸禄都是二千石,由中央政府派遣,以下官员,亲王才可任命)。

  刘长又擅自刑杀无罪的人,擅自给人封爵,最高到关内侯(没有采邑的侯),多次给朝廷上书都有不逊之语。刘恒有些生气,让舅父薄昭写信给刘长进行规劝。

  刘长接到薄昭书信,大怒,跟大夫(国务官)但(名不详)、士伍(监狱官)开章等七十余人,以及棘蒲侯柴武(开国功臣,灭刘兴居的也是他,最初十八侯之一)的太子柴奇合谋,准备用四十辆战车,在谷口(陕西省礼泉县东北)发动突袭,还派出使者,去与闽越国和匈奴联络。

  事情败露,主管机关奏请法办。刘恒召刘长进京。刘长到长安后,经审讯应被处以死刑。

  【刘长谋反,十分蹊跷】

  衣赐履说:刘长的这次行动,非常蹊跷,以四十辆辇车行动,应该不是谋反,可能是掌握了刘恒出行计划,打算暗杀。参与的人里有柴奇,事泄被处死,而柴奇的老爹棘蒲侯柴武直到前163年才去世,没有受到儿子的牵连,也是怪事一件。总之,这场谋反或刺杀古怪得很。

  对刘长案的调查及处理情况,也非常耐人寻味。案件审理完后,宰相张苍,典客(外籍官民接待总监,九卿之一)冯敬,代理御史大夫、宗正(皇族事务部长)逸(姓不详),廷尉(司法部长)贺(姓不详),备盗贼中尉(应该是皇宫内的治安官或保护皇上日常安全的指挥官,姓不详)福等联名启奏,上来一句就是“臣等冒死罪启奏”,然后把刘长的恶劣行迹历数一遍。

  衣赐履说:原文很长,列举了刘长无法无天的具体罪状,我们就不引述了。此处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奏折的呈报人,级别之高、范围之广,是让人咂舌的,宰相、典客、御史大夫、宗正、司法部长都署了名,甚至连备盗贼中尉都署了名,说明不但各级高度重视,而且涉及到皇帝人身的安危,审理对象,是皇帝唯一在世的亲弟弟,稍有不甚,祸可灭门啊!因此,对这个案子的审理,恐怕相当严谨。

  刘恒批示,我不忍心依法制裁淮南王,交列侯与二千石官商议吧。

  衣赐履说:刘恒显然对裁决不满,明确告诉这老哥儿几个,我不想依法裁判,你们再和列侯、二千石的官员商议。

  那哥儿几个于是再次“冒死罪启奏”臣等已与列侯和二千石官吏婴(姓不详)等四十三人商议,大家一致认为应当依法制裁刘长。

  衣赐履说:依法制裁,就是要判刘长死罪。大臣们为什么这样?记得刘邦让陈平、周勃去杀亲担挑儿樊哙的事吗?陈平对周勃说,我勒个去,这樊哙咱可不能杀啊,等皇上驾崩之后,吕后姐妹不得要了咱俩的老命啊!此处,正好是反过来,必须制刘长于死地,如果不弄死他,等刘恒哪天一高兴,再给刘长把王爵恢复了,这些审理过他的人,审食其就是榜样!所以,明知刘恒不愿意,所有参与讨论的人员一致要求处死刘长。

  刘恒无奈,批示,我不忍心依法惩处淮南王,赦免他的死罪,废掉他的王位吧。

  衣赐履说:刘恒已经退无可退,大臣们不依不饶,皇帝你不杀他,那我们就流放他几千里,让他没办法回来害人。

  哥儿几个又“冒死罪启奏”,刘长犯有大死之罪,陛下不忍心依法惩治,施恩赦免,废其王位。臣等请求将刘长遣往蜀郡(四川省成都市)严道(四川省荥经县)邛崃山(荥经县西南大相岭,邛崃读如穷来)驿站。令其妾侍有生养子女者随行同居,由县署为他们兴建屋舍,供给粮食和生活用品。然后,哥儿几个又来了个“臣等冒死罪请求”,要将此事布告天下!

  衣赐履说:通过这一来一回几次交锋,我深深感到臣子们的不安,简直就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表面上是呈奏章和批复奏章,其实,决定着将来无数人的身家性命。为了防范刘恒恢复刘长的王爵,大臣们居然让刘恒把刘长的劣迹公告天下!读者们有没有体会到里面的杀气?

  刘恒这个气啊,说,准请供给刘长每日食肉五斤,酒二斗。命令昔日受过宠幸的妃嫔十人随往蜀郡同住。其他皆准奏。

  之后,与刘长通谋造反的人,都被处死。刘长被安置在密封的囚车中,文帝下令沿途所过各县依次传送。袁盎进谏说,皇上一直骄宠淮南王,没有为他配备严厉刚正的太傅和宰相,所以才发展到这般地步。淮南王秉性刚烈,现在如此突然地摧残折磨他,我担心他突然遭受风露生病而死于途中,陛下将有杀害弟弟的恶名,可如何是好?

  刘恒说,我的本意,只不过要让刘长受点困苦罢了,现在就派人召他回来。

  结果,我靠,这个淮南王刘长,居然愤恨绝食而死。囚车依次传送到雍县(陕西省凤翔县),雍县的县令打开了封闭的囚车,发现尸体,据实奏报。

  收到刘长的死讯,文帝刘恒心下悲痛,这才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场景,袁盎建议斩杀宰相、御史大夫以谢天下。

  刘恒不许,令宰相、御史大夫逮捕传送刘长的沿途各县官员,拷问是哪些官员不开启车门、不送食物,一律处死。用侯爵礼仪,把刘长安葬在雍县,设立守墓人三十户。

  衣赐履说:这一场可能的血雨腥风,随着刘长的绝食而死,化解掉了,臣子们也可以舒口气了。刘恒是个仁君,尽管,他对弟弟刘长的“仁”,就是对其他人的“不仁”。我之所以不厌其烦来来回回叙述大臣们“臣等冒死”云云,一方面是想说明大臣与刘长的生死较量,另一方面,是想到一个问题,就是皇权与相权的分野在哪里?刘邦,一代英主,他与臣子之间,似乎皇权占上风,但是相权也在,不是刘邦说了什么都算的,比如,更换太子。到了文帝刘恒,可能因为性格比较宽厚,相权有一定的反弹,在处理刘长的问题上,刘恒一让再让,最后结局是弟弟绝食而死,所以袁盎才会说出诛杀宰相、御史大夫以谢天下的话来。文帝终究不忍。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但是,饶是刘恒仁慈,为了他这个牛逼的弟弟,刘恒也没少杀人啊!权力,不论在谁手里,如果不受制约,都会干出出格的事来。

  我们后面慢慢看,看皇权和相权的斗争将会如何演变,能不能够通过制度选择,创制出一个相对稳定的权力结构。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