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玩儿的都是心理战
  • 衣赐履
  • |
  • 新浪博客

  前205年,三月,西魏王魏豹投降刘邦,刘邦带着魏国部队一道东征。过了不久,魏豹向刘邦请假,说老娘患病,他想回去照顾几天。刘邦同意。不料魏豹刚到他的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立即封锁黄河渡口,投降项羽。八月,刘邦派他的职业外交家郦食其(读如丽义基)去劝说魏豹,请他返回荥阳。魏豹不听,说,汉王傲慢无礼,以羞辱别人为乐,责骂诸侯、群臣,就跟老子骂儿子似的,老子这辈子绝不再受他的鸟气了!

  刘邦于是任命韩信为左丞相,灌婴、曹参为助手,攻打魏国。

  衣赐履说:看到这里,感觉挺好玩儿的,刘邦见到儒生,扯下人家的帽子当尿盆儿用,对待魏豹这样“王级”的人物,居然也是呼来喝去,显然,魏豹实力不济,脸皮又不够厚实,基本上在这个舞台上已经被淘汰了。

  刘邦问郦食其,说,魏国的大将是谁?

  郦食其说,柏直。

  刘邦说,乳臭未干,怎么能抵挡得了韩信!

  又问,骑兵司令是谁?

  郦食其说,冯敬。

  刘邦说,他是秦将冯无择的儿子,虽然有两下子,不过干不过灌婴。

  又问,步兵司令是谁?

  郦食其说,项它。

  刘邦说,他不是曹参的对手,果真如此,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啦。

  韩信也问郦食其,魏国会不会用周叔当大将?

  郦食其说,魏国确实用的是柏直。

  韩信说,哈,一个不成才的娃儿罢了。

  汉军自首都栎阳东征,魏豹重兵把守蒲坂(山西省永济县),监视临晋(陕西省大荔县东)汉军。韩信在黄河西岸集结部队跟船只,宣称要强渡黄河。等到魏军集中兵力准备迎战时,韩信派遣另一支劲旅悄悄从北部的夏阳(陕西省韩城市),乘坐大木瓮渡河,奇袭魏国后方基地安邑(山西省夏县)。魏豹大惊失色,连忙领兵回撤迎战韩信。九月,韩信发动猛攻,生擒魏豹,押送荥阳,魏地全部平定,汉政府设置河东郡(山西省夏县)、上党郡(山西省长子县)、太原郡(山西省太原市)。

  衣赐履说:这一仗,是史料上明确记载的韩信指挥的第一仗,刘邦能够放韩信单飞,而且由灌婴、曹参这样一等一的高手辅佐,说明此前韩信在军中已经显示出独当一面的本事。大家注意,韩信打仗,从不硬拼,全部智取;韩信打仗,特别重视情报工作,在这一点上,赵括是不如他的,长平一战,连对手是白起都没弄清楚,焉能不败;韩信打仗,对不同的对手有不同的招,对自己带领的是一帮什么货色也相当了解,从某种角度看,他不仅是不世出的大将,同时也是优秀的心理分析专家。

  另,灌婴、曹参都是最早跟随刘邦起事的人物,且曹还是沛县嫡系,他俩当韩信的副手,当然主要是战略上的考量,但我们不能排除这也是刘邦对韩信加以制衡,随时防范韩信造反。这种事儿,说不清。比如这个魏豹,降过来降过去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从朋友变成了敌人。

  又另,韩信口中的周叔不知道是什么人,连韩信都高度重视,那一定是响当当的人物,魏豹不能用此人,说明魏豹不过了了。

  汉军在彭城兵败西撤时,陈馀也已察觉到张耳并没有死,便立即背叛了汉王(详见拙文《刘邦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韩信平定了魏地,派人向刘邦请求增兵三万,打算北进燕(燕王臧荼)、赵(赵王赵歇),东击齐国(齐王田广),然后向南断绝楚军粮道。刘邦准许,派张耳率军增援,先向北攻打赵国、代国。闰九月,韩信在阏与(山西省和顺县)击垮代军。韩信连破魏、代两国,刘邦派人征调韩信的精锐部队,到荥阳抵御楚军。

  前204年,十月(岁首),韩信、张耳率军攻打赵国。赵王赵歇和代王陈馀闻讯,即在井陉口(河北省井陉县西。陉,山脉突然中断,两岭紧夹,易守难攻,是军事天险。太行山脉共有八陉,井陉为第五陉,山凹如井)集结部队,号称二十万大军。

  广武君李左车(也是战神级别的大将,故赵国大将李牧之孙,家传的打仗基因不得了)劝陈馀说,韩信、张耳乘胜势离开本国远征,锋芒锐不可当。我听说“从千里之外供给军粮,士兵当会面有饥色;临时拾柴割草来做饭,军队当会常常食不果腹”,而今井陉这条路,车辆不能并行,骑兵不能成列,行军队伍前后拉开几百里,依此形势,随军的粮草必定远远落在大部队的后面。请您拨给我三万人马,抄小路去截断对方的辎重粮草,而您则深挖壕沟、高筑营垒,坚守不出。如此,他们前不能进、后无退路,用不了十天,我就能献上韩信、张耳的人头。

  陈馀一向称自己的部队是“仁义之师”,不屑使用诈谋奇计,故说,韩信兵少,且疲惫不堪,对这样的军队还避而不击,其他诸侯该怎么看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韩信派人暗中打探消息,得知陈馀不采纳李左车的计策,高兴得直跳脚,挥军直入井陉险道,在距离井陉口三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

  衣赐履说:情报工作太重要了。不过,还是有些疑惑,赵军如此机密的军事情报,怎么这么容易就知道了?并且,即使得到这情报,又怎么判断真假呢?只能推测,韩信对陈馀相当了解,才能作出相应的判断。

  夜半,韩信传令部队出发,挑选两千名轻骑兵,每人手拿一面红旗,从小道上山隐蔽起来,观察赵军的动向;并告诫他们说,交战时赵军看到我军退逃,必会倾巢出动来追赶我们,你们即趁机迅速冲入赵军营垒,拔掉赵军的旗帜,遍插汉军的红旗。

  然后下令就地用早餐,说,今天打败赵军后,全军会餐!

  众将哪里肯信,心中暗笑,口中奉承,都说,好!

  韩信说,赵军抢占险要,如果没有看到我们统帅的旗鼓,绝不会攻击我们的先锋部队,恐怕把我吓跑(古时行军,先锋有先锋的旗鼓,大将有大将的旗鼓)。于是,先派出一万人,渡河(桃河)之后,就在水滨列阵。赵军在营垒上望见,哄堂大笑(《兵法》上说,背水之地是一种“绝地”,军队一旦背靠河川,就成为“废军”,绝地废军,非死不可。盖前有强敌,后无退路。陈馀素知兵法,看到敌人犯下如此重大错误,岂能不笑)。

  天色微明,韩信打出了大将的旗鼓,鼓乐喧天地开出井陉口。赵军打开营门迎击,激战良久,韩信、张耳假装不能支持,向水滨狼狈逃窜。桃水营垒放他们进去,然后再度出击与赵军厮杀。赵军果然倾巢出动,争抢汉军抛下的旗鼓,追逐韩信和张耳。汉军背后就是河水,无法再退,只有死战,赵军一时无法攻克。韩信派出的二千名骑兵见赵军全体出动去追逐争夺战利品时,立刻奔驰进入赵军营地,拔掉所有赵军旗帜,插上两千面汉军红旗。赵军无法抓获韩信、张耳,便想退回营地,却见自己的营垒中遍是汉军的红旗,惊慌失措,以为汉军擒获了赵王赵歇和一众将领,于是大乱,瞬间崩溃。汉军随即前后夹击,大败赵军,活捉赵歇,格杀陈馀。

  将领们献上敌人的首级和俘虏,向韩信祝贺,有人问道,兵法上说“布军列阵要右边和背面靠山,前面和左边临水”,而将军你却让我们背水布阵,还说什么“打败赵军后全军会餐”,说实在的,我们都不信能取胜,这是什么战术呀?

  韩信说,这战术也是兵法上有的,只不过你们没有留意罢了!兵法上不是说“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吗?况且我军根本就没好好训练过(刘邦带走了精锐,留给韩信一堆老弱残兵),其实就是一帮老百姓去打仗,把他们置于死地,他们为活命必然拼死作战;只要给他们一线活路,那就麻烦了,肯定是抱头鼠窜,哪能指望他们去冲锋陷阵啊!

  众将听罢,心悦诚服,都说,将军谋略天下无双,我们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衣赐履说:所谓水无常形,韩信用兵,如水。灭魏、灭代、灭赵方法都不一样,之后伏燕灭齐,吃掉项羽,均以奇制胜。然而,不管仗怎么打,韩信始终坚持的是大打心理战,对付赵军,夺其大营;对付项羽,四面楚歌;特别是带着一支老弱病残的部队,以“背水一战”激发斗志,一举灭掉二十万赵军,我们只能说,韩信对人性、对人的心理摸得太透了。不过呢,韩信更擅长的是对集体心理的把握,正所谓“韩信带兵,多多益善”,而对个体心理的揣摩和掌控,显然与“最多只能带十万兵”的刘邦不在一个层面上。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