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祸水,祸及英布
  • 鼎湖听泉
  • |
  • 新浪博客

  与韩信、彭越不同的是,最终英布的反迹是因怀疑爱妾与别人有染而败露的,也可以说他是被女人害死的,红颜祸水啊。

  却说英布宠幸的美艳爱妾病了,为她治病的医师的家和中大夫贲赫家住对门,为了治病,英布的爱妾多次去医师家,住对门的贲赫认为自己是侍中,就趁机送去了很丰厚的礼物,有时还和英布爱妾在医生家兴致勃勃地饮酒谈天,很合得来的样子。

  原本这只是十分普通的男女交往而已,而当爱妾侍奉淮南王时不经意间谈到了贲赫,对他曾经的照顾很感谢,并当着夫君的面盛赞贲赫是忠厚老实的人。英布一听,立马醋意大发,怀疑自己被部下带了“绿帽子”,当然很生气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人很忠厚老实呢?你们接触过吗?”爱妾只好把治病时相交往的情况全都给英布和盘托出。妒火中烧的他断定自己的心爱女人和贲赫有了不正当关系,所以要质问贲赫。

  面对杀人如麻的暴怒英布,贲赫当然十分惊惧,怕去上班有去无回被英布给办了,就借口有病不去应班。谁知这更加惹恼了淮南王英布,这不是瓜田李下心中有鬼是什么?不然的话为什么要避开我?

  正如掉斧人越看某人越像是偷斧者一样,反正妒火正烧的英布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的女人背着自己偷汉子,我的脸往哪搁?不被人笑得面黄才怪,于是就要逮捕贲赫。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这一昏招,让英布也从此埋下了被剿灭的祸根。

  为了彻底地摆脱自己的困境,遭受无妄之灾的贲赫唯有要告发英布谋反,让皇帝办了他才一劳永逸地斩草除根,所以就急匆匆坐着驿车前来都城长安举报。英布气急败坏地派人十万火急地追赶贲赫,却没有赶上。贲赫飞火流星地跑到了长安,立马上书告变,说英布早在收到彭越肉酱之后就有反心,因此建议中央在他举起反叛大旗之前诛杀他。

  刘邦看了贲赫的奏折,也不知谁是谁非,于是就找萧何商量对策,做事谨慎的萧何说:“以老臣看来,英布不应该有这样的事,这其中可能是牵涉到私人怨仇而带的诬陷成分吧,这毕竟也只是贲赫的一面之词。我想,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先把贲赫扣押起来再说,然后派人暗中查证淮南王是否有反迹才是正途。”

  然后是英布眼看贲赫三十六计走为上,跑到了刘邦那里上书言变,原本他暗中就搞了很多小动作,虽然还没有正式举起义旗,不过贲赫这一成功出逃,本来就心中有鬼的他肯定认为贲赫上了他的很多眼药,甚至于也怀疑他已经说出自己暗中布署兵力对抗中央的情况,悔不该为了一个美人争风吃醋大动干戈,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也。

  正在惶惑叹气间,刚好看到刘邦的使臣又来了,这不是纸包不住火了吗?想到反正也扛不住了,英布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了,反正到了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我亡了,索性就杀死贲赫的全家,同时正式宣布起兵造反,他也是三大名将中公开宣布造反的人。

  当英布造反的消息传到长安的时候,刘邦也只好把贲赫给释放了,因为这已经不用验证了,贲赫说的是对的,刘邦不仅放了他,还封他做了将军,这就叫做恩怨分明。

  既然英布已经公开和中央对着干了,接下来最要紧的当然就是平叛灭了英布了,这是国家生死攸关的大事,绝对不能怠慢。

  于是,刘邦连忙召集满朝将领们来问道:“英布小竖子造反,我们要怎样处理他呢?”将领们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是发兵攻打他,捉住之后活埋了这小子来解恨,还能怎么办?”

  汝阴侯滕公夏侯婴感到有点奇怪,按理说刘邦如此厚待英布,他也不应该造反的,就召原楚国令尹问这件事。令尹说:“这事没什么奇怪啊,他本来就当造反。”滕公又说:“这话怎讲?皇上分割土地封他为王,分赐爵位让他显贵,面南听政立为万乘之主,如此礼遇厚待,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还要谋反呢?”令尹答道:“滕公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你想想,往年杀死彭越,前年杀死韩信,这三个人都是汉开国名将,有同样的功劳,也可以看成是能结为一体的人,换句话说是连体婴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依据这样的道理推算,韩信彭越都已经死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啊,英布自然会怀疑祸患殃及其本身,所以就这样造反了,这难道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吗?很简单的道理。”

  夏侯婴听后感觉很有道理,夏侯婴虽然不算是韩信那样的一流战将(有人评论说丰沛集团成员也大都是二流将相的多,不过胜于有凝聚力十分忠心,这就是最大最坚实的组织保证),但却是一个很有心胸很能从谏如流很有同情心的人,也是他首先发现并刀下救了一流大将韩信的,所以他就把这些话告诉了刘邦,并对正在犯愁的刘邦建议说:“我的门客也就是原楚国令尹薛公,我曾和他交流了关于英布造反的事情,我感觉这个人很有韬略,说到了点子上,你也可以问他如何处置英布吧。”

  既然是刘邦最最信得过的夏侯婴推荐的,刘邦也就直接召见了薛公。

  薛公果然如夏侯婴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一套套的,刘邦都听得有点入迷了,差点儿流口水,有才啊,汉帝国不缺少人才也。

  “如果陛下问我英布为什么要造反,我同样像回答滕公一样回答陛下,英布造反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这是形势逼人。而且英布的造反还属于是最被动型的,如果他处心积虑要夺大汉江山,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假使英布计出上策,山东地区就不归陛下所有了;而计出中策,谁能胜出也很难说;也只有计出下策,陛下才可以安枕无忧也。”薛公胸有成竹地回答说。

  “此话怎讲?什么是上策?”刘邦一头雾水地问道。

  “也就是说,英布可以向东夺取吴国,向西夺取楚国,然后吞并齐国,占领鲁国,再传一纸檄文,叫燕国、赵国固守他的本土不要轻举妄动,这样一来山东地区就不再归陛下所有了。”薛公不紧不慢地回答说。

  “那么中策又是指的什么?”刘邦突然有点心跳加速地问道,因为有点心慌也。

  “那就是向东攻占吴国,向西攻占楚国,然后吞并韩国占领魏国,夺取敖庾的粮道,再封锁成皋的战略要道,这样的话,交战双方谁能胜出就很难预料了。”薛公技术性有理有据地分析起来。

  “那就麻烦你再说一下什么是下策吧。”刘邦脸开始有点汗津津的感觉,为这么严峻的形势。

  还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也,自己还蒙在鼓里以为江山稳坐呢,从这就反映了皇权巩固的复杂性和紧迫性,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开杀戒也是有必要的了。

  “那当然是向东夺取吴国,向西夺取下蔡,把枪炮辎重和金银财宝迁到越国,然后自己跑到长沙做山大王,如果是这样陛下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也就是说大汉就没事了。”薛公回答说。

  听到薛公这么一分析,刘邦还真是如醍醐灌顶,连忙紧张追问道:“那么英布将会选择哪种计策呢?”薛公十分自信地回答说:“以我对他的长期观察,他一定会选择下策。”这样一说刘邦顿时也来了兴趣,于是又问:“他为什么要舍弃上策、中策而选择下策这么笨呢?这不是捡了芝麻丢西瓜那么笨吗?连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薛公突然哈哈大笑道:“陛下问得好,我正要谈到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般人都会选择最好的,这是关系到人的本能问题。那么一生身经百战的大汉著名战将英布为什么要舍本逐末那么不可理喻呢? 这就得从英布的出身和本性说起。英布本是一介武夫,他原先是骊山的刑徒,从一名受黥刑的罪犯起始奋力做到了万乘之主,心中装的都是自己的荣华富贵,而不会顾及当今百姓,更加不会为子孙后代考虑,不然的话他就不会下得狠心坑杀那么多人了,从这一点来考量,你就能理解他为什么选用下策了,因为他是一个唯利是图不顾及他人的人,这也注定他会自取灭亡。”

  刘邦一听这么精妙的分析,立马一拍大腿大赞道:“令尹说的好,你爷爷刘邦我深有同感。”看到他分析得这么出彩,连刘邦自己也感觉人才难得啦,夏侯婴果然又没看错人,于是一高兴就封薛公为千户侯。

  (2)英布之死

  然后刘邦正式册封皇子刘长为淮南王,代替造反的英布,接下来就调动军队,又一次御驾亲征向东攻打英布,啃下这个最后的“硬骨头”,因为三大名将之中也只剩下他这座“大山头”了。

  当然,这一次刘邦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正所谓上得山多终遇虎,刘邦也受了很严重的箭伤,回军途中伤情加重,差点就回不了京城,回到长安之后也只剩下半条人命等待归天,连医生也被他打发走了。

  唉,这政治还真是不好玩,两败俱伤也。难道革命的成果就是要自己亲人和战友的命吗?这确实也是太奢侈和昂贵了。

  据说,英布造反之初,就曾对他的手下将领们说:“皇上已经老了,每次有人对抗中央他都要御驾亲征,仗打得多了就会厌倦,我敢打赌这次他一定不能够亲自带兵前来平叛,如果他要派遣将领来镇压,反叛的人也只是害怕韩信、彭越这种一等一的大将而已,如今他们都死了,其余的将领更加没什么可怕的。”基于他的这种推测,也终于放心公然造反了。

  然而他却低估了刘邦捍卫刘汉王朝的决心,最终年迈体弱的刘邦也亲自出马来灭了他。

  接下来,果真如薛公所预料的那样,英布这个有勇无谋的莽夫果然向东攻打荆国,荆王刘贾不敌勇猛无比的英布,仓皇出逃之间,死在富陵。

  依靠最初的锐气,如猛虎下山的英布收编了刘贾的所有部队,军势大壮,又强行渡过淮河去攻打楚国。楚国连忙调动军队在徐、僮之间和英布短兵相接,楚国兵分三路,想采取互为犄角交叉救援的策略。

  有识者立马看出了这种战法的破绽,于是劝告楚将说:“英布是一个久经沙场善于用兵打仗的名将,而且百姓们一向畏惧这位杀人如麻的战争机器。我听兵法上有云:‘诸侯王在自己的领地和外敌作战,一旦一方危急,另一方就会溃散。’如今兵分三路,不仅不能抱团作战形成合力,而且也很容易让敌军各个击破,英布只要打败了我们其中的一路兵马,其余的两路必然畏惧得四处溃散,怎么能互相救援呢!”这个军情观察虽然很有道理,刚愎自用又盲目自大的楚将去不听劝告。结果正如预料的一样,英布果然打败其中楚军一路兵马,其他两路军队都闻风丧胆四散逃散撒腿狂奔了,哪还顾得上去救援被打败的那路军队呢,这楚将蠢得像头猪也。

  然后,没有多少远见的英布像无头苍蝇往前乱撞,挟着打败楚军的余威指挥军队耀武扬威地向西挺进,还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就在蕲县以西的会甀和刘皇帝所率领的汉军狭路相逢。

  那时候,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年在函谷关就是因为英勇善战的英布率先攻下关门,让刘邦差点在鸿门宴上成了项羽的刀下鬼,这回就是算总帐的时候了。

  英布,你这个杀人魔王,让刘邦替天下所有被活埋的冤魂讨还血债吧,看刘邦如何收拾你这个“反贼”。

  一开始,英布的军队非常勇猛,一上来就猛打猛冲所向披靡,眼看汉军抵挡不住英布军队的第一波冲击,于是刘邦就先命令军队躲进庸城壁垒,坚守不出,以避开敌军的锐气,站稳脚跟图后攻击。

  此时刘邦看见英布排兵列阵一如项羽当年的阵法,也足见这家伙的傲慢无礼,还翻老皇历示威了不成?一见到这阵势,刘邦就特别厌恶他,这个心里中只想自己没想到别人的莽匹夫。

  然后,在两军对峙的时候,刘邦和英布遥相对望,远远地刘邦对英布骂道:“英布小竖子,你这不要脸的三性家奴,我对你那么好,裂土封王,天下有几人有你这样的超级待遇?你不仅不感恩戴德,还要造反,何苦呢?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也。”英布居然油嘴滑舌地答道:“无他,我也想像你一样一尝君临天下当皇帝的滋味嘛!那多威风,这你都看不出来?蠢到家了。”一听到英布那玩世不恭的轻薄口吻,这不是在祖师爷面前公然耍流氓吗?刘邦更是难压心头火,更加气愤,然后又连珠炮般骂他,随即两军大战。

  杀了一大阵子,英布的军队开始抵挡不住,终于大败而逃,汉军紧追其后。英布渡过淮河之后,又几次停下来和汉军继续交战,都不能反败为胜,最终也只能和一百多人逃到长江以南藏匿。

  英布原本和番县令通婚,为此长沙哀王派人诱骗英布,说要和英布一同逃亡,也就是想诱骗他逃到南越,早已六神无主的英布轻易就相信了他,于是就随他到了番阳,然后番阳人在兹乡百姓的民宅里杀死了英布,随着英布被灭掉,汉初三大最有能力威胁皇权的诸侯王也全都剪除了,从政治高度上来说,这也是刘邦有生之年最难处理的三场重大政治事件,几乎是耗尽了其所有的精力。

  也可以说,解决了这三个最难啃的硬骨头,基本上其他威胁到中央政府的造反者就不在话下了,诸如什么臧荼、韩王信、张敖都不值一提,大巫见小巫的干活。

  至于和韩信勾结造反的陈豨,刘邦倒是碰到了一点小麻烦,除了派汉太尉周勃北上攻入代国地区,还想爆了头才想出了一条妙计。刘邦听说陈豨的部将都是商人出身,于是祭出了以毒攻毒之谋:“商人大都爱钱,要瓦解他们的斗志,就要诱之以利,我这就拨出各自一千斤金子,前去收买王黄、曼丘臣等人,谁投降汉国,就给金子作为报偿。”这招果然万试万灵,陈豨的部将立马投降者众,金钱也是炸弹也。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陈豨部将赵利倒是忠心耿耿,他所守的东垣,汉军攻了一个月也攻不下来,赵利的士兵还在城上用粗口骂刘邦,平时刘邦就喜欢骂骂咧咧的,这回反叛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啦,可恶之极,惹得刘邦勃然大怒,咬牙切齿的款式,七窍生烟也。

  你爷爷的,这帮人还真是活腻了,等该城被攻破以后,刘邦立即命令把负隅顽抗骂他的人都斩了,而不骂的既往不咎,刘邦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嘿嘿。平定代国之后,于是皇子刘恒被封为代王(就是后来的汉文帝)。

  当大部分的诸侯王被换上刘姓皇子时,基本上汉家天下也正是得到稳固的时候,这就是刘邦御驾亲征的初衷和政治必要性,为的也就是巩固汉之统一和天下平安,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与韩信、彭越不同的是,最终英布的反迹是因怀疑爱妾与别人有染而败露的,也可以说他是被女人害死的,红颜祸水啊。

  却说英布宠幸的美艳爱妾病了,为她治病的医师的家和中大夫贲赫家住对门,为了治病,英布的爱妾多次去医师家,住对门的贲赫认为自己是侍中,就趁机送去了很丰厚的礼物,有时还和英布爱妾在医生家兴致勃勃地饮酒谈天,很合得来的样子。

  原本这只是十分普通的男女交往而已,而当爱妾侍奉淮南王时不经意间谈到了贲赫,对他曾经的照顾很感谢,并当着夫君的面盛赞贲赫是忠厚老实的人。英布一听,立马醋意大发,怀疑自己被部下带了“绿帽子”,当然很生气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人很忠厚老实呢?你们接触过吗?”爱妾只好把治病时相交往的情况全都给英布和盘托出。妒火中烧的他断定自己的心爱女人和贲赫有了不正当关系,所以要质问贲赫。

  面对杀人如麻的暴怒英布,贲赫当然十分惊惧,怕去上班有去无回被英布给办了,就借口有病不去应班。谁知这更加惹恼了淮南王英布,这不是瓜田李下心中有鬼是什么?不然的话为什么要避开我?

  正如掉斧人越看某人越像是偷斧者一样,反正妒火正烧的英布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的女人背着自己偷汉子,我的脸往哪搁?不被人笑得面黄才怪,于是就要逮捕贲赫。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这一昏招,让英布也从此埋下了被剿灭的祸根。

  为了彻底地摆脱自己的困境,遭受无妄之灾的贲赫唯有要告发英布谋反,让皇帝办了他才一劳永逸地斩草除根,所以就急匆匆坐着驿车前来都城长安举报。英布气急败坏地派人十万火急地追赶贲赫,却没有赶上。贲赫飞火流星地跑到了长安,立马上书告变,说英布早在收到彭越肉酱之后就有反心,因此建议中央在他举起反叛大旗之前诛杀他。

  刘邦看了贲赫的奏折,也不知谁是谁非,于是就找萧何商量对策,做事谨慎的萧何说:“以老臣看来,英布不应该有这样的事,这其中可能是牵涉到私人怨仇而带的诬陷成分吧,这毕竟也只是贲赫的一面之词。我想,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先把贲赫扣押起来再说,然后派人暗中查证淮南王是否有反迹才是正途。”

  然后是英布眼看贲赫三十六计走为上,跑到了刘邦那里上书言变,原本他暗中就搞了很多小动作,虽然还没有正式举起义旗,不过贲赫这一成功出逃,本来就心中有鬼的他肯定认为贲赫上了他的很多眼药,甚至于也怀疑他已经说出自己暗中布署兵力对抗中央的情况,悔不该为了一个美人争风吃醋大动干戈,小不忍则乱大谋是也。

  正在惶惑叹气间,刚好看到刘邦的使臣又来了,这不是纸包不住火了吗?想到反正也扛不住了,英布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了,反正到了这个地步,不是你死就我亡了,索性就杀死贲赫的全家,同时正式宣布起兵造反,他也是三大名将中公开宣布造反的人。

  当英布造反的消息传到长安的时候,刘邦也只好把贲赫给释放了,因为这已经不用验证了,贲赫说的是对的,刘邦不仅放了他,还封他做了将军,这就叫做恩怨分明。

  既然英布已经公开和中央对着干了,接下来最要紧的当然就是平叛灭了英布了,这是国家生死攸关的大事,绝对不能怠慢。

  于是,刘邦连忙召集满朝将领们来问道:“英布小竖子造反,我们要怎样处理他呢?”将领们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是发兵攻打他,捉住之后活埋了这小子来解恨,还能怎么办?”

  汝阴侯滕公夏侯婴感到有点奇怪,按理说刘邦如此厚待英布,他也不应该造反的,就召原楚国令尹问这件事。令尹说:“这事没什么奇怪啊,他本来就当造反。”滕公又说:“这话怎讲?皇上分割土地封他为王,分赐爵位让他显贵,面南听政立为万乘之主,如此礼遇厚待,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还要谋反呢?”令尹答道:“滕公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你想想,往年杀死彭越,前年杀死韩信,这三个人都是汉开国名将,有同样的功劳,也可以看成是能结为一体的人,换句话说是连体婴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依据这样的道理推算,韩信彭越都已经死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啊,英布自然会怀疑祸患殃及其本身,所以就这样造反了,这难道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吗?很简单的道理。”

  夏侯婴听后感觉很有道理,夏侯婴虽然不算是韩信那样的一流战将(有人评论说丰沛集团成员也大都是二流将相的多,不过胜于有凝聚力十分忠心,这就是最大最坚实的组织保证),但却是一个很有心胸很能从谏如流很有同情心的人,也是他首先发现并刀下救了一流大将韩信的,所以他就把这些话告诉了刘邦,并对正在犯愁的刘邦建议说:“我的门客也就是原楚国令尹薛公,我曾和他交流了关于英布造反的事情,我感觉这个人很有韬略,说到了点子上,你也可以问他如何处置英布吧。”

  既然是刘邦最最信得过的夏侯婴推荐的,刘邦也就直接召见了薛公。

  薛公果然如夏侯婴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一套套的,刘邦都听得有点入迷了,差点儿流口水,有才啊,汉帝国不缺少人才也。

  “如果陛下问我英布为什么要造反,我同样像回答滕公一样回答陛下,英布造反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这是形势逼人。而且英布的造反还属于是最被动型的,如果他处心积虑要夺大汉江山,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假使英布计出上策,山东地区就不归陛下所有了;而计出中策,谁能胜出也很难说;也只有计出下策,陛下才可以安枕无忧也。”薛公胸有成竹地回答说。

  “此话怎讲?什么是上策?”刘邦一头雾水地问道。

  “也就是说,英布可以向东夺取吴国,向西夺取楚国,然后吞并齐国,占领鲁国,再传一纸檄文,叫燕国、赵国固守他的本土不要轻举妄动,这样一来山东地区就不再归陛下所有了。”薛公不紧不慢地回答说。

  “那么中策又是指的什么?”刘邦突然有点心跳加速地问道,因为有点心慌也。

  “那就是向东攻占吴国,向西攻占楚国,然后吞并韩国占领魏国,夺取敖庾的粮道,再封锁成皋的战略要道,这样的话,交战双方谁能胜出就很难预料了。”薛公技术性有理有据地分析起来。

  “那就麻烦你再说一下什么是下策吧。”刘邦脸开始有点汗津津的感觉,为这么严峻的形势。

  还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也,自己还蒙在鼓里以为江山稳坐呢,从这就反映了皇权巩固的复杂性和紧迫性,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开杀戒也是有必要的了。

  “那当然是向东夺取吴国,向西夺取下蔡,把枪炮辎重和金银财宝迁到越国,然后自己跑到长沙做山大王,如果是这样陛下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也就是说大汉就没事了。”薛公回答说。

  听到薛公这么一分析,刘邦还真是如醍醐灌顶,连忙紧张追问道:“那么英布将会选择哪种计策呢?”薛公十分自信地回答说:“以我对他的长期观察,他一定会选择下策。”这样一说刘邦顿时也来了兴趣,于是又问:“他为什么要舍弃上策、中策而选择下策这么笨呢?这不是捡了芝麻丢西瓜那么笨吗?连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薛公突然哈哈大笑道:“陛下问得好,我正要谈到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般人都会选择最好的,这是关系到人的本能问题。那么一生身经百战的大汉著名战将英布为什么要舍本逐末那么不可理喻呢? 这就得从英布的出身和本性说起。英布本是一介武夫,他原先是骊山的刑徒,从一名受黥刑的罪犯起始奋力做到了万乘之主,心中装的都是自己的荣华富贵,而不会顾及当今百姓,更加不会为子孙后代考虑,不然的话他就不会下得狠心坑杀那么多人了,从这一点来考量,你就能理解他为什么选用下策了,因为他是一个唯利是图不顾及他人的人,这也注定他会自取灭亡。”

  刘邦一听这么精妙的分析,立马一拍大腿大赞道:“令尹说的好,你爷爷刘邦我深有同感。”看到他分析得这么出彩,连刘邦自己也感觉人才难得啦,夏侯婴果然又没看错人,于是一高兴就封薛公为千户侯。

  (2)英布之死

  然后刘邦正式册封皇子刘长为淮南王,代替造反的英布,接下来就调动军队,又一次御驾亲征向东攻打英布,啃下这个最后的“硬骨头”,因为三大名将之中也只剩下他这座“大山头”了。

  当然,这一次刘邦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正所谓上得山多终遇虎,刘邦也受了很严重的箭伤,回军途中伤情加重,差点就回不了京城,回到长安之后也只剩下半条人命等待归天,连医生也被他打发走了。

  唉,这政治还真是不好玩,两败俱伤也。难道革命的成果就是要自己亲人和战友的命吗?这确实也是太奢侈和昂贵了。

  据说,英布造反之初,就曾对他的手下将领们说:“皇上已经老了,每次有人对抗中央他都要御驾亲征,仗打得多了就会厌倦,我敢打赌这次他一定不能够亲自带兵前来平叛,如果他要派遣将领来镇压,反叛的人也只是害怕韩信、彭越这种一等一的大将而已,如今他们都死了,其余的将领更加没什么可怕的。”基于他的这种推测,也终于放心公然造反了。

  然而他却低估了刘邦捍卫刘汉王朝的决心,最终年迈体弱的刘邦也亲自出马来灭了他。

  接下来,果真如薛公所预料的那样,英布这个有勇无谋的莽夫果然向东攻打荆国,荆王刘贾不敌勇猛无比的英布,仓皇出逃之间,死在富陵。

  依靠最初的锐气,如猛虎下山的英布收编了刘贾的所有部队,军势大壮,又强行渡过淮河去攻打楚国。楚国连忙调动军队在徐、僮之间和英布短兵相接,楚国兵分三路,想采取互为犄角交叉救援的策略。

  有识者立马看出了这种战法的破绽,于是劝告楚将说:“英布是一个久经沙场善于用兵打仗的名将,而且百姓们一向畏惧这位杀人如麻的战争机器。我听兵法上有云:‘诸侯王在自己的领地和外敌作战,一旦一方危急,另一方就会溃散。’如今兵分三路,不仅不能抱团作战形成合力,而且也很容易让敌军各个击破,英布只要打败了我们其中的一路兵马,其余的两路必然畏惧得四处溃散,怎么能互相救援呢!”这个军情观察虽然很有道理,刚愎自用又盲目自大的楚将去不听劝告。结果正如预料的一样,英布果然打败其中楚军一路兵马,其他两路军队都闻风丧胆四散逃散撒腿狂奔了,哪还顾得上去救援被打败的那路军队呢,这楚将蠢得像头猪也。

  然后,没有多少远见的英布像无头苍蝇往前乱撞,挟着打败楚军的余威指挥军队耀武扬威地向西挺进,还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就在蕲县以西的会甀和刘皇帝所率领的汉军狭路相逢。

  那时候,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年在函谷关就是因为英勇善战的英布率先攻下关门,让刘邦差点在鸿门宴上成了项羽的刀下鬼,这回就是算总帐的时候了。

  英布,你这个杀人魔王,让刘邦替天下所有被活埋的冤魂讨还血债吧,看刘邦如何收拾你这个“反贼”。

  一开始,英布的军队非常勇猛,一上来就猛打猛冲所向披靡,眼看汉军抵挡不住英布军队的第一波冲击,于是刘邦就先命令军队躲进庸城壁垒,坚守不出,以避开敌军的锐气,站稳脚跟图后攻击。

  此时刘邦看见英布排兵列阵一如项羽当年的阵法,也足见这家伙的傲慢无礼,还翻老皇历示威了不成?一见到这阵势,刘邦就特别厌恶他,这个心里中只想自己没想到别人的莽匹夫。

  然后,在两军对峙的时候,刘邦和英布遥相对望,远远地刘邦对英布骂道:“英布小竖子,你这不要脸的三性家奴,我对你那么好,裂土封王,天下有几人有你这样的超级待遇?你不仅不感恩戴德,还要造反,何苦呢?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也。”英布居然油嘴滑舌地答道:“无他,我也想像你一样一尝君临天下当皇帝的滋味嘛!那多威风,这你都看不出来?蠢到家了。”一听到英布那玩世不恭的轻薄口吻,这不是在祖师爷面前公然耍流氓吗?刘邦更是难压心头火,更加气愤,然后又连珠炮般骂他,随即两军大战。

  杀了一大阵子,英布的军队开始抵挡不住,终于大败而逃,汉军紧追其后。英布渡过淮河之后,又几次停下来和汉军继续交战,都不能反败为胜,最终也只能和一百多人逃到长江以南藏匿。

  英布原本和番县令通婚,为此长沙哀王派人诱骗英布,说要和英布一同逃亡,也就是想诱骗他逃到南越,早已六神无主的英布轻易就相信了他,于是就随他到了番阳,然后番阳人在兹乡百姓的民宅里杀死了英布,随着英布被灭掉,汉初三大最有能力威胁皇权的诸侯王也全都剪除了,从政治高度上来说,这也是刘邦有生之年最难处理的三场重大政治事件,几乎是耗尽了其所有的精力。

  也可以说,解决了这三个最难啃的硬骨头,基本上其他威胁到中央政府的造反者就不在话下了,诸如什么臧荼、韩王信、张敖都不值一提,大巫见小巫的干活。

  至于和韩信勾结造反的陈豨,刘邦倒是碰到了一点小麻烦,除了派汉太尉周勃北上攻入代国地区,还想爆了头才想出了一条妙计。刘邦听说陈豨的部将都是商人出身,于是祭出了以毒攻毒之谋:“商人大都爱钱,要瓦解他们的斗志,就要诱之以利,我这就拨出各自一千斤金子,前去收买王黄、曼丘臣等人,谁投降汉国,就给金子作为报偿。”这招果然万试万灵,陈豨的部将立马投降者众,金钱也是炸弹也。

  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陈豨部将赵利倒是忠心耿耿,他所守的东垣,汉军攻了一个月也攻不下来,赵利的士兵还在城上用粗口骂刘邦,平时刘邦就喜欢骂骂咧咧的,这回反叛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啦,可恶之极,惹得刘邦勃然大怒,咬牙切齿的款式,七窍生烟也。

  你爷爷的,这帮人还真是活腻了,等该城被攻破以后,刘邦立即命令把负隅顽抗骂他的人都斩了,而不骂的既往不咎,刘邦也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嘿嘿。平定代国之后,于是皇子刘恒被封为代王(就是后来的汉文帝)。

  当大部分的诸侯王被换上刘姓皇子时,基本上汉家天下也正是得到稳固的时候,这就是刘邦御驾亲征的初衷和政治必要性,为的也就是巩固汉之统一和天下平安,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