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历史上唯一一位在监狱成长的皇帝
  • 文裁缝
  • |
  • 新浪博客

  一般人做梦都想生在皇家,享受与生俱来的荣华与富贵,然而生在皇家就是幸运的吗?估计在一个人眼里,显然是谈不上幸运的,他遭受了连普通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和折磨,身边最亲的亲人先后死去,而且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夺去这一切的竟然是他的亲曾祖父,真是一场人伦惨剧。然而,在那个皇权至上的时代,即使是皇帝的子孙又如何,稍有不称意,便会招来杀身之祸。不过,奇迹就是这样产生的,一个已经是悲惨到极致的人,却又传奇般的登上了权力巅峰。

  “巫蛊之祸”后,汉武帝进行了一次大赦天下,这次大赦挽救的是大汉的江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这众多被免于死罪的人当中,有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他的名字叫刘病已。单从名字来说,就已经能看出这个孩子是个苦命人儿,要不怎么会在出生几个月后,就摊上了这场牢狱之灾。

  实际上,他所摊上的苦难何止如此。他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等一干人等,都先后死去,独留他一个人在世上。从武帝大赦天下后,刘病已就正式沦为一名平头老百姓,流落民间。正常情况下,刘病已的人生也基本上可以定性,然而因为一位有心人的操作,让这一切似乎又变得充满了变数。

  这个人便是邴吉。在武帝之时,他做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为人深沉忠厚,从不夸耀自己的长处。“巫蛊之祸”爆发后,刘病已被投入大牢。廷尉监邴吉被调到京城负责处理废太子刘据案,经过一番调查,他率先发现太子是被诬陷的,但碍于当时的形势,无法立即予以平反。不过,他看刘病已是个无辜的婴儿,便让忠厚谨慎的女囚胡组、郭征卿住在宽敞干净的房间哺育皇重孙。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五岁的刘病已聪明异常,却还是没能赶走附在他身上的霉运。有一次,一个术士无中生有对身体欠佳的汉武帝进谗言说:“长安城周围的郡县监狱上空,闪烁着一种属于天子的奇特光芒,夜晚直冲天空。皇上千万要早做提防。”人到暮年的武帝一听“天子之气”四个字就异常紧张起来,生怕有人出来造他的反,革他的命。于是,他立即下诏,将监狱中的所有在押人员,不论有罪没罪、大罪小罪,一律处死。邴吉听说后,冒着被砍头甚至灭九族的风险,进行了坚决的抵制,他说:“即使是罪犯、普通小民,也不可以随意处死,何况这监狱里还关押着皇帝的曾孙呢!”

  这话传到武帝那里,本来就对“巫蛊之祸”已有悔意,一听“皇曾孙”三个字,就幡然醒悟,收回了先前的成命。刘病已结束了牢狱生涯,却没能认祖归宗,因为当时的武帝已经决定要立刘弗陵为太子,加之对于刘据的后人心存疑忌,所以不可能将刘病已接回皇宫。当时,病己的生母,刘进之妾王翁须更是早已死了,连尸骨都没有人去收葬。这个五岁的小孩能去哪里呢?

  关键之时,邴吉又一次伸出了援手,他将病已送到鲁国,那里有他祖母史良娣的家人。史良娣的母亲贞君对这个可怜的孩子非常疼爱,不顾年老体衰,亲自照料他的生活。然而,邴吉对刘病已最大的帮助在于,将刘病已的名字记在了刘氏族谱中。这不仅让小病己生活费有了着落,而且在汉废帝刘贺被罢黜后,写在族谱正宗位置的刘病已就直接进入了众人的视线。

  所谓“根正苗红”,想不发达都难。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刘病已的至亲都已被诛杀,几乎没有任何可倚靠的力量,对于这样一个人选,位高权重的霍光自然不会反对,至于各怀鬼胎的满朝文武估计更是双手赞成。

  于是,在公元前74年,也就是元平元年,昌邑王刘贺被废后,霍光等大臣将武帝的曾孙刘病已从民间迎入宫中,先封为阳武侯,于同年7月继位,时年18岁,第二年改年号为“本始”,史称汉宣帝。宣帝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在即位前受过牢狱之苦的皇帝。

  不过,令那些原本没看好的“民间天子”的权臣们没有想到的是,他显然不是一个“傀儡”,而是一个能隐忍,有魄力的明君。由于长期生活在民间,因此对百姓的疾苦和吏治得失有所了解,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任用贤能,贤相循吏辈出,终于完成了“昭宣中兴”的大业,并以此彪炳千秋。

  不仅如此,对于汉武帝未能解决的外患难题——匈奴,他也一举拿下。公元前72年,宣帝曾联合乌孙大击匈奴,后趁匈奴内部分裂之机,与呼韩邪单于建立友好关系,使边境逐步宁息。公元前60年,又在乌垒城,设立西域都护府,监护西域诸城郭国,使天山南北这一广袤地区正式归属于西汉中央政权,一洗大汉81年心灵创伤,从此奠定汉强匈弱的大格局。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