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38岁干了一件要杀头的事,蓄谋已久甚至派了卧底
  • 程步
  • |
  • 新浪博客

  秦始皇三十七年,大约是在深秋岁末,刘邦又一次作为领队,率领沛县的民工赴咸阳打工(汉高皇帝,以秦始皇崩之岁,为泗水亭长送徒至骊山)。在沛县城集合好民工,县里的一干大佬如萧何等都来拿钱凑份子给刘邦送行,每人三百,萧何出了五百(高祖以吏繇咸阳,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说是大佬不假,因为县下是乡,乡下才是亭,隔着两级。这等大佬却给芝麻碎粒官的刘邦凑份子,可见这差事辛苦不易。刘邦勇挑重担,一干大佬才可以免受跋涉之苦,免遭一路匪盗疾病的天灾人祸,更可以抓紧这数月半年的时间,继续贪污受贿。刘邦大约也对其中的机关心知肚明,故而也不客气,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拿了钱领着人,刘邦离开县城开始向咸阳走,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路上行了两天大约有八十里,到了刘邦的老家丰邑。丰邑在县城的西南面,而去咸阳应该往西北走。现在无法确知当时的道路情况,但不管是顺道还是有意绕道,刘邦回了趟丰邑是确定的。离开丰邑再上路没多远,便出事了。

  丰邑西边有一片水泽,官道旁有一家酒肆,刘邦招呼众人停下来打尖吃饭。反常的是,刘邦没有啃点干粮歇一歇脚继续赶路,而是要了酒菜,喝了起来(到丰西泽中,止饮)。辣酒下肚,刘邦突然对随行的民工道:“你们都走吧,我也要从此消失了(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

  叫他这一说,随行的民工和护卫的军卒自然是很吃惊。看看不像是戏言,又劝阻不住,有人就凑份子买来两壶酒,一个鹿肚,一个牛肝,切开了下酒与刘邦话别(将与故人诀去。徒、卒赠高祖酒二壶,鹿肚牛肝各一。高祖与从者饮酒食肉而去)。这顿酒想是喝得众人一头雾水,刘邦却是喝得慷慨悲壮,刻骨铭心。

  为什么说刘邦喝得慷慨悲壮?如果刘邦二十五岁考取公务员当上了泗水亭长(及壮,试为吏,为泗水亭长),到秦始皇三十七年三十八岁,他便已经在泗水亭长任上干了十三年了。苦活累活干了不少,比如跋涉数天去薛地追捕罪犯,比如远赴几千里一去数月半年甚至一年,带队赴咸阳打工,可是却得不到提拔,没有奖金,沿途劳累吃点喝点还得自己贴钱。穿城过府遇见刁难不得不拿钱打点没处报账。沛县官场贪污腐败,刘邦却清高孤傲不肯低头马屁,以至于这个官当得憋屈。可是即便如此,好歹你也是个官,比平民百姓还是高人一等。更有老婆儿女热炕头,一旦离家出走,干什么去?不是有了发财的机会跟朋友跑买卖挣大钱,也不是有人提携异地去做大官,而是落草为寇。如此一来,辛辛苦苦挣了半辈子的这一切,就都没了。老婆吕后嫁了你吃苦受累,给你生了两个孩子,还要拖着孩子下地干活。幼子幼女,还有老相好曹夫人和私生子刘肥,更有你那卓尔不群的娘,亦步亦趋崇拜追随你的弟弟刘交。就如同一首歌词,“辛辛苦苦已渡过半生,今夜重又走进风雨”。对刘邦来说,就不仅仅是走进风雨,简直就是自己往刀山火海里跳,还捎带上一大家子亲人。

  又为什么说这顿酒,刘邦喝得刻骨铭心?因为后来事成刘邦当了皇帝,设宴与大臣宴饮时,还时常置此鹿肚牛肝酒二壶,以忆当年(后即帝位,朝晡尚食,常具此二炙并酒二壶)。

  很快,丰西泽中刘邦等一干人食尽酒干,天也日落西山夜幕降临,刘邦爬起来要走,当时就有民工士卒十余人拍胸脯愿意追随(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刘邦几分醉意来者不拒,令一熟悉道路的人前面开道,自己醉醺醺领着众人,在一片芦苇丛中摸黑前行(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不一会儿,前面探路的人惊慌回报,说有大蛇挡道,过不去,劝刘邦赶紧回头(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刘邦借着酒劲道:“都是好汉壮士,何惧一条小蛇!”说着话走上前去,拔剑斩蛇。由于是深秋天气渐凉,大蛇行动缓慢又忙于寻找巢穴过冬,故而时常挡道被路人所见。刘邦拔剑时,大蛇未能迅疾反击或逃跑,结果被刘邦一剑两段,令随众叹服(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一行人又趁着夜色前行数里,终因累困又有几分醉意,最后就倒在路边睡了一觉。第二天天明,众人爬起来转道向南,遁入芒砀山安营扎寨,从此落草为寇。

  造反是要杀头灭门的。刘邦难道不可惜官场前程,不想想妻子儿女,亲娘胞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辞官造反?

  后来的诸多事实表明,刘邦这不是脑子一热,或被逼无奈,他是蓄谋已久,甚至为此在沛县衙门里安排好了卧底。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