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初起兵就差点被灭,不是秦军而是亲密战友
  • 程步
  • |
  • 新浪博客

  刘邦起兵之后,第一要务是攻城略地建立根据地,以获取钱粮和兵员。一攻胡陵不下,刘邦审时度势,退兵丰邑。在丰邑大败泗水郡监平之后,刘邦趁胜追击,泗水郡监平逃往胡陵,退进城中。刘邦复又追到胡陵城下,再次形成了围攻胡陵之势。这一次刘邦没有像上一次那样使蛮力攻城,而是借战胜之威,派人入城劝降。派去的使者是萧何与夏侯婴。

  夏侯婴是沛县衙门管养马驾车的衙役,后来通过考试当了县吏。刘邦做泗水亭长时,夏侯婴每次驾车接送沛县衙门的客人路过泗水亭,都要与刘邦小叙(汝阴侯夏侯婴,沛人也。为沛厩司御。每送使客还,过沛泗上亭,与高祖语,未尝不移日也。婴已而试补县吏,与高祖相爱)。刘邦派夏侯婴与萧何一同进胡陵劝降泗水郡监,应该是萧何主使,夏侯婴副使兼驾车驭手。

  泗水郡监曾经十分赏识萧何,要把他提拔推荐到中央工作。即使这个名叫平的郡监不是当年那人,萧何毕竟在郡里工作过,应该有熟人不陌生。萧何与夏侯婴冒着生命危险进胡陵城,果然不辱使命说下郡监平。平以胡陵城投降刘邦(婴与萧何降泗水监平,平以胡陵降)。刘邦占领胡陵,立刻兵进薛城去攻打泗水郡守壮。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使了诈谋,比如叫郡监平带路等,刘邦轻松攻入薛城击败郡守壮。郡守壮向戚城败退,刘邦部将曹无伤率军猛追,斩泗水郡守壮于戚邑(引兵之薛。泗川守壮败于薛,走至戚,沛公左司马得泗川守壮,杀之)。至此,刘邦起兵旗开得胜,只两个月的时间,已经基本解除了秦国在泗水郡的军事力量,占领了众多城池,拥有了充足的钱粮和兵员的保障。

  此时刘邦身边的武将有曹无伤、曹参、吕殴、周勃、樊哙、周定、周緤、孙赤等,文臣有萧何、夏侯婴、任敖等。两攻胡陵一退一进,劝降郡监平和突袭斩郡守壮,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从一开始,刘邦军事集团就拥有审时度势随机应变的谋臣,和强攻克敌的武将,革命势头很好。

  可是,正当刘邦要以泗水郡作为根据地,去实现自己突然辞官落草定下的人生梦想时,新的敌人来了。这个敌人不是秦军,不是章邯,而是造反军的同志和刘邦的战友。同志和战友狠狠地捅了刘邦一刀,致使刘邦前功尽弃,初起的革命事业一跌而入低谷,险象环生,甚至生死不保。

  秦二世二年十一月,陈涉派魏国人周市来占领泗水郡,周市一通威逼利诱,负责为刘邦守丰邑的雍齿立刻投降了周市,把刘邦一家老小都捂在了里面(雍齿叛沛公,以丰降魏)。刘邦闻报大怒,立刻率军离开胡陵、薛城,回攻丰邑。岂料这一攻竟然以失败告终。刘邦一气,大病一场。想想沛县城再不能有失,只得退回沛县城固守(沛公引兵攻丰,不能取。沛公病,还之沛)。

  此时魏国的王族宁陵侯魏咎从陈涉处返回魏地,自立为魏王。泗水郡当年属魏国,官绅百姓反秦者,一百多年形成的奴性,自然是觉得效忠魏王名正言顺。对比刘邦小亭长,魏咎是魏王的叔父,那才是正根。秦末战乱,不是什么农民起义,而是刘国贵族的复辟战争。陈涉也不是什么农民,而是六国被打败的旧军吏陈胜吴广起义,起而无义(1)。刘邦师出无名,名不正事不顺,忙活半天刚刚建立起来的根据地,顷刻间土崩瓦解。如果不能尽快地夺回丰邑,严惩叛徒,妻儿老小事小,手下人傍大树归正根必然一哄而散,甚至砍了刘邦的脑袋去请功也未必。刘邦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一刻也不能迟缓。

  ​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