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摆了诸葛亮一道又,诸葛亮也阴了刘备一把
  • 读历见闻
  • |
  • 新浪博客

  君臣之道神似夫妻之道,要和谐就得要双方强弱分明,否则只能散伙换人。

  诸葛亮和刘备的结合,对诸葛亮而言,是找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对刘备而言,是找个人再赌一把,输了就回家接着编筐卖鞋。

  俩人的隆中谈话开了一个好头,瞎跑乱撞的刘备对自己的未来大饱眼福,割据蜀地做个土皇帝,他很开心。

  诸葛亮也很开心,三分天下的idea总算拉来了风投,自己这个经理人终于可以上岗了。

  但是有过干事经历的过来人都体会过,开头的美好,远远不意味着以后的一帆风顺。

  童话故事总是以男女主的在一起而告终,那是因为作者们都明白这样一个无限循环的规律:“各种苦逼——暂时美好一下——苦逼又来一波——再美好一下——接着苦逼……”

  所以童话故事总是见好就收,把美好永远留在每一位小读者的心中,供他们在以后生活中遇到挫折时怀疑人生。

  诸葛亮与刘备的第一次美好是赤壁之战的胜利。诸葛亮联吴抗曹的计策,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脸上增光。刘备也顺势占有荆州,结束了流窜的生活,心里舒坦。

  然而无巧不成书,煌煌三国事,荆州起波澜,好好的孙刘联盟,生生被荆州撕开了第一道裂缝。

  为了守住美好时光,诸葛亮随即上马西取益州的第二阶段计划,以此转移刘备、孙权两人的注意力,勉力维持濒临破裂的孙刘联盟。

  但这一次,刘备却把出风头的机会给了凤雏庞统,而把卧龙先生摁在了荆州。

  刘备这样安排,基本上就是摆了诸葛亮一道:我用你的主意,但不用你这个人。

  实际上如果不是庞统命薄,从后来事情的发展来看,到刘备在益州建国时,庞统的功劳就要盖过他了。

  而且,到时候诸葛亮如果守在荆州不入蜀,那么就算领一些丞相、尚书之类的虚衔,也不过只是一个地方大员的干货。而如果离开荆州入蜀,关二爷再把荆州弄丢,诸葛亮在刘备阵营便是寸土之功也无了。

  庞统殒命之后,诸葛亮虽然从荆州往益州紧赶慢赶,但收益州的功劳还是被法正、李严等蜀中人士抢去了大半。

  刘备坐稳蜀地之前,以诸葛亮为首的荆襄人士,原本还能对关羽、张飞这些刘备的旧部武人保持优势,但由于收益州过程中蜀中人士的强势介入,诸葛亮不得不退居次席,法正获封尚书令,被刘备引为心腹知己,委以大权,风头盖倒诸葛亮。

  如果说诸葛亮是“原配”的话,那么法正便很像是“小三上位”,而且还是从蜀地旧主刘璋那里跳槽过来的“小三”。

  对此,“原配”诸葛亮得有多糟心?

  《三国志·法正传》中,也记下了法正上位后的不良作风——

  “以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己者数人。”

  ——这画风是不是很像小三得势后的趾高气昂?

  对于刘备的“移情别恋”,“原配”诸葛亮徒叹奈何,他对人吐苦水:“法孝直为之辅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复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

  自此之后,刘备不论是与孙权争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之战,还是与曹操争夺汉中之战,以及最后的伐吴之战,都没有再让诸葛亮随军出征。

  事实上,从重用法正等蜀中人士开始,刘备已经着手让诸葛亮的“娘家人”(荆襄人士)靠边站了。

  特别是刘备为报关羽之仇,决意大举伐吴时,诸葛亮之所以无法劝阻,就是因为他的“娘家人”与江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例如,他的哥哥诸葛瑾便是江东高官,是孙权身边的红人。

  说到这里,诸葛亮与刘备的关系就更像夫妻了,丈夫与娘家人闹别扭,自己夹杂中间,两边都说不上话。

  最终,刘备伐吴失败,退驻永安之时又摆了诸葛亮一道。

  当时病入膏肓的刘备,最先召见的不是荆襄派的诸葛亮,而是蜀中派的李严。法正死后,这位李严就成了蜀中派的领军人物。因此,刘备选择扶他上马,让他接任法正空缺下来的尚书令之职。

  刘备封给诸葛亮的官职是“丞相录尚书事”,但并未允许诸葛亮开设丞相府,所以丞相之职有名无实,而“录尚书事”也只是一个非正式的兼职。大体相当于是刘备的秘书长或者办公室主任,类似于刘备的私人助理,而非正式的国家官员。

  当刘备配齐“尚书令”时,诸葛亮大概就得退为有名无实的丞相,权力并不稳固。

  前次法正任尚书令时,就压的诸葛亮没脾气。这次刘备又想扶李严上位,也算是对“原配”故技重施吧。

  但这次不同的是,刘备没几个月就死在了永安,李严没能等到随驾还都的机会,在失去后台靠山的情况下,再想去成都重组尚书台也就不可能了。

  随即,太子刘禅继承皇位,诸葛亮顺势开设了正式的丞相府,坐实了丞相之职,让李严成了有名无实的尚书令,他所得到的这职位也最终不了了之。

  不仅如此,诸葛亮好似是“多年的苦媳熬成婆”,总算有机会对三番两次“出轨”的老搭档报复一把。

  所以,在接连被刘备摆了一道又一道后,诸葛亮也瞅准机会阴了刘备一把。

  新君的年号按礼制应当在即位次年启用,但在诸葛亮的操控下,刘禅继位后随即废弃刘备的年号,启用了自己的年号。

  对此,《三国志》的作者陈寿批评说:“礼,国君继体,逾年改元,而章武之三年,则革称建兴,考之古义,体理为违。”

  从改年号这一事来看,诸葛亮总算掌握了操控蜀国的绝对权力,并在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中打压蜀中人士。他在《出师表》中向后主推荐的郭攸之、费祎、董允、向宠等人,无一例外都是他“娘家”荆襄人士,蜀中人士则多被排黜。

  所以,“夫妻”不和,则家国不兴。刘备疏远荆襄人士,诸葛亮打压蜀中人士,都是教训。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