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孔子》与历史相差有多远?
  • 李乃刚
  • |
  • 历史春秋网

  公元前501年,孔子被鲁定公任命为中都宰,第二年升任小司空,不久即被升任与三卿并重的大司寇。

  季平子,即季孙意如,死于公元前505年,他的儿子季孙斯继任为卿,即季桓子,可是电影《孔子》安排季平子死于公元前500年,与史实相距五年。

  季桓子,即季孙斯,死于公元前492年,他的儿子季孙肥继任为卿,即季康子。可是电影《孔子》安排季桓子死于公元前484年,与史实相距八年。

  季康子继任后,经公之鱼的推荐,冉求由陈归鲁,当上了季氏家族的总管。可电影《孔子》将冉求归鲁的时间安排于公元前484年,与史实相距八年。

  公元前484年,经冉求的请求,季康子同意孔子归鲁,可电影《孔子》安排已死了八年的季桓子良心发现,安排季孙肥召孔子归鲁。季康子贵为鲁国正卿执国政,岂可去边境跪拜孔子?去边境迎孔子倒是可信。卫灵公就曾在城外迎孔子返卫。孔子归鲁也欲重振朝纲,岂可以讲学推托不问政事?这还是孔子吗?只是孔子忠君爱国,三桓不用孔子强国之道罢了!电影《孔子》归鲁的场景纯属臆造。

  公山不狃,又名公山弗扰,任季氏的费邑宰,因反对堕三都而叛。公元前498年失败后,逃奔齐,后奔吴。电影《孔子》为其改名公山狃,并出现在鲁君的朝堂之上。将阳虎所为错加于公山不狃身上。阳虎囚季桓子,与鲁君盟,家臣执国命。

  堕三都,是将城墙降低符合礼制规定,岂是毁城?电影将堕演成了毁,岂不是把孔子治国之道演成了祸国殃民?郈邑侯犯叛,是公元前500年的事,电影《孔子》将其延后两年与孔子搅在一起,添乱!

  夹谷会盟,所用战车为乘,一车四马为一乘,有御者位,有主位,有车右,有甲士,至少到博物馆看一下。电影《孔子》有一马拉的车,有两马拉的车,不成体统。

  夹谷会盟,齐人盟书上有“齐师出境而不以甲车三百乘从我者,有如此盟”,电影《孔子》所说500乘,纯属臆造。

  夹谷会盟,孔子索回郓、讙、龟阴三邑。皆汶阳田。何来汶上三城之说?

  叔孙州仇,谥号武,不可能活着时叫他叔孙武。叔孙武叔与季孙斯平辈,岂可以叔侄相称?

  子路随孔子堕山都失败,与孔子一道流亡,是季氏的命令。《孟子》一书中有孔子不脱冕而行的记载,可电影《孔子》有孔子还冕的细节,纯属与史实作对。

  公元前490年孔子入陈国,公元前489年,孔子绝粮于陈蔡之间,原因是吴伐陈,楚来救。子贡请楚军保护孔子,楚昭王闻孔子在陈蔡之间,特派人前来聘请。电影《孔子》用子贡的话说是子路在卫国的妻兄颜浊邹大夫来救援。电影将情节演在公元前484年,与史实相距五年。颜浊邹的名字也没有念对。

  卫灵公死于公元前493年,怎能在公元前484年说其刚死。子路随孔子居卫时,任卫国大夫孔悝的蒲邑令。公元前480年,卫国内乱,子路挺身入险,死于乱中。高柴,字之羔,从卫国逃回鲁国,给孔子报信的是高柴。电影《孔子》臆造了一个孔子弟子漆思弓,查无此人。电影《孔子》将子路的死期提前了四年。

  蔡昭侯应吴国之邀南迁蔡国是公元前493年的事。电影《孔子》在子贡口中说出,时间与史实相差九年。又岂能是楚国将蔡国南迁的?是楚攻打蔡国,吴国助蔡国南迁。

  子路出任蒲邑令时问政于孔子。孔子告诫之路:”蒲多壮士,又难治也,恭以敬,可以慑勇;宽以正;可以容众;恭以洁,可以亲上。”电影《孔子》用颜渊问仁的“非礼勿视”等词搪塞,根本对不上号。

  颜回死于公元前481年,在鲁国家中病死。电影《孔子》将颜回早演死了三年。

  颜回生于公元前521年,曾参生于公元前505年,在电影中曾参年龄若颜回,化妆选人都欠妥当。

  阳虎于公元前486年老死于晋国家中,岂可与公元前480年入卫篡位?子路又是保护卫国幼君,理由不对。卫国是父子争国,何来幼君之说?

  鲁定公死于公元前495年,鲁哀公与公元前495年继位。电影《孔子》季桓子在公元前484年,死人说瞎话,定公刚逝,新君年幼。纯属臆造之言。

  《论语》中子曰:“唯女子于小人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是说教育小时候的子女要把握好亲疏的度,电影《孔子》的女人与小人并举,有辱中国文化,中国的女人岂不都是小人了?还把这罪过加在孔子身上,实对圣人不敬。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