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孙玉良:梦寐以求“优制谛”
  • |
  • 历史春秋网

  近日,作家孙玉良先生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能当上“酒仙”,感谢北京优制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首届“优制谛酒文化沙龙”,感谢优制谛公司CEO兼文化沙龙执行会长、书画收藏家韦朋君的邀请。在这次文化盛会上,大咖云集,不乏国内响当当的人物,我被聘任为酒文化沙龙的文化顾问,并做了长篇发言且吟诗一首以贺,捧上了优制谛酒文化沙龙的第一任“酒仙”奖杯。

  优制谛是一个商标的名字,寓意为优秀制造的真谛,早在2017年10月28日就完成了商标注册,理念为“优制谛就是品牌,更是推介品牌的平台”,至于“推介”什么品牌,就看经营的市场定位和产品标准。

  韦朋君是一个很有想法的青年,憨厚朴实循规蹈矩的样子,初识于“万贤汇沙龙”,交往起来,就像品鉴一瓶多年的窖藏红酒。未料这个挺有文化味道的商标,最后被确定的还是用来经营葡萄酒,看来这还是因为心中对酒文化有着执着和热爱。这在一般人看来,葡萄酒与啤酒和白酒不同。啤酒是用来解渴的,完全可以痛饮十八大碗,豪放至极;白酒性烈,义气之酒,“宁可胃中有个洞,不可让兄弟的感情裂条缝”;而葡萄酒更适合浅斟慢酌,三五好友闲情雅趣一起享受惬意的生活慢时光,也是更多的人对葡萄酒的养生保健作用推崇备至,这红酒在今天人们的餐桌上也就成了主角之一。韦朋君说,我们以红酒为媒,聚一批文人墨客,吟诗作画,弹琴下棋,在浮躁的商业社会里,若“竹林七贤”一般,不亦乐乎?

  对于酒,孙玉良先生并不陌生,之前曾做过河北星火集团主管销售的副总经理,应酬甚多。亦当过村官、乡官,请客者也不少。进京北漂,改行当了“作家、诗人”,以文人墨客自居,除痛饮美酒之余,亦喜吟诗一首表达感情。写酒的诗,算起来也有几十首了。

  如《五一自享孤独逢廖海斌携酒共饮》:野花绿草伴我呆,虫儿小鸟依树乖。仰望白云随风走,清空心事培道胎。忽有铃声传友语,闲问春风谁剪裁。喜鹊捂嘴偷喳笑,遥见海斌携酒来。

  如《逢冠毒肆虐醉酒做接龙诗》:中午半斤刘伶醉,醉看世界冠毒多。多少陈年与旧事,事非谁肯忆覆辙。辙深隐含血和泪,泪眼朦胧看今昨。昨日百万无影冰,冰消瓦解终归和。

  如《小寒邀友饮酒题咏》:雪飘小寒腊月天,百花觳觫梅坦然。生得傲骨冷何惧,披白只做暖心棉。邀得几个知音友,畅谈曹刘煮酒仙。忽闻远处莺声笑,谁家孩童贺新年。

  平生最崇拜的偶像是李白,骑马舞剑走天涯,醉酒吟诗真潇洒,史上亦是“诗仙”亦是“酒仙”者,唯李太白一人矣。

  亦品美酒亦作诗,韦朋君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亦饮美酒亦赚钱;组织了这样一个盛会,文人相聚酒为伴,功德无量。

  2019年12月29日,在送金猪迎瑞鼠的岁尾交错之际,首届优制谛酒文化沙龙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如期举行,来自首都艺术、文化、教育、企商界的代表及各大社交平台的知名人士隆重集会,刘金彪、仇立权、金格格、吴清英、李传广、翟立新、曹喜蛙、艾若等数十人相聚一堂,共享酒文化的魅力。

  嘉宾们参观了位于北京朝阳区芍药居的优制谛酒窖线下展厅,琳琅满目的各种品牌洋酒让人目不暇接。

  随后,酒文化沙龙正式开始,吟诗、作画、唱歌、跳舞,指点江山,大家各显才艺。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国策智库人生学专家、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历史春秋网执行总编、首届北京优制谛酒文化沙龙“酒仙”奖获得者孙玉良先生最喜欢饮酒赋诗,当场作诗一首《优制谛酒文化沙龙首届年会题咏》:与谁喝酒信有缘,杯中自有佛家禅。千里相逢共一醉,百年修来品甘甜。安坐连干三春色,唇动轻啜两红颜。欢伯谁若优制谛,兴浓梦醒已明年。宴会欢酒,与另一位“女酒仙”、围棋三段高手孟雨频频举杯,不觉已醉。

  首届酒文化沙龙是一次酒会高潮,随后国内新冠肺炎开始肆虐,为防疫情传播,大家尽量避免聚会,一晃就是四个多月过去了。

  2020年5月10日,优制谛酒窖线上商城正式营业。

  这是一个精品葡萄酒的线上电商平台,主要经营来自法国、澳大利亚、美国、阿根廷和智利五个国家12个品牌的葡萄美酒,且多是市场认知度较高的品牌。优制谛的目标是在这开启大众葡萄酒消费的时代里,使葡萄酒走上更多普通家庭的餐桌。疫情影响不能聚会,将传统葡萄酒零售模式借助互联网打造一个精品葡萄酒线上商城,将以供应链管理为动能,以社交分享模式为引擎,构建葡萄酒家庭消费新平台,就是他想出的应对新冠疫情不耽误畅饮葡萄美酒的办法。

  当下“江山代有能人出,各领风骚五百年”。孙玉良先生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当真了不起,多是资深的互联网居民,注册个会员,动动拇指,足不出门就迎接快递的迅捷服务,然后夜深人静之际,小院亭深之中,弄上几个冷菜,独享五国葡萄美酒,不亦小有情趣哉?虽不能有唐朝诗人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兴致,但必少不了诗仙李白的《月下独酌》情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雅兴如此,洞中八仙,亦不过如此耳。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