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云汉:今日普通话起自元明,粤语吻合唐宋古音
  • 叶德平
  • |
  • 历史春秋网

  粤语吟诵,顾名思义就是以粤语吟诵古典诗词的一种诵读,既有韵,又有调。根据《香港首份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项目1.9所载,“广东吟诵”的涵义是: “‘吟诵’是传统的教学方法,也是读书人采用的读书方法。吟诵者会以广东方言,按乐音将古典诗词文章唱出来。”

  莫云汉,香港珠海学院中国文学系教授,粤语吟诵爱好者、研究者。“诗词最佳的演绎方式就是‘吟诵’。昔年,我曾经创作过一首七绝,题为〈粤语吟诵诗文,易悟其意,为赋一绝〉:‘吻合中原古雅音,诗文到手好哦吟。浮声切响如旋律,哀怨激昂感入心。’说的就是粤语本身就是吻合唐宋时期中原古音,以此吟诵当时诗词,份外富有韵味。”

莫云汉:今日普通话起自元明,粤语吻合唐宋古音

  粤语吟诵暨纪念苏文擢教授逝世二十周年研讨会(左四为莫云汉教授)

粤语的特点

  粤语保留了中古汉语的特点,“平、上、去、入”四声俱全,适宜于唐宋诗词的朗诵。莫云汉指出“今日的普通话起源于元、明时期,以北京话为基础的,已没有了‘入声’,而且把大部分‘合口音’改为‘开口音’,于是同样是诗词吟诵,但技巧与韵味已大相迳庭。”

  入声字的韵尾以塞音快速结束,一般是以“P、T、K”三字母收尾,它的特征是“短促急收藏”(明僧释真空〈玉钥匙歌诀〉)。字例有“月”、“德”、“急”等。粤语吟诵时,包括这些字在内的入声字的尾韵,都不能拖长,读起来是短而急促。

粤语吟诵的重点

  粤语吟诵的要诀是主要有二:第一、“字必文读”。汉字的粤语读音,有些会有“文读”、“白读”之别;简单而言,前者就是书面语读音,后者就是口语的发音。第二,“依字行腔”。吟诵的时候,要根据该字义去控制腔调,而其调必须与字音尽量贴近。

  学习粤语吟诵,首要条件就是要有良好的语文基础,字音字义不在话下,如果能对平仄有所认知,甚至懂得诗词格律,学起来更事半功倍。笔者好奇,当年莫云汉是因为什么机缘而学习粤语吟诵呢?

  “小时候的主要娱乐是听电台广播,那年头播放的,不是粤曲,就是南音、吟诵等。在这种氛围下,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就会习惯这样吟咏诗词,久而久之,也就学会了。”

莫云汉:今日普通话起自元明,粤语吻合唐宋古音

  莫教授担任「声契文心:朗诵艺术分享会表演嘉宾」,推广粤语吟诵。

  莫云汉再补充道:“除了日常接触外,老师的引导也很重要。上一代的中、小学老先生大都经历过“卜卜斋”教育(即“私塾”。因老师会以“打手掌”惩罚学生,发出“卜卜”声,故广东人戏称这书斋为“卜卜斋”),习惯了咏诵诗词时,用‘吟诵’之法。在这样口传心授下,我也慢慢掌握‘粤语吟诵’的技能。”

  虽然,莫云汉多是倚靠“耳濡目染”的自学方法学习粤语吟诵,但他强调对他影响最深、又是正式从师学习就是孙甄陶先生。“甄陶先生是南社社员,诗词吟诵的功夫十分到家,那时我就是从他身上正式学习粤语吟诵。”

莫云汉:今日普通话起自元明,粤语吻合唐宋古音

  莫教授详细讲述粤语吟诵的技巧

我很相信,诗词吟诵是可以让学生更能掌握文字的美感与节奏

  临届退休之年,莫云汉更多花时间在粤语吟诵的推广工作上面。他与一众好友,譬如招祥祺校长、朱鸿林教授等,组成了“粤语吟诵核心组”,举办了不少活动,把粤语吟诵推广至社区。莫云汉希望“新一代的教育工作者能够重新审视‘国文教育’的重要性。在我读书的年代,中国语文与中国文学并不分家,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两科正式分道扬镳。没有了诗词歌赋的装饰,语文学习也变得索然无味。”因为,他很相信,诗词吟诵是可以让学生更能掌握文字的美感与节奏。

資料補充:

  《隋书·薛道衡传》:“ 江东雅好篇什, 陈主尤爱雕虫, 道衡每有所作,南人无不吟诵焉。”

  所谓吟诵,是汉文化圈中的人们对汉语诗文的传统诵读方式,也是中国人学习文化时高效的教育和学习方法,有着两千年以上的历史,代代相传,人人皆能,在历史上起到过极其重要的社会作用,有着重大的文化价值。汉语的诗词文赋,大部分是使用吟诵的方式创作的,所以也只有通过吟诵的方式,才能深刻体会其精神内涵和审美韵味。因而吟诵也是汉语诗文的活态。吟诵是我国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是公认的中国文化独特魅力之一,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吟诵汉诗在海外一直盛行不衰,不仅在华人中间,而且在日本、韩国等很多汉文化圈国家中,也一直流传,比如日本的吟诗社社员就有百万人以上,他们经常来中国交流访问。

  1.除入声字外所有行的尾韵拖长。

  2.入声字在古代有许多,例如月等,必须读得短而快。

  3、依字行腔。中国所有的传统音乐都称依字行腔,而唯有吟诵最严。吟诵力求把每个字的涵义表达得最清楚,所以与字音最贴近。因此,吟诵调一般也是比较简单的结构,易学易记。

  4、文读语音。吟诵是必须文读的,这样才能最接近诗文的原貌。南方方言各有文读语音系统。北方也有,而又以入声字的处理最为突出。综合以往的情况,可知当代的新吟诵,也须文读。主要是入声字要吟短,尤其是音步所在和重要的入声字要吟短音。押韵的字要尽量按平水韵发音,不可不使押韵。平仄不可混,如看、叹等字,要吟平声。其余如车读如驹等,因与吟诵调关系不大,似可不必太严。(叶德平)

作者:叶德平博士,香港资深教育工作者,知名文化学者,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学士、硕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为香港高等教育评议会常委,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高级讲师,中文、历史课程学术统筹,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