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 叶德平
  • |
  • 历史春秋网

  2009年,粤剧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是香港首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其艺术文化价值获得社会大众肯定。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清末时期,香港开始有粤剧演出的记载。战前,薜觉先、马师曾的崛起,带来香港粤剧艺术的发展。战后,随着大批粤剧工作者从北而来,以及“香港八和会馆”的成立,本地粤剧发展蓬勃。在经历一段小低潮后,香港粤剧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重新出发,迎来另一个高潮。然而,近年消闲娱乐模式越来越多元化,粤剧对年轻一代而言,或许只是一个“文化符号”,吸引力大不如前。

决意参透唐涤生的刀笔

  斗鱼的天性是逆流而上。有一位香港年青人,她不以粤剧为落伍,决心把它视之为毕生事业。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时尚的外表包裹着古道热肠

  袁学慧,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管理”课程四年级学生。跟大部分青年人一样,她喜欢动漫,热爱网游。然而,在时尚的装扮下,她却有一腔古道热肠:“我的朋友大多是因为家庭熏陶投身戏行,而我比较特别,因为我的家人并没有特别喜欢粤剧。引领我喜欢上粤剧的是唐涤生先生。他的文字仿佛有‘千斤力’、‘万缕情’,我不禁深深爱上。”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文武兼善,时而公主,时而武将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文武兼善,时而公主,时而武将

  对袁学慧来说,要参悟唐先生的刀笔,不如从案头踏进楼台,由外而内亲炙其精粹所在。于是,在十六岁那年,她决定要学戏了。

  她学艺于八和会馆旗下的八和粤剧学院。四年间,从表演程序到唱念做打,从文本研读到表演技巧,她都一板一眼地学习着;同时,她还要兼顾学业,个中辛酸,大概难以为外人所道。

喜逢儿时偶像,近处聆听教诲

  天道酬勤,用汗水灌溉而成的果实,总是特别甜美的。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都市下的牡丹亭

  慢慢地,袁学慧从台下跳到台上,饰演一个又一个微不足道却意义深长的角色。2011年,她迎来了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那年,我担任中国戏曲节剧目《武皇陛下》的制作助理。剧本的雏型渐成之时,我竟然有机会跟偶像辉哥(阮兆辉先生)、燕姐(尹飞燕女士)商讨其中一场两人的重头戏。那一天、那一幕,我毕生难忘:只见二人拿着剧本,或投入角色、或跳出讨论,在人物与事件中穿梭,构建画面,安排调度。一时间,文字在纸上跃然而动,飞舞目前。我只能说十分‘过瘾’,妙不可言!”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2016年底,袁学慧举办了一次粤剧推广活动,邀请了亦师亦友的阮兆辉先生亲临演讲。

把兴趣当作毕生事业

  大学选科的时候,袁学慧很自然地选择了中大的文化管理课程。“课程中,我认识了不少有关非遗的理论,并且可以跟随系内教授进行不同的非遗项目研究。”学习的过程中,她反思了粤剧未来的发展方向——除了演出外,还要用学术的眼光整理、保存与研究。唯有把这项精神放进殿堂,才能引起充够的注目。

帝女花香终不朽,香港粤剧传承有来人

笔者与袁学慧合照

后记:

袁学慧是我在中大专院的学生,跟随我写作毕业论文。见面的第一天是在中国文学史课上。那天,我正说到戏曲在文学史上的发展概况,她忽然张口跟我讨论了几个文学问题——那一口字正腔圆的粤语,那一派温文尔雅的气质,让我留下深刻印象。我问她最喜欢哪一部作品,她二话不说就道:《帝女花》。因此,我命题如斯,寄语她的志向能如帝女花香终不朽。

  注:“粤剧”属于《首份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第2.6项。其中包括了“演唱”、“音乐”、“神功戏”、“唱腔”与“排场”等非遗项目。 (叶德平)

  原标题为《帝女花香终不朽——传承粤剧文化的》。

作者:叶德平博士,香港资深教育工作者,知名文化学者,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学士、硕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为香港高等教育评议会常委,香港中文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高级讲师,中文、历史课程学术统筹,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