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恒:洪恩寺考古实录,金代曾叫“磐宁宫”,元代才改了名
  • 王德恒
  • |
  • 历史春秋网

  洪恩寺西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平顶山,山顶是人工凿平的。上面建有大东阁。阁的四周多用花柱石砌成护基。雕龙的大理石栏环绕,中建大理石平台,台上有三层高阁。雕梁画栋,鸟革翠飞。巍峨秀出,十分轩敞。门上悬有木匾,隶书“大东阁”三个大字,体势与斋宫横额笔法相同。盖因金人起自东北,踞有中原。取诗经、鲁颂,《闼宫》篇中:“奄有龟蒙,遂荒大东”句义,以作阁名。内祀木质接引佛像,高约丈余。仪容庄严,右臂平举微昂,指向前方,表情灵活生动,出自名手所制。阶上有璃首龟跌的大理石碑,碑身断折仆地,阳面向下,未能阅读碑文。

  洪恩寺在清朝中期,还比较完整,金代后裔完颜麟庆,于道光二十五年来房山祭祖陵时,曾经住宿于此,后来大毁于咸丰十年(1860)英法侵略联军进陷北京之际。连旷世国宝高克恭的名画,也同化劫灰,非常可惜。现在惟存残破基础,零乱瓦砾,一片荒凉,徒供游人凭吊而已。

  洪恩寺在历史上的地位,主要因为它是金代皇帝崩逝后的停灵处所,也是拜陵祭祀时的行宫。金代的名字为“磐宁宫”。

王德恒:洪恩寺考古实录,金代曾叫“磐宁宫”,元代才改了名

  金代第四任皇帝海陵王完颜亮为了定都北京,将先人列祖列宗迁往云峰山下重建了皇陵。为皇帝贵族每年拜陵祭祀中途休息方便,便将洪恩寺改建为专供皇帝休息用的行宫——“磐宁宫”。《金史》载,“贞元三年三月乙卯,命以大房山云峰寺为山陵,建行宫其麓,十月丁酉,大房山行宫成,名曰‘磐宁”,。(见《金史》卷五)大定二年(1162)九月,“辛酉,奉迁睿宗皇帝梓宫于磐宁宫”。金世宗的昭德皇后也曾“奉安于盘宁宫”。看来磐宁宫既是行宫,又是临时停灵的地方。据《日下旧闻考》等书记载:磐宁宫又是灵庙。

  公元1160年10月,完颜亮率大军南下攻宋,要完成他统一中国的大业。但由于海陵王他南下迁都、备战等操之过急,大量耗费国力,受到许多贵族和皇室的反对,所以在海陵王率领军队打到长江时候,他的族弟赵王、东京留守完颜雍便乘机在辽阳起兵称帝,改年号为大定。

  后院政变着火,前方宋朝官兵在劳军的文士虞允文的率领下奋力抵抗,海陵王在采石矶打了败仗。兵败三天以后,主将耶律元宜在阵前乘乱发动哗变,用强弓利箭射死了海陵王。完颜雍消除了后患,他从辽阳进军北京上台政变成功。

王德恒:洪恩寺考古实录,金代曾叫“磐宁宫”,元代才改了名

  海陵王当朝时的文臣武将,都是精选的精英才俊。完颜雍称帝以后,不得不留用了一些原来的大臣。兵部尚书可喜就是其中之一。可喜虽被新朝留用,但他不忘海陵王的知遇之恩,总想找机会为海陵王报仇。

  等了一年多,机会终于来了。大定二年夏末,完颜雍要前往大房山的金帝陵朝拜列祖列宗,命可喜担任御林警卫职责。可喜认为时机已到,便暗地筹划,把亲信们悄悄派到磐宁宫埋伏,准备在完颜雍拜陵到磐宁宫休息时破门突袭,刺杀完颜雍。但是消息走露。此次拜陵行程已定,完颜雍又不便更改行期,于是,他暗中调集人马,也想借机除掉可喜以儆他人。

  据在丰台区出土的乌古论元忠墓志记载,到达磐宁宫后,完颜雍住到寝殿内,让大附马右丞相乌古伦元忠带领巴图鲁勇士守卫寝殿大门。夜半时分,可喜发难,率人进攻寝殿,巴图鲁们和可喜展开了激战。乌古伦元忠要出去参战,完颜雍不让他出去。他态度坦然,从容不迫,面对刀光剑影,依然和乌古伦元忠谈论一些宫廷琐事。

王德恒:洪恩寺考古实录,金代曾叫“磐宁宫”,元代才改了名

  完颜雍“语如平素”,这种态度对巴图鲁(勇士的意思)们是个极大的鼓励。

  勇士们越战越勇,外部接应的兵马也已杀到。在内外的顽强夹击和包围下,可喜的部下多数弃械投降。可喜见大势已去,只得饮恨自杀。完颜雍拜陵后率文武群臣平安地返回中都。磐宁宫也成为他巩固皇权的纪念地。

  到了元代,磐宁宫又重新改名为“洪恩寺”。(王德恒)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