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嶷山“放牛娃”到卢浮宫金奖——唐思源访谈录
  • 孙玉良
  • |
  • 历史春秋网

  未见”野人”之前,听去见过“野人”的好友刘湘之“吹嘘”了许多,顿时在我心目中形成了这样一种印像:在一座巍峨的深山里,有一片精致的宅院,那里住着一位胡须飘飘的“隐士”。山上绿树丛丛,鸟声啾啾,间或有一两只野兔纵跃,还有鲁迅所说的一只叫“猹”的动物“神出鬼没”。“隐士”文学、书画、设计、演讲无所不能。如想见他,还需要好好打探一番。“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孙玉良采访唐思源,唐先生为孙玉良介绍画展作品

  “隐士”道号“南蛮野人”,颇似三国“卧龙、凤雏”一般。在这个信息交通高度发达、诱惑铺天盖地的时代,还有此等人物恪守深山老林做学问吗?我有点不信。刘湘之说,你信与不信,反正我信,他叫唐思源,初中毕业,小时候是个光屁股放牛的,最后到北京、上海、法兰克福举办个人画展,获得2010卢浮宫中国画金奖,散文集四次再版发行,还在非常偏远的湖南宁远县开宗立派,叫潇湘画派,建设了一座精致宏伟的潇湘画派研究院。在我见过的书画家中,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人。想去看看吗?

  我说,想,真的想,耳听是虚,眼见为实。

  他说,想去,好,过几天他们举办“六一儿童艺术节”暨唐思源艺术作品展,我邀请了央视“魅力中国”主持人叶美毅、特型演员张文老师一起去参加开幕式,“同去、同去”。

  于是,就有了这次惊心动魄的访谈。

  一路上,我像当初有人介绍对象,说对方长得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心里拽着一份极其美好的向往,那千里迢迢越发觉得冗长。

  宁远,真的好远。长沙下了高铁,还有五小时汽车。司机说,如果是在过去,班车要走13个小时。

  刘湘之让我先了解宁远,把唐思源的散文集《南蛮野人笔记》扔给我。

  哦,宁远,在两广和湖南交界的永州九嶷山,那里有舜帝陵、有宁远两个将军筹资修建的中国第二大文庙、有世界最大的古村落下灌,下灌是大唐第一状元李郃和现代古文学专家李文初的故乡。宁远是真正的江湖之野,千百年来,舜裔瑶人不服朝廷统治,举旗造反,朝廷荡寇,战火连年。直到赵匡胤“武定功成,远方安宁”,更名宁远。

  真是锁在深闺人未识的一个故国神地。

  黄昏,车入宁远境内,像到了阳朔地界,群山巍峨,暮色苍茫,一种神秘庄严肃穆的皇陵行宫的气氛,直逼心扉。难怪,唐思源在笔记里说,帝乡千里,这里是野兽的天堂,流放者的土地,是人类山水稻作理学文化的发源地。

  翻山越岭,穿江过河,经过林密仰面不见天,草深俯首不见地的原始蛮荒小路,终于,我们在一个叫莲花山的悬崖下,见到那座如月宫瑶池的潇湘画院。

  人们嘴上经常念叨的“人间仙境”,原来在这里。它并非在深山之中,而居于闹市一角。也无须“松下问童子”,手机导航便可直达。“南蛮野人”也没有长须飘飘,而是一个身材中等、面目清癯、身穿布衣、泰然自若的中年人,没有半点大师高人的装点,没有丝毫头衔爵位学问引申出来的霸气,没有野兔和“猹”,“神一般的存在”瞬间回到现实。

  这就是刘湘之所说的,在这个时代最难得见到的用作品说话的艺术家。

  唐思源用作品说话?


唐思源儿时放牛照

  一个初中毕业放牛长大的农村野孩子,他能有什么作品?

  “他的文学作品,简约、哲理、野性、幽默、知识,在全国各大文学刊物发布,《书屋》《小说界》《芙蓉》《杂文报》,获十五届全国青年文学奖,出版《南蛮野人笔记》;美术获全国工艺美术展览金奖,2010卢浮宫中国画类金奖。出版多部中国画教材和专著。更有一笔好书法。”早已先睹为快的刘湘之如是说。


唐思源法国巴黎罗浮宫国际美展获奖证书


唐思源在法国卢浮宫接受外媒采访

  凭心而论,在当今艺术界,象苏东坡、唐伯虎、王维一辈古人那样能诗会画,且又写得一手好字的文人并不多,古人讲“诗、书、画、印”,艺术家们大多是全才。唐思源敢“开宗立派”,颇有点“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的味道。唐先生的功力,从他自筹资金、自行设计、自己动手建造的这个潇湘画院,可见一斑。潇湘画派研究院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米,集建筑力学、使用功能、环境艺术于一体,依山傍石,亭台流水,恍若仙境。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用毕生的心血,研究齐白石、王憨山的绘画艺术,在二位先师深厚的绘画基石上“开山立院”,没有一点勇气和魄力是不敢为之的。翰墨书香弥久远,此处寻得古意长,早在一千多年前,岳麓书院就蕴育出“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湖湘文化,唐思源传承古人,在铜臭遍地的社会环境中“出污泥而不染”,为湖南美术的归纳与散开呕心沥血,在民间开派建院,不能不使人叹服。


唐思源“开宗立派”揭牌合影


唐思源“开宗立派”文艺演出


唐思源潇湘画派鸟瞰

  在潇湘画院建筑群里安住一宿,将是一种人生的享受。这是繁嚣闹市中的一块静谧之地,停之片刻,便易使人产生忘我。在这个“作品”下景仰的人,都容易失去自信。因为我们很难相信,大瑶山“下里巴人”放牛娃与卢浮宫艺术殿堂的遥远,无法链接。

  我琢磨要在他的文学、国画、书法以及建筑里寻找答案。从到达宁远的晚上到离开的三天,我都是在惊讶中大汗淋漓地细读他的每一件作品。我在冥思苦想,他是怎么逾越江湖到庙堂那千里迢迢的?他的土谈俚语来自民俗,但是,深刻的哲理语言从何而来?他没有科班美术,色彩关系笔墨关系从何而来?园林建筑设计思想从何而来?


唐思源作品在中央警卫局创作,作品被中南海152会议室收藏

  第二天是“六一儿童艺术节暨唐思源艺术作品展”开幕式,唐思源成为“众星捧月”的主角人物。他在“唐爷爷辛苦了”的孩子们欢呼中说,“我的画院和我的画未来都是留给孩子们的,因为我有一天走了,带不走一片纸。”。

  我突然觉得抓住了一根成功的主线——德性。

  终于,六一晚上,我们登上后山的半山亭,四目相对,开始了我的访谈。

  孙玉良:唐先生,您好!我是历史春秋网总编孙玉良。这几天读了您大量的作品,非常震撼,最让我吃惊的是,您从一个放牛娃走到了世界艺术的顶峰法国卢浮宫!我想就您的成长之路提几个问题,让我们解惑,也想为自学的青少年们指点迷津,好吗?

  唐思源:好是好,不过,我还没有成才,我还在努力。您问吧。

  孙玉良:您只上学六年,也就是可以识文断字,而您的散文在我看来堪称一流,在这个很少有人读书的年代,您的读者群很大,我看了,您的语言从俗极到雅极,都能有机安排在一个篇章里,今年《南蛮野人笔记》都第四次再版发行了,我想知道,您驾驭写作法则从何而来?


唐思源作品展示

  唐思源:我没有学过写作的理法规范。我觉得写作没有天赋,也不是经历,更不是学历。文学是从悲情苦难中突围出来的炼丹。沈从文周围的人都知道翠翠的事,但是他们只停留与翠翠码头船的故事层面里聊以卒岁,而沈从文却跳出来回看低层,以超人的情感去激活语言表述,谋篇布局,于是,就有了《边城》。


唐思源作品展示

  文学,不过是以笔代替嘴巴,从小我就在村里给人讲故事,我知道他们喜欢听什么,我就考虑说什么,怎么说。说最生活的,比如我说狗尿泡河马卵子,他们就觉得亲切,叫草根;说最简单的,比如说道州婆改嫁那年,他们就知道是哪一年,叫重点;说点高深莫测的,比如说历史已然远去,他们听得懂,不会说,叫深刻。和画画一样,我画葡萄、水车、草树,蜻蜓知了,对中国人说是民俗,对外国人说是民族,雅俗共赏。我觉得,善择题材者就善取法则,写书,写书法,都一样。


唐思源作品展示

  孙玉良:说得好!那么,题材技法选择对了,艺术的高度却不是人人可为的,否则,就没有大师了?

  唐思源:是的,艺术的金字塔需要四面堆砌,道德,文化,专业,法则。我也有别人不接受的谬论,我说,文学是苦难的心得,书画是心得的苦难。这个在任何一个大学教材里都没有。苦难,是一个艺术家体感善良道德的必经之路。所以,艺术的最高度是道德的提升。如果我们的艺术行为是为银子而奋斗的,作品里必然散发出铜臭的媚俗。


唐思源作品展示

  孙玉良:好好好!今天上午您给少先队员的讲话,让人动容。我想问问,难道您从小就有这种大爱情怀吗?

  唐思源:没有。当初我学习画画,也是为了想赚钱改变家的贫穷。但是,当我的画可以解决不愁吃穿的时候,我的理想升华了,我的家放大了,变成了大家甚至国家。莫名的有了一种使命,责任和荣誉。


唐思源作品展示

  孙玉良:非常好。还有一个问题,我发现您做什么事,都清晰度特别高,知道取舍布施,像文章、书法、画画、建筑,特别是画院后花园的人文与石山水池亭台楼阁植被,都那么艺术协调为什么?我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您从一个大山里放牛的走进卢浮宫,这么大的跨度,读者与观众都觉得不可理喻?


唐思源作品展示

  唐思源:(停了很久才说)一切一切都是苦难的激发。我是一个四个姐姐三个妹妹中唯一的独子,应该养尊处优。可是,我经历了非常人经历的苦难。读了六年书,放了六年牛。吃过树叶,父亲挨斗,初中辍学,砍山猎河。我是被苦难激活了全部的反叛精神,用生命去点亮万人瞩目的灯塔。我是下了死的决心要给自己的苦难平反昭雪。最后,我笑了。不是我有智慧,也不是运气,是条件反射,我经历了报复到抱负的提升过程。其实人的智商距离不是太远,远的是情商和激情。我活得非常非常认真,不管是“大节”和“细节”,都非常在意。态度也决定法则。其实,绘画、书法、文学、建筑和说话讲课,在乎自己的感觉,更加要在乎读者的感觉。


唐思源作品展示

  孙玉良:妙!我该感谢刘湘之先生,这次让我看到了一个大师的雏形。

  唐思源:孙老师,千万别说大师。大师是死而后已对亡灵的史评与追认。我工作虽然极其认真,但是生活非常简单,近水知鱼行,靠山识鸟音,余生行善积德,足矣。

  好一个“近水知鱼行,靠山识鸟音”,所谓大道至简,悟在天成。简短的采访很快结束了,冒似简单的聊天,却句句饱含哲理,我终于从唐思源身上,悟出了什么。(孙玉良,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国策智库专家,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历史春秋网总编)

未标明来源于“历史春秋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邮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相关阅读